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宋家最小的六岁幺女

宋家最小的六岁幺女

寒月西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芳华从末世穿越到了古代,成了宋家最小的女儿。瞬间,她体验了一把三千宠爱在一身的掌上明珠的滋味。岂料,一场突如其来的饥荒,把她安然享福的美梦打破,她家破人亡,和府中姐姐们走散。情急之下,她一个六岁女娃开始靠医术和经商赚钱,发家致富,自力更生!

主角:宋芳华   更新:2022-07-16 02: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芳华 的女频言情小说《宋家最小的六岁幺女》,由网络作家“寒月西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芳华从末世穿越到了古代,成了宋家最小的女儿。瞬间,她体验了一把三千宠爱在一身的掌上明珠的滋味。岂料,一场突如其来的饥荒,把她安然享福的美梦打破,她家破人亡,和府中姐姐们走散。情急之下,她一个六岁女娃开始靠医术和经商赚钱,发家致富,自力更生!

《宋家最小的六岁幺女》精彩片段

身子不断的往下沉,挥动着双手,却是什么也抓不住,水四面八方的朝着口鼻灌入,末世以来的警觉,让她突然反应过来,这是溺水了。

她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该如何自救,而是惊惧于这河,河水的辐射已经很严重了,她落入水中浸泡了多久还不知道,无意识间肚子里还灌入了不少水,这些受污染的河水,大概会腐蚀掉她的身体。

昏昏沉沉间茫然的想着,身体却突然悬空,一只沉稳的手臂,将她从河水中拉了出来,她甚至还听到河水哗啦的一声。

但也只听到那么一声水响,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她都没法睁眼看一眼,整个人便昏了过去。

“芳华,你醒醒啊,你快醒过来!”女人带着哭腔,一句接一句的轻声唤着。

她只觉得脑袋沉重得厉害,但最终被这带着哭腔的声音给唤醒,有些茫然的睁开眼,入眼皆是陌生,这不是她熟悉的地方,而搂着她的女人,她也不认得。

好像有些不对,她伸手揉着针扎似的额头,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涌现在她的脑子里,这里不是末世,这里是一个村子,至于是哪朝哪代,她年岁还太小,根本没接触到这些,而搂着她的人……

“娘!”声音微不可察,但足够让贴身挨着她的妇人听到了。

她这反应还是很快的,反应不快的都喂了丧尸。

搂着她的妇人,却是十分着急道:“芳华,你醒了吗,芳华,你没事了真是太好了!”

芳华?是了,她就是宋芳华,今年六岁了,是家中最小的女儿。

“是铁牛将你从水里拉上来的,要不是正巧他从河边路过,你可就凶险了,这孩子也不过十岁大点,也亏得他有一身的力气,回头我们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做母亲的,搂着失而复得的女儿,絮叨的说个不停,言语间满是幸庆。

完全没注意到,小小孩童脸上的惊疑不定,对于目前的状况,她也是完全没弄明白……

芳华搬了张凳子,坐在大门前的空地上,抬眼四望,花红柳绿色彩缤纷,很是好看,阳光照射下来,身上便感觉阵阵暖意,还有身边的杂草野花,都散发着独有的香气,空气清新得仿若置身天堂。

如今正是阳春三月,村里的桃花开得很好,也正是因为这满山遍野的桃花,所以村子的名字,便叫桃花村,而隔壁的梨树村,却是种满了梨树,梨花开时,也很漂亮。

看着眼前美轮美奂、一派安宁详和的世界,芳华觉得很不真实,即便苏醒过来已有三天了,她仍觉得云里雾里一般,现实太过美好,让她不敢相信。

末世炼狱一般的生活,过得颠沛流离东奔西逃,丧尸的凶残自不必说,而人类之间,也常常为了一丁点食物,而打得头破血流,那样的日子,睡觉都不敢闭眼……

“芳华,你身子还没有好,怎么又出来吹风了,虽是开了春,但这风吹在身上,仍有些凉,快进屋里去!”何氏一脸温柔的朝着她走来,先是摸了摸她的额头,再握了握她的小手,没感觉她冷,才放下心来。

“咱们快进屋里去,我知道屋里待着闷,再养两天你身子完全好了,为娘就不再拘着你了。”何氏脸上带着微微笑意,轻言细语的说着,显然是个极好脾气的人。

“不过一个丫头片子,金贵得跟什么一样,咱们小宝还在祠堂里跪着呢!”一道恶声恶气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大嫂,虽是开了春的天气,但那河水却还冰冷得很,我们芳华还这么小,被小宝推进河里差点没命,如今只是罚跪祠堂……”她心里有气,自是没好声气。

