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谈情说案强迫症王爷的法医美妃

谈情说案强迫症王爷的法医美妃

恭喜暴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一世纪最出色的女法医秦烟,被人害死了,再次睁开眼睛,她魂穿古代,穿成了跟自己同名的秦家大小姐。她顶着草包废柴的头衔,进入三都府,成为一名仵作,与强迫症十级的某王爷联手破案。听说顾严辞高冷,还有洁癖,遇上秦烟之后,他的人设分分钟碎了一地,什么高冷,什么洁癖,哪有追妻来的重要……

主角:秦烟,顾严辞   更新:2022-07-16 01: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烟,顾严辞 的女频言情小说《谈情说案强迫症王爷的法医美妃》,由网络作家“恭喜暴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最出色的女法医秦烟,被人害死了,再次睁开眼睛,她魂穿古代,穿成了跟自己同名的秦家大小姐。她顶着草包废柴的头衔,进入三都府,成为一名仵作,与强迫症十级的某王爷联手破案。听说顾严辞高冷,还有洁癖,遇上秦烟之后,他的人设分分钟碎了一地,什么高冷,什么洁癖,哪有追妻来的重要……

《谈情说案强迫症王爷的法医美妃》精彩片段

秦烟躺在血泊中,她努力挣扎,想要往前爬。她的手艰难地往前伸着,她想要伸手去抓住离自己不过一米远的U盘。

U盘是她从来不离身的东西,里面有着众多她调查到的证据。

血水不断从秦烟的嘴角流出,她已经痛得只觉五脏六腑不属于自己。

雷声轰响,大雨滂沱。

一道黑色身影,由远及近,停至秦烟的跟前。

这人一抬脚,狠狠用力踩在了秦烟的手背上。

手背被碾压的疼痛,迫使秦烟睁开了眼睛,她的视线对上了黑衣人,当瞧清楚黑衣人的模样。秦烟的眼中瞬间集聚不可置信,逐渐染上的是绝望和痛苦。

是陈宋。

为什么会是陈宋?秦烟心中已经在泣血,她想开口问,为什么会是陈宋呢?陈宋是她的同门师弟,她和陈宋一直被称为法医界的金童玉女,甚至在一个星期前,他们还共同一起加入了一桩悬案当中。

可如今,陈宋竟然想置她于死地。

她怎么甘心!眼看着案子就要破了,她怎么甘心就这样惨死?

秦烟想要反抗!

“别挣扎了。”陈宋大笑出声,“秦烟,要怪就怪你不该回江城。呵,什么金童玉女、法医双杰,真正最厉害的法医应该是我,只有我才有资格跟着李朗博士,成为他唯一的助手。你的出现,毁了我的心愿,你说我怎么会留着你?”

闻言,秦烟只觉怒火攻心,她想要挣扎,可被车撞后,她已经完全使不上力气了,眼下,只能任由陈宋**。

真可笑啊,她一心将陈宋当成自己的知己,对陈宋无话不说,把自己每一次的验尸结果都告诉陈宋,可如今却换来这样的下场。

原来,从一开始,陈宋就在利用她,利用她成为江城知名法医,却又心生妒恨,不满足于与她并肩。脑海中浮现出从前的种种过往,每一幕对她而言,都是格外讽刺。

“想要U盘?”陈宋俯身,大笑着将U盘捡起来,他一把伸手捏住秦烟的下巴,讥笑道,“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现在所有的结果都在我这里,马上我就要成为最著名的法医了,而你根本没有机会。秦烟,你就该死,下辈子你可千万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话音落,陈宋猛然用力将秦烟踢下了万丈悬崖。

......

大夏王朝,晋阳王府洗浴池。

一道修长的身影正欲从浴池中起身。他身形修长,皮肤白皙,面容犹如刀刻般完美。

忽地,咚的一声巨响。

一青衣女子从屋顶上直接坠落在池中。

秦烟整个人都摔懵了,她以为自己死了,可为什么手动一动,竟然还有硬邦邦的触觉。

是皮肉!

“摸够了吗?”正当秦烟睁开眼睛,耳旁却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声音。

秦烟傻眼。

她的脑子一片混沌,忍不住眨了眨眼眸,像是触电般松开了手,连连后退,差点直接摔倒。

这是什么情况?眼前这个俊美的男人是谁?这身材也太好了点吧?看这样子,至少有将近一米九,足足比她高一个头。

呸,她现在胡思乱想什么?

这人头发怎么这么长,而且这屋子的装饰......难道在拍古装剧不成?

秦烟低头看了眼自己,当瞧清楚自己穿的是什么时,她只剩下震惊。

!!!

所以她这是穿越了?

