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浅浅心事赋情深

浅浅心事赋情深

水烟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浅命运多舛,她家庭环境非常特殊,父亲出车祸身亡,母亲成为了植物人。她是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才完成了学业,否则根本不会有如今的沈浅。与丈夫结婚两年之后,她终于怀了身孕,可在此时,沈浅却发现了丈夫背叛的蛛丝马迹。意外中,她结识了一个叫做薛枫铭的男人,这个男人成为了她的救赎……

主角:沈浅,薛枫铭   更新:2022-07-16 02: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浅,薛枫铭 的女频言情小说《浅浅心事赋情深》,由网络作家“水烟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浅命运多舛,她家庭环境非常特殊,父亲出车祸身亡,母亲成为了植物人。她是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才完成了学业,否则根本不会有如今的沈浅。与丈夫结婚两年之后,她终于怀了身孕,可在此时,沈浅却发现了丈夫背叛的蛛丝马迹。意外中,她结识了一个叫做薛枫铭的男人,这个男人成为了她的救赎……

《浅浅心事赋情深》精彩片段

与何旭结婚近两年,自正月我怀孕以后,他说怕伤到孩子,更是不再碰我,直接搬进了书房睡。

有一件事让我觉得很可疑。

他进书房必定将门反锁,家里就我们两个人,防谁?防我?

这件事一直搁在我的心里,成了我的心病。

那一天,我终于按捺不住,趁他上班时偷偷进入了他的书房。

书房陈设简单,干净整洁,一目了然,只有书桌的大抽屉上了锁。

这个抽屉我有一把备用钥匙,何旭并不知道,当然我当时收这把钥匙并不是为了偷看他的隐私,而纯粹是怕他丢了钥匙,所以替他保管着。

然而抽屉里除了一些办公用品,并没有其他发现,我松了口气,锁好抽屉准备离开。

路过他的床,我的视线无意间从他枕头扫过,却定住了。

枕头上竟然躺着两根长头发,棕色的,微卷。

我没染发,而且我几乎不进他的书房,这头发不可能是我的。

难道何旭藏了女人在家里?

这想法一冒出来,我自己先冒了一身的冷汗。

我飞快把整个书房看了一圈儿,根本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是我多想了?

我从小家庭环境特殊,十岁那年,一场车祸夺去了我爸的性命,我妈成了植物人。我是在一个网名叫“海鸥”的好心人的资助下完成了学业。所以我比较早熟,思想也很保守,即便与他是夫妻,在那方面我也不是很放得开。

下午的时候,我照常去超市买菜,走过烟酒专柜,鬼使神差的,我买了一瓶红酒。

早早地做好了饭菜,我坐在餐桌前,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却说有一个手术,要加班。

我一等就是三个小时,看着满桌凉透的饭菜,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他似乎根本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眼睛扫过桌上的红酒,我心头涌起的委曲促使我打开了它。

十点一刻,门锁响了。

他刚迈进来,躲在玄关处的我一下子扑了过去,何旭伸手接住我,皱起了眉头。

“你喝酒了?”

我搂着他的脖子,朝着他傻笑,“一点点。”

何旭扶住重心不稳的我指责,“你怀孕了,怎么能喝酒?”

我将脑袋靠在他的肩头,借着酒劲儿撒骄。

“我等你吃饭,你却一直没有回来,所以我就自己先吃了,想着今天是我们的结婚两周年纪念日,所以就喝了一点小酒,红酒而已,不会对宝宝有影响的。”

“你喝醉了,我扶你回房休息!”


“沈浅,别这样,当心肚子里的孩子。”

我勾着他不撒手,迷离地盯着他,半是撒娇,半是委屈。

“你是医生你知道,过了前三个月,可以做的,只要小心一些就好,何旭,别推开我。”

可他还是强硬地推开了我,烦躁地扯了扯领带。

“我去洗澡。”

其实我并没有喝多少,我有身孕,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我不过是把红酒当香水喷了而已。

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大概十分钟后,水声停了,何旭的脚步声路过卧室的门口,并没有停留。

紧接着,我听见了书房的关门声。

我缩进被窝里,挣扎了一个小时,终于鼓起勇气戴上耳机,抖着手打开了手机上连接窃听器的软件。

书房装修的时候特意做了隔音处理,何旭应该不会想到,我会在他的床底下安窃听器。

我的整颗心都揪痛得厉害,眼泪滚滚而落,枕头打湿了一大片。我摘了耳机,浑身抽空似地躺在床上,彻夜未眠。

可我还是不认为书房里会有女人,或许他在跟人视频做?

