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重生在暴戾寒少怀里为非作歹

重生在暴戾寒少怀里为非作歹

秋烟凉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一世,初时晓宁愿死,都不肯跟叶凝寒订婚。她错爱渣男,执迷不悟,最终落得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凄凉下场。再睁眼,她居然重生回到十年前,自己跟叶凝寒订婚的那天。这一世,初时晓发誓她绝不再爱错人,嫁错人,她要手刃渣男恶女,让他们付出千百倍的代价。报仇虐渣,就从抱上暴戾寒少的大腿开始,她要在他的怀里为非作歹!

主角:叶凝寒,初时晓   更新:2022-07-16 02: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凝寒,初时晓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在暴戾寒少怀里为非作歹》,由网络作家“秋烟凉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一世,初时晓宁愿死,都不肯跟叶凝寒订婚。她错爱渣男,执迷不悟,最终落得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凄凉下场。再睁眼,她居然重生回到十年前,自己跟叶凝寒订婚的那天。这一世,初时晓发誓她绝不再爱错人,嫁错人,她要手刃渣男恶女,让他们付出千百倍的代价。报仇虐渣,就从抱上暴戾寒少的大腿开始,她要在他的怀里为非作歹!

《重生在暴戾寒少怀里为非作歹》精彩片段

布满乌云的天空,给人一种压抑而恐慌的感觉。

初时晓整个人被悬在悬崖当中,唯一支撑她的救命稻草,唯有眼前紧紧拽着她手臂的男人。

而,男人的手却在一点点的松开……

“晓晓,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没有利用价值了。”男人脸上挂着冷漠的笑,那一双桃花眼,冷漠而薄情。

初时晓的心瞬间凉到了心底,此刻凄凉的笑了,“林浩青,我从小认识你,一直爱到现在。你倒好,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欺骗我,利用我……”

“欺骗你的人还少吗?初时晓,要怪就怪你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林浩青说完这句话,手上的力道慢慢放松,凄惨的美人儿、终于是掉进了万丈深崖。

初时晓闭上眼睛,唇角挂着一抹凄美的笑意,此刻才终于明白,原来她这一生,不过是一场自作多情的笑话。

若有来生,她……

“有人溺水了,快来人啊……”

初秋的夜晚,学校的花园水池边,一道呼喊声响起。

深夜十二点,躺在病床上的女孩脸色苍白,一张好看的脸没有半分颜色,病怏怏的如同一张白纸。

病床旁边坐着一个冷若冰霜的男人,他一张妖孽的脸庞此刻布满怒气,好看的眉蹙得深深的。

“不是说没事了?人怎么还不醒?”

“寒少……初小姐溺水严重,虽然抢救过来了,但是身体比较虚弱,所以……”

“行了,滚出去!”

男人烦躁的挥手,一双如冰的眸子寒气逼人。

医生和护士见状赶紧离开,如同逃命一般。

“咳咳咳……”随着一声剧烈的咳嗽声,病床上的女孩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看着女孩醒了,男人一双冰眸染上几分激动,赶紧的握着她的手。

“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夜……夜凝寒……”初时晓看见面前的男人,瞬间吃惊,害怕之下,赶紧的抽回了双手。

她怎么会到了这个疯子身边?

初时晓记得,她分明是掉下了悬崖,难道她没死?

不对,夜凝寒的脸……

夜凝寒在前几年因为一场大火毁了半边脸,现在竟然完好无损?而且他看起来,年轻了许多。

因为疑惑,初时晓望着夜凝寒发呆了许久。

男人一张冷若冰霜的脸看着初时晓冷漠的态度,脸上染起一层怒火,“就这样讨厌我?宁愿死,也不愿和我订婚?”

订婚?初时晓懵了。

他们不是在二十岁就订婚吗?他现在提订婚是几个意思?

就在初时晓疑惑不解的时候,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捧着一束花出现在了病房里。

“晓晓,你怎么那么想不开呢?你知道我多心疼吗?”

女孩是初时晓“最好”的闺蜜张文月,可是她一身校服打扮,却让初时晓懵了好久。

到底是怎么回事?

初时晓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看着一旁生气的男人:

“夜凝寒,我……今年、多少岁?”

