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猎户娘子是大佬

猎户娘子是大佬

夏天冷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刻还在非洲大草原工作,下一刻何初夏便穿越到了陌生古代,成为了几个农家小娃娃的恶毒后母!破烂的茅草屋,看不出颜色的家具,整个家里最值钱的便是几个小娃娃。原主恶毒,做尽了坏事,可何初夏却是个好心肠。她撸起袖子加油干,走上了一条发财致富之路,用实际行动得到了几个娃的原谅……

主角:何初夏,宋猎户   更新:2022-07-16 01: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何初夏,宋猎户 的女频言情小说《猎户娘子是大佬》,由网络作家“夏天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刻还在非洲大草原工作,下一刻何初夏便穿越到了陌生古代,成为了几个农家小娃娃的恶毒后母!破烂的茅草屋,看不出颜色的家具,整个家里最值钱的便是几个小娃娃。原主恶毒,做尽了坏事,可何初夏却是个好心肠。她撸起袖子加油干,走上了一条发财致富之路,用实际行动得到了几个娃的原谅……

《猎户娘子是大佬》精彩片段

“哥,你杀,杀人了......”

蜷在角落里的小女孩,满眼惊恐,牙关不停地打战,话都说不利索了。

男孩扭头看到被吓得筛糠的小女孩,立马丢下沾血的石头踉跄地奔过去,捂住了她的眼睛颤声道:“苗儿,别怕,这个女人该死!走,哥带你去找爹,找到爹就没事了!”

头疼欲裂的何初夏睁开眼看到两个黑骷髅一样的孩子,她傻了!

怎么死了还没离开非洲?

下一刻一段陌生的记忆铺天盖地地向她袭来,她痛呼了一声捂住了头。

等眉目清明后,何初夏看着眼前地上坑坑洼洼、墙壁四处漏风的破草屋子以及看她跟看鬼一样的俩孩子。

她惊讶地合不拢嘴。

她,她这是穿了?

还穿到了一个恶毒后母身上了?

她记得自己是在去参加援非项目奠基仪式的路上,遇上了当地两拨势力的火拼,躲闪不及的她被流弹炮打中成了炮灰一命呜呼了。

难道老天爷也觉得她死的太冤了,这又补偿了她一辈子?

一瞬间何初夏感觉头更疼了......

但想了想,前世她孤身一人也没什么可牵挂的,换个地方再活一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抬头看到墙角蜷缩着的俩孩子对自己恐惧又仇视的目光,她脑袋大了。

这可是难搞了!

原主是个既蠢又坏的脑残黑心肝的糊涂蛋。

半年前嫁进宋家,进门后的第二日宋猎户就把俩孩子托付给了原主,之后便出了远门。

原主当着宋猎户的面发誓保证会好好照顾俩孩子。

但是宋猎户前脚一走,她后脚就变了脸。

对俩孩子非打即骂,家里大小的活都丢给他们不说,如今为了给娘家二弟筹措束脩银子,竟是要将年仅六岁的宋苗儿卖给镇上丧心病狂的老色批陈地主!

陈地主可是远近闻名的残暴凶恶之人,以折磨虐待小丫头为乐,年龄越小他越喜欢!

前不久村里在他家做丫头的杏花就被他活活打死了,之后就给了杏花家陪了二两银子草草了事。

据去认尸的村民说那杏花浑身上下都没有一点好地方了,可惨了!

要何初夏说,原主被宋小河砸一点也不冤。

只是原主死了,眼下这残局自己得收拾啊。

何初夏习惯性地捏了捏太阳穴,看着手上黏糊糊的血,凭着记忆从旁边破笸箩筐里找了一个布条,快速地把额头包扎了一下。

而后挤出了一个自以为和善的笑容,朝着宋小河兄妹招了招手:“小河,苗儿过来~”

宋小河和宋苗儿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哆嗦,又往墙角里挤了挤。

这女人从来对他们都没好脸子,如今又被他们砸破了头,这般和蔼肯定是打什么坏主意!

何初夏无奈,想着只能自己过去了。

只是刚撑着地站起来,就觉得她头晕目眩,扶着墙才不至于倒下。

这宋小河应该是恨死她了,才能下这么重的手,但是活该!

虽说现在的疼都由她来承受了,她还是觉得原主罪有应得!

“你别过来!”

宋小河看着何初夏沿着墙根儿过来了,摸了一条桌子腿抱在了胸前,怒目道:“你再敢打我妹妹的主意,我就跟你拼了!”

何初夏心道,原主真是作孽啊,看把孩子逼成了什么样了?

