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我当替死鬼的那些年

我当替死鬼的那些年

阎家老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魏见考上大学那天,魏家家族宣布退出江湖。这些年,他们家族的人给其他家族做着探险的工作,却一个个都成了活不过四十的短命鬼。父亲教导他去上大学后就别回来,不要给其他家族做替死鬼,做了撞鬼的工作满身都是腐烂的伤口。都说命是自己的,钱是赚不完的,可魏见后来还是走上了做替死鬼的老路!

主角:魏见   更新:2022-07-16 02: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魏见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当替死鬼的那些年》,由网络作家“阎家老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魏见考上大学那天,魏家家族宣布退出江湖。这些年,他们家族的人给其他家族做着探险的工作,却一个个都成了活不过四十的短命鬼。父亲教导他去上大学后就别回来,不要给其他家族做替死鬼,做了撞鬼的工作满身都是腐烂的伤口。都说命是自己的,钱是赚不完的,可魏见后来还是走上了做替死鬼的老路!

《我当替死鬼的那些年》精彩片段

在我把大学录取通知书带回来的那一天,我父亲做了个疯狂的决定。

从此魏家退出江湖,再也不做那些名门正派的走狗。

一时之间,江湖上沸反盈天,各路玄门世家齐齐上门。

我也第一次见到如此多的世家门阀。

北派倒斗的胡家、跳大神的马家,推天演地的袁家,南派倒斗的吴家,捉鬼的张家,还有梅花易数的赖家。

听说过的,没听说过的,见过的,没见过的,这次都在小小的村庄里见到了,上千辆豪车同时进村,近百位江湖大佬共聚小小的魏家乾元村。

只为了一件事,阻止魏家退出江湖。

这件事可以说让整个家族如烈火烹油,架在了风口浪尖。

没人希望魏家退出江湖,为此他们会拿出各种手段。

天下第一的狗腿子怎么能不给大家当狗了呢!没了乾元魏家,谁给他们出生入死,谁给他们拿命探路?

各个世家大族轮番威胁恐吓,绝对不让我们魏家退出江湖。

有的人动用金钱,有的人动用权利,有人拿出千年前魏家签订的契约。

最过份的要数古董贩子,巴黎红楼的卢本斋,居然威胁我父亲,如果敢退出江湖,就屠了我魏家满门。

我那暴脾气的小叔第一个站出来,对他们破口大骂:“1700多年了,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寻幽探秘的哪次不是用我们魏家的人命去填的,整整1742年,我魏家子弟17万3254人没有一个活过50岁了,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为了你们卖了命!天大的人情也够了吧。”

那卢本斋居然舔着脸声称:“这都是你们魏家的宿命,你们魏家欠大家的。”

我们魏家祖宗可能欠全世界的,就不可能欠他个卖国宝佛头的古董贩子。

场面一时之间难以控制,差点打起来。

正在要动手的时候,我父亲叼着祖传的烟袋从祠堂走了出来,身上背着祖祠中堂开魏家1700年基业老祖牌位。

牌位落地,一把火,将老祖牌位点燃。

依稀记得那天,我父亲站在所有人面前,对他们吼道:“我们魏家从今天开始退出江湖,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拦不住,我魏求生说的,老祖定下的千年契约,我们魏家决定完成最后的承诺,举全族之力探一次那十二楼五城,不管成败,以后前债全无。”

当天,所有外来的人都闭上了嘴,悄无声息的离开乾元村,连屁都没敢放半个。

从那之后,这些人再也没来过。

后来我才听说,老爸为了我把整个家族都赌进去了,十二楼五城是个有去无回的地方。

这事儿,还得从一千七百多年前说起。

据说当年我们家乃是宫廷御用的方士,在一件隐秘之事上触怒晋武帝,被判诛九族之刑,那时候的老祖动用了禁忌的手段逃出宫闱,更是在江湖义士的帮助之下携带全族定居在如今的乾元村。

为感谢江湖人士的帮助,老祖立下千古契约,世世代代报恩,直到完成那最终的承诺……终有一天,魏家人会携全族之力,踏遍十二楼五城,以报救我魏家之恩。

自此我家传承到如今八十七代,每一代都是给那些三教九流做“替死鬼”的,祖传的技艺也在一代代的传承中荒废。

如今我们魏家和南毛北马那些“名门正派”靠手艺活命不同,我们魏家凭借的就是这条命,凡是闹鬼的凶宅,天师捉鬼之前我们魏家人先住一宿试探这“厉鬼”的深浅,倒斗的摸金卸岭,前辈高人进斗之前也需要我们魏家人在前面试探这夺命的机关,碰一碰那染血的粽子。