“来人,将刺客给我拖下去,关进三都府。”

那道修长的身影早已经将衣服穿戴好,一把将洗浴池的大门打开,冷着脸冲外面站着的守卫喊道。

秦烟闻言,连忙慌乱从池水中起身。

见持着长剑的侍卫冲了进来,作势要装自己,秦烟下意识地便想跑。

“听我解释,我不是什么刺客。”

边往外跑,秦烟边喊。

砰。

只见其中一个高大的侍卫,一个转身提步,直接将秦烟给踢倒在地。

秦烟吃痛,摔了个四脚朝天,嘴里差点有泥进去。

老天爷这是给她一个重生的机会,又要将机会重新夺回去吗?苍天啊,要不要这么玩弄她于股掌之间。

“咳咳。”秦烟痛得直咳嗽,她脑袋里面已经在告诉运转,“我真的不是刺客,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话音才落,秦烟的脑袋忽地剧烈疼痛起来,无数不属于她的画面全都涌进来。

原来她穿越到了大夏王朝,而她的身份是秦家大小姐秦烟,秦烟被奸人所害,因为怨念极深,所以才会将她的魂魄招来,运用舍身咒,强制将身体献祭给他,给了她活下去的机会。

而眼前这位俊朗挺拔的男人,是大夏王朝的晋阳王顾严辞,同时也是原主心仪之人。

艹!

秦烟脑子里已经浮现了一群乌鸦。

虽然她想活着,可是为什么要她投身在一个花痴草包身上!

“王爷,此人属下识得,正是秦家大小姐秦烟。”开口说话的人是顾严辞身边最得力的下属,名为李萧。

秦烟一听,立马接话,“对,我是秦烟,我真的不是刺客。”

话音落,周围的人却忽然噗嗤笑出声。

秦烟一脸莫名,她并不觉得自己说的话很好笑,而且她现在这样被迫趴在地上的样子,真的很丑好不好!

想她二十一世纪东夏国最为知名的法医,如今竟然落得如此地步。


“噗,你就是那秦家大小姐秦烟。”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清脆的笑声,只见一穿着华服的俊朗少年持着剑走来,笑道,“百闻不如一见,都说这盛京的秦烟是我们晋阳王的爱慕者,没想到却是真的,如今都干起爬墙爬屋顶偷窥的事情来了。”

秦烟咬牙,她已经根据原主的记忆分辨出眼前的少年正是顾严辞的好兄弟,镇远将军之子谢景渊。

谢景渊与顾严辞自小一起长大,关系极好。

“谢景渊。”

顾严辞已然愠怒,说话的声音都冷了几分。

闻言,谢景渊笑着走到顾严辞的面前,“我来找你,是想报告一下,东郊那端有一件案子,昨晚有人在东郊森林发生了一具尸体,死状很惨,与前几日在城西的那具尸体是一样的。 ”

趴在地上的秦烟,耳朵很尖,尤其是听到尸体二字,更是来了兴致。

“我……”秦烟弱弱地准备爬起来,谁知话都还没说全,背上被李萧用剑柄捅了一下,又重新倒下去,好巧不巧,嘴吃到了灰,“呸。”

见状,谢景渊笑道,“秦烟,你得罪了我们严辞,那是要吃点苦头的。”

一直沉着脸未开口的顾严辞,瞥了眼瘫在地上的秦烟,眼神冷漠,语气里带了一丝嫌弃地启唇,“李萧,把她给我关进三都府,然后派人去秦家通知。”

一听,秦烟开始焦虑,三都府里面都是关着死刑犯的,她要是被关进去,哪里还能完整得爬出来?

怎么办!

秦烟已经忍不住在心里咒骂,原主到底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为什么要喜欢晋阳王?这种冷面男人,有什么好喜欢的?

呸呸呸,现在不应该考虑这个问题,反正她又不喜欢顾严辞,她现在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安全逃出晋阳王的魔爪才是。

“我,我是仵作!”秦烟忽然急声开口,甚至举起了她的右手,“我一心想要成为三都府的一员,所以才……”

话音落,顾严辞的脸更黑了,倒是谢景渊眼底闪过一丝惊喜,他连忙出声,“快,快扶秦小姐起身。”

闻言,李萧松开了对秦烟的压制,他作势要俯身将秦烟搀扶起来。

却未料秦烟动作极快,一个翻身直接起了身,她嫌弃地伸手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

谢景渊已经踱步至秦烟的跟前,他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看起来长得倒是不错的姑娘,心想这厮还会仵作之术?

“我怎么没有听说过秦家小姐会查验尸体?秦家是世家,可却无人是从事仵作这行业的。你不会是想着骗严辞吧?”说完,谢景渊脸上的笑意消失,很是一本正经地开口,“你胆敢骗我们的话,那就不是被关进三都府那么简单了。”

秦烟心道,她堂堂江城第一法医,也有被人质疑的一天。不就是几具尸体而已,还能难倒她吗?

“和她说什么废话。”一直没有出声的顾严辞,冷嗖嗖的声音响起。

秦烟立马将目光投向前端站着的冷面美男,她暗自腹诽:顾严辞这是看不起她的意思了?还是真把她当成了追随者?

“王爷!如果你不信的话,你给我一炷香的时间,我就可以告诉你真相。”

提到查案,秦烟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她眉眼间已然浮上跃跃欲试。

顾严辞眼底多的是对秦烟的不信和嫌弃,尤其是想到方才在浴池中的一幕,他的眼眸沉了沉。

“王爷,要不我们就给她一个机会,况且我们三都府最近也在找仵作。”

秦烟立马接话,“是啊,王爷,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如果我完成得不满意,您再处罚我也行!”