“什么叫只是罚跪祠堂,这都跪了三天了,你说芳华年岁不大,那我家小宝也还只是个孩子,孩子小不懂事,说几句也就是了,哪至于这么狠心的,这可是老宋家的孙子,要是跪坏了,你们赔得起吗?”周氏一脸气势凌人撒泼样。

“虽是罚跪,但却也没有一直跪着,天黑就回来,哪里就能跪坏了,大嫂,你可别说得我们竹青是多心狠的人一般,这要不是嫡亲的侄儿,若是个外人敢这么对芳华,竹青都能跟他拼命!”何氏咬牙,一字一顿的说着。

这次的事儿,她心里也是气得不轻,平常大房总是爱挑拔事非,或是拿话挤兑她,这些她都从来不争,但对她的孩子下手,这如何忍得下,芳华刚救回来那会儿,气息奄奄的样子,她差点没跟周氏拼命,若非她总是轻贱自己的女儿,小宝一个不大点的孩子,何至于就敢下手将人往河里推。

提到宋竹青,周氏的脸色果然就有所收敛,这次也是把她给吓坏了,宋竹青当时那要吃人的模样,不时在她脑子里浮现出来,平时多温和儒雅的一个人啊,发起脾气来,竟是那么吓人。

“我说芳华这丫头都已经好了没事了,小宝这罚跪也可以了吧,这才多大点的孩子,他也早知道错了。”周氏心疼儿子,不由软了口气。

“这我可做不了主,说罚跪那是孩子爹的意思,大嫂你不妨问竹青去!”何氏淡淡的回了一句。

听到何氏的话,周氏顿时横眉竖眼起来,她都已经说软话了,竟还摆着架子不放,这也太过份了些,小宝是做错了事,他们也觉得理亏,可何氏这也太拿腔拿调了吧!

再则,她也实在瞧不上何氏这柔柔弱弱,不管是说话还是行事,总这么不紧不慢的样子,好像从来就没有她着急的时候一样,装什么装,不就是男人是秀才嘛!

“娘!你也心疼心疼小宝,这才多大点的人儿,都跪了三天了,这都没完没完没了了,若孩子跪坏了,可怎么是好!”周氏这打着哭腔,朝着屋子的方向嚎叫起来。

何氏心中顿觉一阵厌烦,她是个斯文人,有什么事好好说就行,最见不得这般撒泼哭闹的,但这个大嫂有事没事,最喜欢干嚎几嗓子,外面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把她怎么了。


正在屋里忙活的赵氏,听到这么一声,急匆匆的小跑了出来,问道:“嚎什么,我小宝怎么了?”

“娘啊,小宝再这么跪下去,那双腿怕是要保不住了,这才多大的孩子,咋就这么狠心啊!”周氏哭嚎着,不时抬眼偷看一眼赵氏的神情。

赵氏也是一脸的阴晴不定,眼神中也透出疼惜之色,要她说,小宝也就是调皮了些,倒底也只是个孩子,况且那孩子又不是故意的,最主要的是,芳华这丫头不也没什么事嘛,就她那二儿狠心,非得让小宝这么跪着,还非说这是为小宝好,她就没看出哪里好了。

“何氏,我瞧着芳华也没什么事了,你就跟竹青说说,这事就这么算了吧!”赵氏发话道。

要按照二儿的意思,小宝得跪上七天,这都已经跪了三天了,勉强这也算是跪了一半的天数了不是,也该差不多了吧,想到这个,她顿时觉得心肝儿肉都在疼,小宝此番真是受苦了,不大点的孩子,可怜哟!

“婆婆,这是竹青发了话,儿媳做不了主。”何氏神色冷淡的回了一句,平时她也并非如此行事,那怕公婆不喜她,她也都一向敬着他们,只是这次着实把她吓坏了,心里也带了气。

赵氏一口气堵在胸口,她还不知道是竹青发了话吗,对于家里这个最出息的儿子,有时候发起火来,让她都有些犯憷,也正因为此,才想着让何氏出这个头,如今她不接这话茬,还一个劲往竹青身上推,当真是好得很。

她本就不甚喜这个儿媳,瞧着风都能吹走的样子,哪里是好生养的,可不着就只生了三个丫头,以至于竹青连个后都没有,想到这个她就越想越生气。

“什么你做不了主,我看你能做主得很,何只是做竹青的主,连咱们这个家的主,你都能做!”赵氏气吼吼的喊叫道,声音都从院子里传到院子外去了。

何氏听着这话,顿时眉头紧皱,她向来不是个喜欢跟人争吵的人,这么急赤白眼的大喊大叫,即便是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她仍觉得习惯不了。

“婆婆,咱们说话就说话,用不着喊得那么大声,让外面的人都听见了!”所谓家丑不外扬,再这样吵下去,村里的人都该知道了,竹青的脸面还要不要。

“听见就听见了,你们这么对待小宝,正该让外面的人也来评评理,为了一个小丫头片子,倒是值当不值当,我宝贝小孙子,可不能让你们给折腾坏了!”赵氏恶狠狠的回道,村里谁家吵架,不是闹得全村都知道的,这算个什么事。