说白了,我们魏家人传承断了“命也就贱了”,从老祖的报恩到现在用家族子弟的命来糊口,也就没了应有的地位。

全家族都是短命鬼,能活过40岁的寥寥无几。

家族安身立命的本事也变得简单粗暴。

凭借的就是开枝散叶的效率,哪一家没有十几个孩子那都是要被人笑话的。

我爸作为这一代的族长,本应该受人尊重,但是就因为我们家就我一个独苗,害的他没少被族里的人背地里笑话。

现在,虽然我无法分辨老爸是为了我还是为了家族的未来宣布退出江湖。

但是心中要说没有负罪感那是假的。

可惜的是,这一年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这十二楼五城有多么的凶险,隐藏着多大的秘密。

这件事发生过后没多久也就到了我上大学的日子,我也第一次被叫到他的房间。

这房间从小到大我都没进来过,是我的“禁区”

第一次进来,才看到房间中根本就没有窗户,十几个平方的屋子里贴满了符纸,正对着窗户的墙上一根长枪戳在那里,在那个位置只有一缕头发,一缕散发着海水咸腥味道的头发。

老头子坐在北方特有的炕上,盘着腿叼着烟卷将一个皮包放在我的面前:“打开。”

我咬了咬嘴唇,接过来皮包打开,里面是五沓百元大钞。

我茫然的看着父亲,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老头子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少见的喊了我的全名。

“魏见!”

“这笔钱是我能给你的最后一笔钱,拿上,到江城上大学,毕业后就别回来了。”

“不要去当‘替死鬼’,像个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如果实在缺钱了,想想你爷爷活着的时候教你的东西。”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也忍不住出声:“为什么。”

老爸一口将香烟吸干,第一次对我解开了他的衣襟。

我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心惊胆颤的,老爸的胸膛简直犹如厉鬼夺命,在他的身上伤痕阡陌纵横,那伤口看样子并不像刀口,而是什么用爪子挠上去的,最深的伤口甚至切断两根肋骨。

更恐怖的是,在伤口上一层层细细的绒毛,随着衣襟解开,随风而动,一股让人作呕的腐烂味道扑面而来。

“看到了么?这就是老子给那帮人撞鬼,探斗当替死鬼的代价。”

“这条命能活下来,纯粹是捡到了。”

“所以你不想死,就千万别学着别人去卖命,命只有一条,钱是赚不完的。”

苦笑着,老爸合上衣襟:“当替死鬼的就没有好下场,这就是证明。”

声音中,不知道有多少的痛苦。

“走吧,这辈子都别碰替死鬼这个行当,乾元村如果没有大事,就再也不要回来了。”

我明白老头子的意思,那是让我这辈子不要回来了。

我没多说话,只是默默的离开了家,默默的登上了飞机,默默的奔着千里之外的江城而去。

大学,在我眼中也没那么让人向往了。

这辈子,和替死鬼这个古老的行当说再也不见了。

也和整个魏家,和乾元村,和父亲说再也不见了。

这眼泪怎么也止不住,洒在了机场上,洒在了飞机上,洒在了长空里。

别人都能落叶归根,就算飘荡在哪个城市在遥远的故乡还有个家。

从今天开始。

我……没家了。


记得那是在江城厮混的时候,那些日子我还没重走祖上“替死鬼”的老路,依旧和所有人一样生活。

日子到了六月也就开始难熬了,天气阴雨连绵,细雨已经下了四天,再加上三十多度的闷热,整个城市都成了蒸笼。

当时的我刚刚大学毕业三个月,既错过了毕业校招,又没个工作经验可以经过大公司的面试,最后还是寝室的哥们“刘胖子”介绍,俩人一脑袋扎进了房产中介的行当,干起了一手托两家的掮客买卖,成了人模狗样的房产中介。

所谓人模狗样,那说的就是我们这种人,身上的这身172块钱的劣质西装和25块钱的人造革皮鞋,坐在中介公司的办公桌里面伪装着城市白领。

当时我工作的中介公司老板是个死要钱的主,空调在没有顾客的时候根本就不舍得开,下午两点左右,屋子里和屋外一样闷热,习惯了这环境的我正在格子间里喝着凉茶在网上寻找蓝色海岸小区的房屋信息。