顾严辞盯着秦烟看了好一会儿,盯得秦烟都浑身不自在起来,她欲要开口,顾严辞却皱眉,“你,把你腰上的腰带系好,那个结摆在最中间位置。”

闻言,秦烟顿觉奇怪,她低头瞅了眼自己的腰带,发现最中间的那个结的确歪了。

随即,谢景渊动作极快地挡住了秦烟。

顾严辞皱着的眉,才终于舒展了些。


这晋阳王顾严辞,有严重强迫症?

秦烟将院子里的装饰物全都打量了一个遍,愈发肯定自己的想法。

那花瓶,是摆放在居中位置,并且就连花纹都是对称的。更令人惊讶的是,就连小树苗的枝丫都被修剪成一样长短。

唔。

这人病得不清。

“既如此,就给你个机会,出发去东郊。”

顾严辞言毕,甩袖朝院门外走去。

秦烟欲要紧跟其后,却被谢景渊一把扯住了袖子。

疑惑地看向谢景渊,秦烟暗道:莫不是这位公子又反悔了不成?

谢景渊凑到秦烟耳边,小声说道,“你当真喜欢我们王爷?”

???

秦烟很是激动地直摇手,“没有的事!谢公子,那些都是谣言,晋阳王可是人中龙凤,我怎么敢肖想?嘿嘿,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

她虽然对男女情爱之事并不感兴趣,但是这不代表她就喜欢顾严辞这个冷面男。她可不是什么脑子抽了的人!

见谢景渊打量着自己,又念及原主干过的那些花痴蠢事,秦烟只好随口扯道,“我真正是因为想要成为三都府的仵作,才会想办法来王爷面前混脸熟的。”

谢景渊笑,伸手拍了拍秦烟的肩膀,“你倒是挺有意思的,那我看好你哦,不然就要被扔进三都府后牢了。”

言毕,谢景渊笑得一脸欢畅。

秦烟瞅着谢景渊还有顾严辞的背影,不由摸了一把自己的额角。

真是吓人,她都流冷汗了。

从盛京晋阳王府出发至东郊树林,不过需要半个时辰。

秦烟从马上跳下来,当瞧见被护卫围住的案发现场,她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径自走去。

秦烟率先观察了四周,她瞧见河流还有高山。

俯下身,秦烟没有立马将盖住尸体的布掀开,而是抬眸望向站在一旁的顾严辞,“王爷可有仵作验尸用的工具?”

此时的秦烟,认真至极,与传言中的花痴草包并不一样。

与秦烟有过交集的顾严辞见状,心里起了一丝疑惑。

顾严辞摆了摆手,示意叫人呈上。

紧接着,秦烟有条不紊地掀开白布,她心道:这人通身浮肿,很明显是被水泡了好几天。

她又伸手摸了摸死者的头颅,当摸到尸体后脑勺颅骨凸起一个肿包,秦烟眉头皱了起来。

李萧手上持着一根正在燃的香。

“温馨提示,离你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半了。”谢景渊打趣道。

却见秦烟拍了拍手,从地上站起身。

她平静开口,“我已经验好了。”

话音落,谢景渊讶异道,“当真?”

随即,谢景渊又看了眼一直沉默的顾严辞。

秦烟很是嫌弃地看了眼自己的手,“死者,男,大约四十岁出头,不会武功,是地地道道的庄稼汉。死者身上除了后脑勺的伤之外,并未有其他伤处,他的鼻喉里布满泥沙,甚至还有水草痕迹。所以,从他身上的情况来看,这人不是他杀。”说完,秦烟又出声问道,“你们应该是将他从河里的泥沙处捞出来的?”

谢景渊一听,连连点头,“是,昨日打捞起来的。”

一听,秦烟一副了然状态,她缓步走至一道水洼处,很是认真地反复洗了一下自己的手,才启唇应道,“如此这般,就更好判断了,这人是溺水而亡的。他应该是独身前来了东郊树林,准备砍些柴火,可因为前两日,盛京下了暴雨,路面湿滑,这人在山上砍柴,一脚踏空,直接摔下了山坡,滚入河中,因为是背朝天直接坠河,快速度的降落,导致他的后脑勺撞到了水中的石头,晕了过去。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的后脑勺有伤,坠入水中且没有挣扎过的痕迹。 ”

担心顾严辞和谢景渊等人看不懂,秦烟还特意演试了一遍,就差没有倒在地上。

“咳,不知王爷可明白?”秦烟启唇问道。

想来她已经用最简单浅显的话来讲解这个案件了,这位晋阳王殿下应当听得明白吧?

不过为何这人一直紧盯着她,却不说话。

“你说得很有道理。”

顾严辞启唇道,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对秦烟的惊羡。

难道秦烟当真是因为想加入三都府,所以才会做出往常那些令人不解的事情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