“二十。”惜字如金的男人轻启薄唇。

“晓晓,你该不会溺水溺傻了吧?你忘记了?下个星期你就满二十周岁了,到时候会有很多人来见证你和寒少的订婚,那个场面,一定是气派至极的。”

初时晓一听这话,懵得说不出话来……

二十岁?订婚,那不是十年前的事情么……

难道说,她……


整整用了三天时间,初时晓才适应了重生的事实。

这几天躺在病床上,她尽量不见任何人,只是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消化着脑海中的记忆。

想起林浩青对她的狠,想起悬崖上的死,初时晓的眸中涌现出滔天恨意,爱了十年的男人,终究是她瞎了眼的悲痛。

既然上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她怎么会放过他?怎么会放过那些欺骗她的人?

正发呆着,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起,初时晓靠着前世的记忆,不用想都知道是“好闺蜜”的电话。

“晓晓,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所以我帮你约了浩青,他听说你溺水的事情很担心,我马上就带他来看你。”

张文月的声音温柔动听,一副为初时晓考虑的模样。

“那真是谢谢你了,文月。”初时晓道谢着,眸子却冰冷无限。

说起这个“好闺蜜”,可真是把她害得好惨!

前世,张文月打着‘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旗号,利用初时晓对林浩青的爱,各种给初时晓出谋划策。

可是这些主意,到最后总是会传到夜凝寒的耳朵里,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是什么原因。

“晓晓,想我了么?”

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一个俊逸邪魅的男人出现在初时晓的面前。

看见林浩青,初时晓的眸子闪过恨意,冷冷的笑着,不言一语。

“晓晓,你看浩青都来看你了,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累了,你们有事说事,没事我就要休息了。”

初时晓态度冷漠。

面对这两个表里不一把她害惨的人,她是真的热情不起来。

张文月有些尴尬,对于初时晓的态度有些不解,上前去抓着初时晓的手:

“晓晓,我知道你不想和寒少订婚,我知道你很痛苦。浩青已经帮你买好了机票了,你现在赶紧和浩青走,离开那个疯子。”

离开?然后到机场被夜凝寒抓个正着?接着惹怒那个男人,换来血一样的教训?

今世,历史可不会重演!

“文月,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不能去,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这样走了。”

初时晓看着张文月,态度温和、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重要的事?难道你真的要和寒少订婚?”

“晓晓,你别任性了行不行?你跟那个疯子在一起,一辈子都会毁在他手里的。”

张文月似乎很害怕一般,脸上挂着紧张和担忧,一副替她着想的模样。

看着张文月的演技,初时晓忍不住笑了,难怪前世她会那么相信张文月,这样一个有心机有手段的心机婊,一般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啊!

“文月,我是被人推下水的,不是自杀。”初时晓说着,同时认真打量着张文月。

果然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心虚。

初时晓见此,心中已经有了定论,继续的说道:“虽然当时天黑,我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是我知道那是一个女生,穿着一件粉色碎花裙,我一定要找到那个害我的人。所以,我还不能走。”

“穿着粉色碎花衣服的人那么多,哪里那么好找?晓晓,你别任性了,快跟浩青走吧!”

“哦,是么?可是你也有一件啊!”初时晓看着张文月,冷不丁的落下这句话来。

其实前世的时候,初时晓就怀疑过自己落水和张文月有关系,因为那件粉色碎花裙张文月也有一件,并且那一天张文月就穿着那件裙子。

可是,前世的初时晓太相信张文月了,她觉得张文月那么尽力的帮她,又怎么会害她?所以,她最终还是推翻了自己心里的猜疑。

“晓晓,你不会是怀疑我吧?”张文月心虚之间又满是惊讶和失落,似乎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我当然不会怀疑你,你想哪里去了?”初时晓浅笑着,笑容甜美。

张文月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张文月还缓过气来,初时晓又轻巧的说了一句让张文月窒息的话:

“虽然穿粉色碎花裙的人挺多,但是我有办法找出凶手。”


“当时那个贱人推我下水的时候,我害怕之下扯掉了她的校牌,只要找到校牌,我就知道到底是谁推我下水了。”

初时晓的话说出来,张文月的瞳孔一瞬间的睁大。

初时晓就是张文月推下水的。当时天黑,学校凉亭的灯正好坏掉了,是个下手的好机会,她不允许她看上的男人成了初时晓的未婚夫,于是将初时晓推下了水。

一直以来,张文月对初时晓就是妒忌和仇恨的。

张文月真是不明白,初时晓人又丑,又不会打扮,性格也很差劲,属于学校里的问题学生,这样一个白痴怎么就被寒少给看上了?