这小区据说前几天有租户穿着一身血红色的长裙跳楼自杀,整个小区的房价应声而降,不少不要命的炒房客就等着捡便宜呢。

在这样的小区里只要找到肯割肉的户主,那就有买家闻着腥味就来了,现金交易几天之内就能过户。

在中介这个行当里,真的就是捡钱了。

正在我忙着找业主信息的时候,忽然门口“叮铃铃~”一连串的风铃响动,大门打开身后的空调也跟着开始吹起来凉风。

抬头一看。

门口一个两百多斤的身影推开店门,弯着腰迎接客户。

那身形店里没第二个,一准是刘胖子。

他用谄媚的声音说道:“王女士您要相信我们‘爱家’的实力,咱们的渠道绝对最快的时间把您的房子卖出去。”

随着刘胖子的接引,入门一股香风袭来,似乎是高档的香水,其中还带着点檀香的味道。

迎着夕阳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我第一次见到如此让我惊艳的女人,那气质清纯、身材纤柔、皎洁的面容远远看去仿佛邻家女孩,披肩的长发散落在白色连体长裙上,给我的感觉如同初恋。

她踩着银色的高跟鞋“踢踢踏踏”的走到刘胖子的工位前,从爱马仕手提袋中抽出一份红本,“啪”的一声,把房本拍在桌子上就跟刘胖子说道:“房屋公证我已经做完了,你快点交易,买房的人今天必须入住,不管多少的中介费。”

就从来没见过卖房子这么豪爽的。

我惊讶的看着这美女,能背的起爱马仕的客户怎么也不像是缺钱的样子啊,而且还有这奇怪的要求。

刚买房就要求拎包入住?

不少同事都好奇的看过来,这里面自然也包括了我。

此刻的我趴在格子间的隔板上好奇的伸长了脖子看着隔壁的胖子,就见到那美女正低着头和别人聊着微信。

胖子恰巧抬头看到我,赶紧拍了拍我的肩膀。

“走,咱们去茶水间,我有事和你说。”

茶水间闷热的好似蒸笼,刘胖子压抑着兴奋的表情,解开了衣领的扣子,呼吸十分的急促,眼珠通红的的对我说:“魏见,咱们哥们要发财了,真的要发财了!”

我一眼就看出来眼前的胖子状态不对劲,估计有话肯定也讲不明白,只能从旁边的冰箱里拿了瓶可乐给他:“你慢慢说,到底怎么事儿。”

刘胖子一口灌了半瓶冰镇可乐,这才喘着粗气小声的和我讲:“这女的就是上个月蓝色海岸跳楼那户人家的户主,房子急售,107平米,市价九十万的房子现在最低40万就出手,而且还同意先公证过户,一周内交易付款。”

听到这消息我才知道究竟是什么让刘胖子如此的兴奋,公证协议等于直接把房子卖到中介的手上,再让中介卖给别人,中间的

天上掉馅饼了,如今同行们现在重点盯着的就是蓝色海岸这块肥肉。

江城最新的江景豪宅,三年前地王集团兴建的地标性住宅区。号称未来生活体验馆,本身就一房难求,再加上半价就卖的诱惑,那可是只要找个不知情的外地炒房客就能卖出去,一手托两家, 不花一分钱就净赚50万的差价。

入手价格这么便宜,怎么搞都赚啊!

要说不羡慕就见鬼了,我都忍不住逗一下胖子:“胖子你赚了大钱了,赶紧签单我等着你请客吃饭啊。”

这好事都能让刘胖子遇见,真是好运啊。

刘胖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就有些欲言又止了:“见哥,这合同我是硬着头皮签的,你要是不帮我,我可就完了。”

我好奇的询问:“怎么?这房子是你从别人手里撬过来的?别的中介要来揍你?”

刘胖子终于说出实情:“我哪能从别人手里翘到房子,这就是房主找到我的,开价就这么低,只有一点问题。”

看着胖子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就知道一定有内情:“有事儿赶紧说。”

刘胖子叹息一声:“这房子闹鬼!”

我心中一惊,接着就放松了。

从小我就熟读家中古籍,对鬼早已有所了解,当然知道想要遇到鬼有多么的难,平时碰见的一些灵异事件和鬼不沾边。

给胖子再拿了瓶冰可乐递给他:“冷静一下,哪儿那么多鬼。”

胖子差点儿就哭出来了:“我害怕啊!”

