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婚礼当天她跑错了现场

婚礼当天她跑错了现场

十月杨杨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家高档酒店里,正在同时举办两场婚礼。唐夏天是五十八楼宴会厅的新娘,不过她并不想嫁,早就想好了逃婚的路线。而此时在六十楼,覃慕寒找的女演员没有按时到场,以至于婚礼进行到了最后的环节。就在最后一刻,一个穿着婚纱的陌生女人闯进了他的视线,大佬急中生智,带着对方扬长而去。两场婚礼,一段乌龙,二人就此紧紧捆绑在了一起……

主角:唐夏天,覃慕寒   更新:2022-07-16 02: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夏天,覃慕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婚礼当天她跑错了现场》,由网络作家“十月杨杨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家高档酒店里,正在同时举办两场婚礼。唐夏天是五十八楼宴会厅的新娘,不过她并不想嫁,早就想好了逃婚的路线。而此时在六十楼,覃慕寒找的女演员没有按时到场,以至于婚礼进行到了最后的环节。就在最后一刻,一个穿着婚纱的陌生女人闯进了他的视线,大佬急中生智,带着对方扬长而去。两场婚礼,一段乌龙,二人就此紧紧捆绑在了一起……

《婚礼当天她跑错了现场》精彩片段

国庆节,举国同庆的日子。豪庭国际,锦城最豪华的大酒店里十几场婚礼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酒店六十层的一个黑暗小隔间里,唐夏天昏昏欲睡。

早上她在酒店化妆间听见化妆师在谈论今天豪庭国际六十层有一场神秘婚礼。

新郎新娘都出自名门。尤其是新郎,那可是名震锦城的风云人物。

因为不想被媒体打搅,所以这六十层以上电梯都封锁了,没有名牌不得随意出入。

也幸亏是听到了这些八卦消息给她指了条生路,让她趁着人多拥挤时偷偷爬楼梯躲了进来。

被父母逼着嫁给跟自己父亲一般岁数的男人,只是为了抵六十万的赌债。

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能值这么多钱,六十万!真是太看得起她了呵。

就是急着逃婚,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这紧绷绷的婚纱穿在身上着实难受。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音乐响起。

唐夏天被惊醒了,她好奇起来。

这种豪门婚礼她还是头一回见到呢。

她小心翼翼开了个门缝就瞥见了台上的司仪和一对新人。只是她的角度只能看到新郎的脸。

新郎官长得真帅啊,深邃的眼神,立体的五官,眉毛似剑锋,薄薄的嘴唇。颀长的身材,笔挺的西装,整个人由内至外散发着一种无与伦比的贵气。

对,那是金钱的力量。

只是这男人脸上怎么没有新郎官该有的笑容,面无表情。

“请问覃少,您是否愿意娶您身边这位美丽的林依依小姐做为妻子,爱她、珍惜她、尊重她、呵护她,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贞于她,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司仪字体语言极其夸张,抑扬顿挫的声音在整个会场回荡。

这个被称为覃少的男人诡异一笑:“不好意思没听清,再说一遍。”

这司仪这么大的声音,还戴着麦,不可能听不清。新郎一脸戏谑的态度让整个会场都弥漫着紧张的氛围。司仪往下看了看脸上有些尴尬,直冒汗。

司仪的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请问覃少,您是否愿意……”

突然门口有了细碎的开门声音。

唐夏天一手捂着嘴避免发出声,一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再找个地方躲起来。可是身上还穿着长长的婚纱,刚站起来走了几步踩到裙摆又立马狼狈地倒了下去。

这一摔就直接到了舞台中央。

司仪的声音停了下来,瞪大眼睛张大嘴巴望着坐在地上穿着婚纱的唐夏天,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

全场突然的肃静让唐夏天意识到自己闯祸了,她想站起来可是脚崴了。

只得坐在地上尴尬地笑了笑:“呵呵……呵呵……不好意思走错地方了。”