周氏在一旁接腔道:“娘说得对,一个小丫头片子,哪里就能跟小宝相提并论了!”要怪就怪她没能投个好胎,偏生成个女孩呢。

芳华瞧着这一番争吵,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起来,她再是个女孩子,那也不能这么不值钱吧,一扫先前的浑浑噩噩,眼神也逐渐清明起来。

在她的印象中,祖母赵氏,从来就不正眼看她们姐妹三个一眼,而大伯母周氏,看见她们姐妹三人,也都是一脸的嫌弃之色,甚至还时常当着她们的面,讥讽何氏是不下蛋的鸡。

要她说,同样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只不过这婆媳两个,像是打定了主意,要与何氏过不去一般。

不过两人的想法,倒也很好理解,赵氏是因为何氏没有生儿子,只生了三个女儿,所以对她很不喜,再则这个儿媳也不是她为儿子相中的,而是宋竹青自个从外面带回来的,本就心里有疙瘩,而何氏的行事作派,又很不符合农家标准,赵氏哪里喜欢得起来。

至于周氏的想法,那就更简单了,妯娌间本就爱争个你长我短,何氏人年轻又生得好看,本就很让人嫉妒了,干活儿还没什么力气,一些粗重活计,都得周氏来做,心里自是生了怨气,再则平时又总是一副知书达礼的样子,把她这个大嫂衬得越发粗俗。

当然何氏也确实是识文断字的人,但这又怎么样,农家人哪里需要会这些,总之这些种种,都让周氏觉得嫉妒,特别是对方只生了三个女儿的情况下,也不见宋竹青对她嫌弃不说,反倒待三个女儿跟宝贝疙瘩似的。

“阿奶,我没有被河水淹死,那是因为我福大命大!”宋芳华奶声奶气的仰头说道。

随即又转头,冲周氏道:“大伯母,我不是丫头片子,我爹说我是这世间的珍宝,就算人家拿金山银山来跟他换,他都不会换。”

她可没有胡扯,这确实是宋竹青跟她说过的话,因着是女儿家,在这个家里时常被嫌弃,宋竹青担心她们姐妹听得多了,会变得畏缩自卑,所以便总是拿这些好话来哄她们,当然,这也未必就是哄,也是出自真心。

“你一个丫头片子,还真当自己是个宝了,就你还值个金山银山,怕是拿去送人都没人要吧,也就是咱们家现在日子好过,不然早就将你们姐妹几个送人了。”周氏嗤之以鼻,什么金山银山,在她眼里一文不值,丫头就是丫头,哪能跟儿子比。

“大嫂,就算家里日子不好过,也不可能拿自己孩子送人的,要送人那也是送你自己的孩子。”何氏着恼,孩子听了这样的话,心里会怎么想?

平常周氏总是针对她倒也罢了,但针对孩子这就太过,她就是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下去了。

周氏猛的听到这话,顿时露出一脸戒备的样子:“我儿子金贵得很,怎么可能送人,你怕不是自己生不出儿子,就想打我儿子的主意吧,我告诉你,休想!”

“我自有自己的孩子,哪里需要你的儿子,大嫂你想得太多了。”何氏觉得对方简直在胡搅蛮缠,不可理喻,自己的孩子不疼,非巴着她的儿子不成,什么道理?

两人的话,却是让赵氏露出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


何氏不耐烦与她争执,伸手一把将芳华抱进怀里,转身便回了自己的屋里。

芳华已有六岁大,以前她是有些不知事,但现在却是什么都懂得的,何氏身体娇弱,抱着她颇有些费劲,这才回到屋里,她便利索的从她怀里滑下来。

只是那道房门,都隔不住外面的声音。

“娘,你瞧瞧,真是让二弟给宠坏了,连你老人家都不放在眼里!”周氏气急败坏的说着。

赵氏也是一脸阴晴不定,二儿子是个读书人,又有秀才功名在身,是她最出息的儿子,从前她也偏爱几分,只是这孩子越大越不听话,甚至还拒绝了她看中的媳妇,娶了何氏回来,娇娇弱弱一看什么活儿也干不了的人,她是一点也瞧不上眼,后来又只生了三个女儿,连个儿子都没有,眼看就要让二房断了香火,这她怎么能忍。

总想着让二儿休妻另娶,可他说什么也不同意,这母子间的关系,可不就越来越不融洽了嘛。

这大房的媳妇周氏,却是她看中聘来的,进门后虽然也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不过与她也算亲厚,特别是进门就生了大宝,后面接连又生下二宝、小宝,也是让她越发满意,就算平时馋点、懒点,她都能容忍。