他踟蹰几秒终于还是继续说道 :“按照协议我这买了晚上就得住进去啊。我哪儿敢住鬼屋啊。”

刘胖子一脸委屈的表情:“我记得毕业晚会的时候你喝醉了,说过家里是做驱鬼辟邪这方面业务的才敢接下这笔单子,咱们这只要能熬过一晚上,那就是几十万的差价到手啊。”

“五五分成。”胖子肥嘟嘟的脸上写满了紧张,肥肥的右手在面前伸出整个巴掌。

在鬼屋里睡一宿二十五万,价格开的这么高不由得我不动心啊。

这时候正是我最缺钱的时候,上大学拿来的五万块钱早就已经花的七七八八,现在兜里就几百块钱,花完就得要饭了。

看见我踟蹰半晌,刘胖子终于忍不住了:“四六分成,真的不能再多了。”

看他的样子眼泪都要下来了,再加上现在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年轻气盛义字当头的我绝对不能视而不见啊!

当即我就答应了下来“行,你带着兄弟一起发财,我就不推辞了。”

刘胖子顿时笑的见眉不见眼,伸出手和我击掌:“成交。”

两个人一拍即合,出门就把合同签了。

这时候我还嫩的很,哪管什么闹不闹鬼的,脑袋里就剩下钱了。


蓝色水岸小区14号楼1单元9户,40万全款交易,协议经过公证当场生效,钱款一周内结清。

合同一式两份的放在桌子上,我和胖子都像是在梦里,一直都没醒过来。

三个月的房产中介生涯,今天终于见到钱了。

我和刘胖子简单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随后就跟着业主上了她的车。

不就是在凶宅住一宿么?

此时的我根本就没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呆愣愣的坐在保时捷卡宴的后座上,脑袋里都是对于怎么花钱的向往。

三十万红彤彤的票子只要在凶宅住一宿就能得到,简直太赚了,我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啊。

这些钱在江城这个城市买一套小户型公寓都够了,或者先付个首付再去买二手辆车?

陷入这笔巨款震撼中的我一时之间都忘了家传行当“替死鬼”的祖训了。

听八方消息,等半寸时机,见事不好赶紧跑。这三样我是一点也没遵守。

等过了很久的时间,我才想起来从房主口中探听点消息。

这时候才知道这个女人的名字。

陆清浅,二十三岁的女房东,在蓝色海岸有五层楼,自己名下拥有一层,其他四层都是代管的,也就是传说中的二房东。

现在这间房是她自己的财产,就这么倒霉的遇到租户跳楼的事件,也许无心,或许有意这租户临死之前身上穿了一身大红色的裙子。

按照家中古籍记载,这妥妥的大凶之兆。

从陆清浅的话中,我也逐渐意识到了不好。

“这套房子自从死人之后就变得很奇怪。”陆清浅看似有些可怜的说:“我接连找了两个风水师,可是他们连钱都不收,直接就说解决不了就走了。”

我顿时疑惑,小时候听父亲说,那些所谓的大师可是见钱眼开的啊。

“你们家到底怎么奇怪了?”

陆清浅迟疑一下说话的声音都有些轻了:“现在我的房子里这几天额外的潮湿,房间内好像有虫子往外跑,平时晚上应该能听见虫鸣鸟叫的,可是最近都特别的安静。”

“而且有人说……有人说在我家的阳台上看到了那个死了的女人。”

说着说着,她的眼圈就红了:“我做房东都是要付租金的,现在发生这种事情要是没法解决,我可能真的要破产了。”

听着这个话,我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女人在撒谎!!!

没人指点,他怎么知道要让人来住一宿呢?

而且这手法似乎和我们魏家惯用的手法有几分的相似!

把房子卖给我,然后必须让我今天去住一宿,这手段太熟悉了。

心跳越来越快,当靠近蓝色海岸小区之后, 心中那一点点的小猜想也越来越被验证。

靠近小区的十字路口上, 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跪在地上,身上披着白色的孝服,手中的纸钱一点点的添到火盆中,一大摞的纸钱摆在旁边,显然是要烧上一宿的,一阵阵的夜风袭来,卷起烧焦的纸钱。

这风一刮,漫天的纸钱簌簌而下。

不止是眼前的十字路口,似乎附近的十字路口都有人烧纸,纸灰弥漫天空功,附近几条街道的地面上几乎被纸灰铺满。

胖子还没有察觉,猪哥一样色眯眯的盯着前面的陆清浅,见到有纸钱落在了挡风玻璃上,啐了一口。

“真特么晦气,又不是什么鬼节,谁没事儿烧纸钱啊。”

随着胖子的话,车子渐渐的到了小区门口。

“汪汪汪~”

忽然身边传来一阵阵的犬吠。

我见到旁边小区的院子里居然有几条黑色的大狼狗在对着院子里狂叫。

一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在我身边。

“遭了,怕不是要让这婆娘给害了?”我脑海中已经渐渐的有了有些推断。

陆清浅这女人看上去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可能她也是半个受害者。

渐渐的,我坐直身体眼睛瞪着这个女人,询问的声音都有些嘶哑:“你除了那两个风水师,是不是也请了别人?”