我后悔只装了一个窃听器,我应该装一个微型摄像头的。

我决定再去一次书房,去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第二天清早,何旭出门后,我没急着起来,虽是很想找出些什么线索,可是我也很怕真相让我承受不起。

一直挣扎到十点多钟,我终于又站在了书房门口。

谁知我的手才刚搭在门把手上,何旭却突然回来了。

我慌张地收回手,假装从书房门口走过,在沙发上坐下后,我佯装镇定地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开电视,紧张之下按了好几次才打开。

何旭说他请好了假,要带我出去旅行。

他是个工作狂,我们结婚那会儿连蜜月都省了,所以请假旅行绝对不是他的作风。可他说平日里因为工作忽略了我,所以想抽空多陪陪我。

因为昨晚的发现,让我觉得他这话有些虚伪。于是我抬起头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希望能透过这扇心灵的窗户看出些什么。

可他看起来很坦然,好像并没有什么对不起我。反倒显得是我多疑了。

我假装若无其事地收拾了简单的行李,跟他下了楼。

我已经26了,不是十七八岁的冲动年纪,我决定在真相揭开之前,不打草惊蛇。

我已经有了符合这个年龄的沉稳,却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以至于我终是走入了他的陷阱,任由他狠狠将我推入地狱。


我们去的地方不远,就在离城区两小时车程的一个旅游小镇桐义。

桐义的旅客住房非常有特色,是建在乡间的独栋木屋。何旭选了一栋,靠山,位置较偏,他说那里清静。我本就心里装着事,无心旅游,见床和家具干净整洁,就没说什么。

打开后备箱拿行李时,我看见里面躺着一个手术工具箱。

大概是见我瞧了好一会儿,何旭解释,“你怀了孕,我带你出来是有风险的,有备无患。”

这话让我一直不痛快的心柔软了不少。

我自欺欺人地想,书房的事可能真是我多疑了?他就只是在跟网友视频里找刺激?

毕竟已经有了孩子,我并不想太折腾,我也折腾不起。

我以为在我知道了他的秘密仍然决定静观其变的时候,就已经占了上风,可是我错了。

当天我只穿了一条短袖的宽松孕妇裙,桐义的气温比城里低两度,出去逛了一圈儿,吃过晚饭回来后我鼻子有点塞。

何旭从药箱里取了一个药瓶,倒了两粒药递给我。

“我看你有些感冒,吃点药好好睡一觉吧。”

我伸手接过药却有些犹豫,“这药对孩子没影响吧?”

“这是适合孕妇吃的感冒药,放心吧。”何旭说着走到饮水机前去倒水,杯子满了都没发现,还烫到了手。

吃过药后困意来得很快,我实在扛不住就先睡了。

直到强烈的腹痛感拉扯着我,我睁眼时四周一片漆黑。

“老公……”我第一时间喊他,可伸手一摸身边却是空的。

怀孕肚子痛问题可大可小,我想忍着痛下床去找他,却发现我的双脚被绑住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瞬间淹没了我。

紧接着,我听见了缓慢的脚步声。

借着透进窗纱来的隐隐月光,我看见何旭朝我走来,他戴了白手套的手举着一只注射器。

我的心一紧,“老公,你做什么?”

何旭走到床前,微微弯下身子来,如是安抚我情绪一般轻轻抚摸我的脸蛋儿,说出来的话却极度残忍。

“沈浅,我们得离婚,这孩子不能留,你别怪我!”

“老公,你在胡说什么?孩子可是你的亲骨肉啊。”

我恐慌之下叫喊得很大声,可何旭并不理会我,拿了冰凉的液体开始擦拭我的下身。

“你应该信任我的医术,你放心,我会处理得很干净。”

我害怕得大哭了出来,使劲儿地挣扎,整个床都嘎吱作响,可我的脚被固定得很死,我挣脱不了。

肚子里的孩子好似也感到了危险的靠近,这一刻动得很不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