她赶紧举起了双手,讨好地道:“好好好,我不过去!小河,你先把桌腿放下!”

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若是再来一棒子,说不定小命又要交代了。

她还没活够,不想再死了!

宋小河举着桌子腿没动地方。

何初夏也不敢动了:“小河你听我说,以前都是我昏了头,良心都被狗吃了才做了丧尽天良的事情。

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请你们相信我!

若是以后我再对你们有半点不好,就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何初夏从原主记忆中大概知道这里的人都比较相信这种毒誓。

她这样说了,俩孩子对她的敌意应该会轻些。

不想宋小河看她的目光依然警惕,桌子腿抱的更紧了:“你又要耍什么花招?”

对于何初夏的突然转变,即便是听到她发誓了,宋小河还是不相信。

这个女人当初可也是在爹面前发誓对他们好的,还不是转眼要卖他妹妹。

恶人从来都是不怕报应的!

“我没有耍花招,我是真心悔过了!刚刚你砸了我一石头我见到了阎王爷,阎王爷说我黑心黑肝虐待你们,天理不容,就把我下油锅炸了个半熟......”

宋小河和宋苗儿显然被炸了半熟给惊住了。

何初夏看着二人的反应,觉得有门,于是更加卖力了:“快被炸熟的时候,我知道自己错了!

我就求阎王爷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让我回来照顾你们。

阎王爷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没人照顾,就开恩把我放了回来,他说要是我以后胆敢再对你们不好,就让人把我收了扔到火海里烧......”


虽然这何初夏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但是宋小河兄妹依然没有卸下对她的戒备。

何初夏知道这都是原主之前的行径太过恶劣了,仅凭她这几句话很难取信于人,若是再说还可能起到反作用。

只能慢慢来,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用真心让他们放下对自己的成见。

于是就往后退了几步,讨好地道:“你们在屋里歇会,我去做饭!”

虽然头很晕,但何初夏为了在两个孩子面前刷好感还是强撑着出了门。

兄妹两个不可思议地看了对方一眼,这女人真的改过了?

要知道从爹离开后,她就没做过一次饭!

何初夏一出门,刺骨寒风吹的她差点当场去世!

她缩成一团,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棉衣棉裤棉鞋,脑海里闪过屋里俩孩子的衣着,好像都是单衣,鞋子也都破烂不堪露脚趾头了。

原主个黑心黑肝黑肠子的女人!

不过记忆里家里也没什么御寒的衣物,算了还是先做饭吧!

何初夏随意扫了院子一圈就绝望了。

除了积雪,光秃秃的啥也没有。

院墙的竹篱笆破的她怀疑三岁的孩子一晃都能给晃散架了。

凭着记忆找到了厨房,说是厨房,其实就是就是用茅草活着泥搭建起来的一个一人高的棚子。

棚子的半边还被风给吹跑了......

怎么这么凄惨?

何初夏叹息了一声弓腰钻了进去。

伸手一摸,柴湿漉漉的。

掀开米缸一看,仅剩了一把糙米。

打开面缸,空的。

水缸的水都结了冰......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让前世还算会做饭的何初夏也忍不住秃头。

想着以前都是宋苗儿做饭,或许她是把东西放到了别处。

于是打算回屋问问宋苗儿米面放在什么地方了。

还没等她出草棚子,院外传来一阵女人的粗嗓门声:“二丫,陈老爷的人来接苗儿了,赶紧给丫头收拾收拾!”

何二丫是原主的名字!

这声音是隔壁村子在镇上做牙婆的米婆子的声音。

一听这声音,何初夏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陡然变了。

她转身快速地冲进了屋子跑到宋苗儿跟前蹲下:“苗儿,我......”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打死你!”

话没说完,愤怒的宋小河就给了她一桌子腿!

何初夏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随后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不用想也是血。

很好,刚才是右边,现在是左边,真对称!

“二丫,二丫?”

米婆子俨然已经进了院子。

宋小河眼里满是恨意,再次冲着何初夏举起了桌子腿,这一次何初夏忍痛伸手按住了宋小河的手,低声急速地道:“要想苗儿不被带走,就照我说的做!”

何初夏虽然狼狈,但是黑眸里的不容置喙的气势,还是让宋小河愣一下。

随后桌子腿被何初夏给夺过去扔在了地上,往自己脸上粘稠的地方摸了一下,而后快速地在宋苗儿的嘴角衣裳上,都抹满了血,随后在宋苗儿耳边压低了声音:“咳嗽,拼命咳嗽!”