车子都要到了小区了,陆清浅似乎断定我也走不了了,所以对我坦白:“没错,我其实还请了一个捉鬼的师傅,那师傅说今天晚上要在附近的所有十字路口烧纸钱,还要弄十八只黑狗在院子里巡逻。”

果然么?

这就是一个陷阱,一个要命的陷阱

我黑着脸,声音渐渐的凶厉“还有么?”

前面开车的陆清浅已经到了大门口,她似乎感觉到了我态度的转变,也略微有些紧张的说道:“嗯,他还说今天要把房子卖出去,千万不要留在自己的手里。并且让新任房主在晚上住进这里。”

说话间,车已经渐渐的进了小区。

预感慢慢变成现实,这个女人是有备而来的,又或者说……这是那个捉鬼的所谓大师的阴谋。

我这时候脑海中已经想起来小时候在爷爷的书架里看到的一些资料,再和小时候家族长辈去当“替死鬼”时候的故事相互印证。

这显然是我们魏家的手段中的。

探鬼!

眼前的布置照猫画虎学了个皮毛,一看就是和我们魏家曾经有过合作。

将房产过户给别人,也将因果转移的到别人身上,这样原来的房主随时都能离开厉鬼的领域,留下求活的退路。

在十字路口烧纸,在头七之前可以将厉鬼封锁在一定的区域内。

十八条黑狗在院子里追寻厉鬼踪迹。

至于我和胖子所处的替死鬼的位置,就只是找人抵命。

真正的诀窍那是我们魏家吃饭的本事,使用的手段都是不传之秘,此处也不赘述。

按照这所谓捉鬼大师的安排,鬼能不能探明白不说,我和胖子今天铁定回不去了。

眼前情形与爷爷书中记载以及长辈所述一一对应。

但是面对的厉鬼却是要探出来。

这房子现在可成了我自己的财产了。

不消除这厉鬼的隐患怎么卖房子?

再次询问的时候我的嗓音都有一些嘶哑:“他是不是还让你找了只三年整的公鸡,明日清晨公鸡报晓?”

陆清浅点头:“对啊,你怎么知道的。”

确定了!

我心中的想法一一得到验证,这地方八成出不去,替死鬼给人当定了。

和鬼打交道必须严谨,需要准备的东西非常的多,绝对不是这样简单的布置就能保证活下来的。

如果是这么简单,我们魏家人也活不了这么多年。

这说话间,车子可一直没停。

再往外看,车子已经进了小区。

一阵阵阴风吹来,车里的我打了个寒颤,再看胖子早就蜷缩在一起了。

这天下间的胖子阳气最旺的了,现在这个天又是闷热的天气,能让刘胖子都蜷缩在一起的绝对不是寒冷。

而是阴邪。

我赶紧喊了一声:“停车。”

“吱呀~”保时捷刹车在路上,陆清浅回头看着我。

“合同已经签完了,不履行合同是要赔钱的,”陆清浅声音越来越小:“而且大师说了,只要把你们带进来,你们就不会走。”

显然她也是被那个捉鬼大师骗了。

我心中忍住打死她的冲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你这是害人!你知不知道,按照你这么说,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我心中已经有了判断。

听着我们的谈话,胖子也哆嗦起来:“见……见哥,你可是是会降妖除魔的啊,毕业晚会上你不是说你家都是御剑乘风来的,除魔天地间的高人么?”

我简直欲哭无泪:“那是咱们同学聚会,喝酒之后说的醉话,你还真相信这世界上有神仙啊。”

说完我赶紧看着附近的情况对着陆清浅说道:“开车门,我要下去看看,这空着手去肯定是不行了。”

陆清浅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自然赶紧打开车门。

刚下车我抬头一看,顿时冷汗就下来了。

前面那栋楼的14层,似乎有一个红色的身影在看着我。

顿时,我冷汗都下来了。

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