因为妒忌,因为不允许自己看上的男人成了别人的未婚夫,她动了杀心……

本来以为一切天衣无缝,没想到竟然还是百密一疏了,怎么能被初时晓扯了校牌呢?

“晓晓,既然有办法查出凶手的话,可得好好调查,但是你一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我觉得你查到凶手的可能性很小,还是别查了吧。”

“你现在快点跟浩青走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要是今晚你不和浩青走,以后你们就没有在一起的希望了,这点你懂不懂啊?”

张文月一副替闺蜜分析大局的模样,可初时晓却浅笑不语,“文月,你说得对,我一个人查起来确实太困难了,那要是夜凝寒帮忙的话,肯定能查到的,那个贱人竟然敢推我下水,我要让她付出应有的代价!”

“至于浩青,以后别来找我了,浩青,我们之间,彻底结束了。”

初时晓说着,完全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拿着一旁的香蕉剥开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吃相就如同一个饿鬼,一点也不淑女。

“初时晓,你现在是在闹脾气吗?你最好现在跟我走,要不然你真的和夜凝寒订婚了,被他玷污,我们之间才是彻底结束!”

林浩青看着初时晓吃东西的粗鲁样子就觉得恶心,这个女人长得不好看也就算了,穿衣服也没有品味,脾气又差吃相也难看,他从头至尾就没喜欢过她,要不是因为她有一定的利用价值,他连多看她一眼都不屑。

“林浩青,什么叫我被玷污?难道你很纯洁吗?你现在还是个小丨处丨男不成?你这种人自己不纯洁还渴求别人纯洁,没毛病吧你?”

初时晓鄙视一般的嘲讽,剩下的香蕉皮直接就朝着林浩青的脸上甩去。

一直以来,初时晓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没风度的流氓千金,仗着家族的地位各种目中无人。

而,这个痞里痞气的千金在所有人面前都任性妄为,唯独在林浩青面前乖得像个小白兔,对他更是百般呵护,唯听是从。

林浩青被甩了一脸香蕉皮,一张俊逸的脸瞬间黑得可以滴出水来,“呵,初时晓,你认真的是吧?行!我走,我走得远远的,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半点关系。”

林浩青如同一只被惹毛的公鸡,下一秒就夺门而去。

而他心里料定的是,不出一天,初时晓就会去找他主动道歉,毕竟他们的相处模式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

“本来就没有半点关系了,林浩青,你都要和那个私生女订婚了,还想脚踏两只船不成?”

初时晓嘲讽一般的白了一眼,优雅的拿起一个大苹果又慢慢的吃了起来。

坐在一旁的张文月坐不住了,张文月今晚的目的是让初时晓和林浩青离开,然后在机场被夜凝寒的人抓回去,让夜凝寒对她失望,这样,他们的订婚礼说不定会延迟或者取消。

看着计划和自己预料的不同,张文月哪里甘心,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初时晓:

“初时晓,我的大小姐,你就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好吗?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浩青和那个私生女在一起是被逼无奈的,浩青爱的人一直都是你啊!”

“哦,是么?”初时晓不在乎的吃着嘴里的苹果,“可是我已经不爱他了!”

“晓晓,你又在闹小脾气了是不是?浩青都生气走了,你别闹了,快去追他好不好?”张文月见初时晓这样难搞,一时也着急了。

初时晓却只是继续咬了一口苹果,擦了擦嘴说道:“生气就生气,我才不稀罕他,大不了重新找个男朋友就好了。”

“我现在才没时间想这些,我得去把害我的人找到才行!我现在就给夜凝寒打电话,让他帮忙找凶手。”

初时晓说这话的时候,一双锐利的眼睛不动声色的盯着张文月看。

张文月被初时晓那眼神盯得很不是滋味,此刻竟然忘记了反应了。

初时晓却只是将苹果核丢到一旁的垃圾桶里,拿着手机就打起了电话:“夜凝寒,你什么时候有空来医院一趟呗,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张文月见初时晓打电话给夜凝寒,一张脸瞬间变得恐慌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