以至于近些年,她也是越发偏心大房,总想着二房不过三个丫头,有什么好东西还不都便宜了外人,而大房的三个孙子,那才是真正的宋家人,她多偏着些,不是应该的吗。

“行了,嚷嚷啥呢,赶紧帮着做饭去,一会儿下地的该回来吃饭了,正是农忙的时候,还让人饿着下地不成?”赵氏高声喝斥道。

“一家老小这么多口人,那也不能只叫我一人做啊,那谁……就在屋里待着啊,说白了不都是农家媳妇,还真敢摆出秀才娘子的派头来啊!”周氏语声不低,阴阳怪气的说着。

显然这话是说给何氏听的,而何氏和芳华在屋里,也确实听得真真的。

何氏深吸一口气道:“芳华,你就在屋里待着,娘去帮着做饭,你爹下地干活去了,可不能饿着他!”她做姑娘那会儿,哪曾做过这些,不过十几年农家媳妇做下来,该会的也都会了,只是不管怎么做,总比不得一般农妇来得利索罢了。

芳华闻言,乖巧的点了点头,开口道:“娘,你慢慢做就好,不要累着了,大伯娘做事太毛躁,做得快却未必有你做得好!”

何氏做得慢,却做得细致,好比经她手做出来的饭菜,就十分可口,周氏风风火火做出来的饭菜,速度是快,可味道嘛,也是让人一言难尽。

听着这奶声奶气的话,何氏心中一软,嘴里却是说道:“你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些什么,可不能这样背后说长辈的不好,她说话再不好听,那也是你大伯母,以后可不许再这样说了,知道了吗?”

芳华便顺从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都听娘的!”她知道何氏很重规矩,要不应下,回头必然是少不了一顿说教了。

看着何氏走出门去,芳华脸上乖巧的笑容,很快便收了起来。

来此三天了,她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她想大概是跟父亲的空间异能有关,也可能一点关系也没有,她只是重活一次,但不管如何,她现在也只是一个六岁的小姑娘,名唤芳华,至于爸爸,没有了她的拖累,在那个世界应该会过得更轻松一些吧!

这里与末世是完全不同的地方,末世丧尸横行,土地、水源被污染,身边的人都不敢轻信,谁也不确定他们什么时候暴发凶性,生活得艰难万分。

而眼下的世界,却是十分安稳,没有丧尸,没有被污染的水源与土地,人们自给自足,只要够勤快,是绝对饿不着的。

而她现在是宋家的小女儿,父亲宋竹青有着秀才功名,没有科考进取的心思,只收几个弟子教授,每年得些银子,交与家中生活。

母亲何氏,曾经也是大家小姐出身,只不过父母双亡之后,其伯父伯母接收了家中的财物,又眼红其亡母的嫁妆,便使计暗害,何氏机警逃过一命,却也再不敢回那个家,索性嫁妆也不要了,便跟着宋竹青来了宋家。

这一转眼便是十几年过去了,宋竹青是个性子淡泊的人,而何氏也只求安稳,如此,夫妻俩甚是和美,生下三个女儿,日子过得倒也不错。

不过因为没有生下儿子,却是让宋正和以及赵氏,老夫妻俩心中甚是不满,连带着对何氏也颇为不喜,对二房的三个女儿也是极瞧不上眼,日常总是指派活儿给她们做,但有好吃的好玩的东西时,却是先紧着大房的几个儿子,可以说是极度偏心眼了。

宋芳华将脑子里的记忆梳理了一遍,心里大致有数,宋姓在桃花村是大姓,村里有大半的人都是姓宋的,说起来也都是一个老祖宗传下来的,村里姓宋的人家,那都是沾亲带故。

他们家如今的当家人,是她的祖父宋正和,当然祖母赵氏也极有话语权,宋正和也是个颇会打算的人,将家里的日子过得不错,多年下来家中已是积赞下百亩良田,再加上宋竹青做教书先生,也有进项,家中颇为宽裕,这样的日子在桃花村可以算是数一数二的,能与之比肩的,大概就是村长一家了。

家中的人口说来也简单,除了祖父母外,就是大房一家伯父、伯母以及大房的三个兄弟,宋大宝已有十八的年纪,正准备说亲,宋二宝也有十六,是个半大小子,最小的宋小宝今年只有十岁。

也正因为他年岁小,极得周氏、赵氏的疼爱,而宋小宝也仗着这份疼爱无法无天,在家里横行霸道的,什么好东西都要先紧着他,对于二房的三个女孩儿,更别提什么尊重了,当真拿她们当丫头一般。

而宋芳华此番落水,也是被宋小宝给推下河的,如今这天儿,说暖和起来,其实还有些凉,六岁大的孩子,掉进河里,差点就没命了,对于宋小宝,她现在是一点好感也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