司仪赶紧救场:“今天这良辰吉日举行婚礼的新人确实太多。出了点小状况。我们婚礼继续。请问覃少,您……”

“不愿意。”背后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刚刚还一脸诡笑的新郎官,现在却满脸冷漠,语气里只有淡薄。

全场哗然。

新娘子焦急又无力的唤了一声:“慕寒……”

唐夏天挣扎着想要再次尝试站起来开溜,心里直冒冷汗:完了完了,出事了,闯祸了。

“我要娶她。”


覃慕寒的手缓缓指向了跌坐在台上皱着脸揉着脚踝的唐夏天。

台下一个打扮雍容华贵的老妇人站起来,一脸怒意:“胡闹!”

来自全场的注视。

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可思议地用手指着自己,一脸问号。

这个冷着脸的男人并不理会台下的一片唏嘘,迈开长腿径直走到了她身边将她拦腰抱起低声训斥:“怎么才来?”

什么叫才来?难道她应该出现在这里?

这个男人跟她今天本来要嫁的那个老男人应该不是一伙的吧?两人光看脸已经是天差地别了,更别说身材了。

新娘子眼眶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低声说道:“慕寒,你怎么可以……可以这样对我?”

面对梨花带雨的新娘,他冷着脸眼神都没有给一点,直接向舞台两边的男人使了个眼神抱着唐夏天潇洒离开了。

她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强行带走了。

“哎哎哎,可以了,放我下来……”酒店天台上,唐夏天皱着眉头瞟了一眼这个莫名其妙的悔婚男人。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太不负责任了吧?把婚姻当儿戏!”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此时的她义正言辞。

“难道你比我高尚?”嘴角满是讥讽。

唐夏天想到自己也在婚礼上逃跑,马上没了底气,瘪瘪嘴想说点什么来辩解又被覃慕寒的气场震慑得咽了回去。

覃慕寒见唐夏天低着头揉搓着婚纱,长长的睫毛,瘦削的肩膀看得着实让人心疼。马上语气就缓和了:“你走吧。钱,一个小时之内转给你。”

“钱?什么钱?”唐夏天一听到钱兴奋起来。

“今天虽然迟到了,但是钱还是会给的。”望着唐夏天见钱眼开的样子,覃慕寒冷冷说完这句转身离开。

她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想到自己是逃跑的,那个中年老男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酒店下面必定是重重包围了。

眼前这个嚣张跋扈的男人看起来很牛的样子,赖上他,离开这里应该问题不大。

她赶紧追上一把抱住覃慕寒的胳膊:“我不要钱,你带我走吧。”

“呵……想要我覃慕寒带走的女人太多了。”

又是这种傲慢自负的姿态,你当你是万人迷吗?但是呢,还是逃生要紧。

唐夏天立马眼泪巴巴哀求道:“拜托你。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带我走。”

“放手。”

不只傲慢自负,还冷血无情!

这时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年纪与覃慕寒相仿的男人走了过来对覃慕寒鞠了一躬然后走到他耳边说了几句。两人表情复杂地看着唐夏天。

唐夏天还是一脸无辜,晃着覃慕寒的胳膊哀求着。

“你是五十八楼逃跑的新娘?”

唐夏天斜眼偷瞟了一下心虚地点点头,小心翼翼又一脸无辜地问:“怎么了嘛?”

“因为你逃跑整个酒店的电梯楼梯都封了。我们找的人都进不来,差点坏了大事。”黑色西装男一样的脸上无任何表情语气冷冷。

唐夏天自知闯了大祸低下头不吭声。

“叫什么名字?”

“唐夏天。”

“夏天出生?”

“对!哇~你们有钱人连智商都要高人一筹啊,佩服佩服!”

为了逃离这里,阿谀奉承不算什么。

“难怪对婚礼这么随意,名字都取得这么随意。”又是一通冷嘲热讽,连吐槽别人都是冷到刺骨的调调。

“你还不是一样?”唐夏天忍不住顶嘴。

旁边的黑色西装男神情紧张小声提醒道:“唐小姐,这是覃丰集团的总裁。”

什么?这个悔婚的男人,竟然是覃丰集团的总裁?