宋苗儿有些发懵。

这时“哐当”一声门猛地一下被踢开,震得屋顶上的尘土扑索索地掉下来。

何初夏尖着嗓子咳嗽了起来,并使劲儿地摇了摇宋苗儿。

宋苗儿被何初夏焦急又关切的目光看着,下意识也跟着咳了起来。

咳嗽声刚起,米婆子晃着肥胖的身躯就进了屋,不满的声音也随之而来:“何二丫,你耳朵塞驴毛了?我这都喊了半天了,也不吱一声......哎呀我地个娘嘞......”

米婆子的骂声在看到墙角处血乎撩啦的三人时戛然而止:“这是咋地了?”

何初夏给了宋小河和宋苗儿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转身故作慌乱地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米婶子,没事儿,刚才我跟俩孩子玩闹不小心磕的!”

这说话的功夫,一个五大三粗面相极为凶恶的中年男人跟着米婆子也进来了,光是站在那里就让人胆怵的慌。

大概是这人看着太多凶恶,宋苗儿吓得都忘了咳嗽。

何初夏心生不好,但也没回头,不着痕迹地挪了挪身子挡住了宋苗儿,一边讨好地招呼着米婆子和那个凶悍男人:“米婶子,这位爷过来坐,我给苗儿收拾一下很快就好!”

米婆子看着屋内唯一一条黑乎乎的板凳嫌弃地撇嘴:“我这还忙着呢,哪有功夫坐?你赶紧的给洗干净点,别让赵爷等着!”

这赵爷说的就是那个凶神恶煞的中年男人了。

“哎哎,好!”

何初夏陪着笑脸,喏喏地答应着。

回头摸了一块看不到布丝儿的脏帕子,急匆匆地又回到了宋苗儿的跟前。

作势在宋苗儿脸上虚擦了两下,同时使劲儿地给她使眼色,并做出了咳嗽的口型。

宋苗儿似乎是被吓傻了,抱着胳膊缩成了一团根本没有理会何初夏。

何初夏急的不行,这时宋小河突然跑到米婆子跟前,砰砰砰地磕头求饶:“求求你们行行好,等我妹妹病好了,再带走她。

她身体不好没办法伺候老爷,求求你们了!”

何初夏赞叹了一声:好聪明的孩子,居然猜到她想要做什么!

那边米婆子惊了:“这丫头病了?什么病?”

这可是往大主顾陈地主家里送人,可不能出任何岔子。

砸了自己的招牌可不是闹着玩的。

何初夏赶紧过来把宋小河给拉开了,陪着笑脸道:“小孩子的话不能听,没有的事儿,就是磕破了点皮儿!

您看我这头上也是刚才磕的!”

怕米婆子不信,她特意让米婆子看了自己的伤口。

说话间还挡住了米婆子看向宋苗儿的视线。

这欲盖弥彰的做法,让米婆子顿生疑心。

恰恰这会子宋苗儿的咳嗽声又起,一声比一声大,俨然有止不住的架势。

米婆子拉着脸一把扯开了何初夏。

“米婶子,别~”

何初夏还要挡着人,被那个凶恶的赵爷往跟前一站,“吓”得赶紧跑回了角落里,使劲儿地擦着宋苗儿的血:“米婶子真的没什么,不信我给你擦擦看!”

这说话的功夫,宋苗儿一个大声的咳嗽,嘴角又溢出了血。

何初夏暗道一声,丫头好样的!

“娘,苗儿又吐血了,儿子求您给她请个大夫吧,再吐下去她会死的!”

那边求不动米婆子的宋小河转过来又给何初夏哐哐哐地磕头。

何初夏厉声呵斥他:“小孩子懂什么,别瞎嚷嚷,苗儿好好的!”

米婆子却是眯起了精明的三角眼,狐疑地看着何初夏道:“何二丫,你老实告诉我这丫头到底怎么了?”

“没怎么,没什么!”

何初夏目光躲闪,很明显就是心虚。

赵爷一手抓住了宋小河的衣领,目露凶光地喝道:“说,你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明显这根本不是磕伤。

何二丫额头上是。

但宋苗儿不是!

谁家皮外伤是从嘴里流血?

宋小河瑟瑟发抖牙关打战:“她......她咳嗽好久了,这两天开始吐血......”

话没说完,宋小河就被扔到了地上。

何初夏赶紧把宋小河给拉到了自己身后:“婶子,赵爷别听小河胡说,苗儿不是肺痨......”

说到半截,何初夏惊恐地捂住了嘴。

似乎是把什么真心话给说了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