既然是覃丰集团的总裁,那他刚刚的各种小傲娇各种盛气凌人都是可以接受的了!

虽然对这个男人没了解过,但覃丰集团做为锦城的龙头企业,最大的财团,决定了锦城的经济命脉,排的上名的企业基本上都有覃丰集团的资金注入。

唐夏天在选修经济学课的时候,覃丰集团经常被拿出来做为案例分析,所以对此还是有所耳闻的。

眼下也想不了这么多了,想到等会还要靠覃慕寒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马上就怂了装出一把鼻涕一把泪:“对不起覃少爷,我不是故意要顶撞您的。只是从小自由散漫惯了,说话没遮没拦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您宰相肚里能撑船,您……”

“好了。”覃慕寒不耐烦地打断了戏精上身的唐夏天。

“现在会场里情况怎样?还有,那女人……”覃慕寒眼神里尽是淡薄。

“覃老夫人可能是生气的原因,身体不舒服我让赵叔先送她回去了。请了Eric医生在家等候诊治。会场里我让季少爷去应付了。”

覃慕寒点点头似乎对这个安排很满意。

“只是,覃老夫人那里……只怕您自个儿回去的话很难交差,临走前特意交代您今晚得回覃家。”西装男看着唐夏天意味深长地说。

覃慕寒稍作考虑,一把搂过唐夏天,邪魅一笑:“把她带回去交差。”

“好好好!”

管他带回去干什么,能离开这里就行。

“翟铭,你去地下停车场等我们,我带她去换身衣服坐专用电梯下来。”

随后覃慕寒和唐夏天离开了豪庭国际。因为是覃家的车,无人敢拦,所以唐夏天顺利地逃离了酒店。

刚出酒店没多久,唐夏天看到路边的地铁站就兴奋地说:“那个,翟铭是吧?前面停下车,把我放在地铁口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司机没理会唐夏天,抬头从镜子里看了下坐在后座的覃慕寒,等待授意。

“想过河拆桥?”覃慕寒语气淡淡地说:“掉头把唐小姐送回豪庭国际。”

唐夏天的求生欲一下子上来了慌忙叫道:“不不不!”稍作权衡她挤出一脸假笑对覃慕寒:“覃少是我的救命恩人,一切听覃少安排。”

覃慕寒眉头微蹙吐出几个字:“跟我回家。”

唐夏天一下子懵了:“啊?回……回家?”

“你刚刚才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既然这样,救命恩人有难,你是不是应该做出小小牺牲,回报一下?”覃慕寒的语气里尽是轻浮。

看着一脸坏笑的覃慕寒,唐夏天下意识地抱紧自己,警惕地问:“你想要怎……怎么回报?”

覃慕寒伸手抬起唐夏天尖尖的下巴,暧昧地说:“当然是……以身相许了。”

“流氓!”唐夏天一把推开覃慕寒的手脸颊涨得通红看了眼正在抿嘴偷笑的司机没好气地骂道。

覃慕寒被她这副可爱的小模样逗乐了,含着金钥匙出生,相貌身材堪称完美,又有千亿家产傍身。

他以往接触的女人不是大家闺秀范就是妖娆多姿深谙勾引之道的熟女,这样清纯经不起挑逗的小女生还是头一次遇见。

唐夏天被覃慕寒这样一逗,吓得一时不知如何自处,马上噤声望向车窗外。

车停了一下听到“嘀”的一声,大门缓缓自动打开。

唐夏天这才注意到天色已暗,车停在了一个大院子里院门跟别墅大门中间的喷泉旁边。

院子里是独栋的白色别墅,五层楼,院墙边上种满了海棠树。别墅的大门中间印着一个硕大的金色“覃”字。

唐夏天看着这栋大别墅,腿有些打颤。这院墙目测有两米多高,翻墙逃走恐怕不容易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