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大明第一狂士

大明第一狂士

龙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渊出生于一个现代功勋世家,同样年少参军的他,也曾在南疆立下过无数战功,退伍后,又重新回归校园,年纪轻轻就升任到了大学历史教授,更是亲手建立起了一座庞大的商业帝国,像他这样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却在一次救灾慰问活动中,死于一场塌方事故,然而等他再度睁眼之时,人却魂穿到了大明朝,一位县丞之子的身上........

主角:沈渊   更新:2022-07-16 01: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明第一狂士》,由网络作家“龙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渊出生于一个现代功勋世家,同样年少参军的他,也曾在南疆立下过无数战功,退伍后,又重新回归校园,年纪轻轻就升任到了大学历史教授,更是亲手建立起了一座庞大的商业帝国,像他这样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却在一次救灾慰问活动中,死于一场塌方事故,然而等他再度睁眼之时,人却魂穿到了大明朝,一位县丞之子的身上........

《大明第一狂士》精彩片段

 大明,万历三十五年。

眼前的黑暗慢慢亮了起来,就像从深深的水底向水面漂浮。

猛然苏醒,沈渊睁开双眼的一刹那,无数记忆潮水般涌进了意识中。

“头好疼……怎回事?这个记忆是明朝的古人,我穿越了?”

沈渊从床上坐起来,揭开帐子朝外看去。青砖幔地、梁柱宛然,屋里是一堂明式家具。

自己手上的皮肤带着年轻的光泽,手指白皙而修长。长长的头发披散着,上面还绑着一圈纱布,怪不得头这么疼!

“死后重生……有意思!”沈渊梳理着刚刚获得的记忆,慢慢站起来走到了门口。

……

院子里阳光灿烂,初夏的天气热浪袭人,有人在院子里大声争执。

谁也没注意到门口的碧纱帘后,站着一个人!

前世的沈渊生于现代功勋之家,官场纵横的本事是他家学渊源。他少年参军,在南疆立过战功。后来重新上学主修历史,年纪轻轻就成了大学历史教授。

一个人若能以史为鉴,自然目光清晰,料事深远。后来他中年辞职经商,看人眼力极准、投资下手极狠,十年间创下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然后在一次为灾区捐款的活动中,舞台忽然坍塌……之后一睁眼,沈渊就到了大明朝。

从他的经历不难看出,沈渊这家伙喜欢挑战新的领域。可是他前生那么多年不断超越自己,能引起他兴趣的事已经不多了。

如今他来到了大明朝,还成了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这个全新的开始让他心中跃跃欲试,那种久未爆发的兴奋感,似乎又回来了。

……

院子里的树荫下,有一个眉目端正的中年妇人,正气得脸色铁青。旁边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妙龄少女,也是羞愤得满脸通红。

根据沈渊的记忆,这两个人正是他的娘和妹妹。

此外还有一个猥琐的中年矮胖子和一个瘌痢头青年,正用不阴不阳的语气,一句句步步相逼。

沈渊回想了一下,随即在古人沈渊的记忆里,找到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里是扬州城,他老爹沈玉亭是城里江都县的县丞。就在昨天,沈玉亭忽然因为犯了案,被县官大人派衙役抓走了。

院子里这俩人,就是沈家的管家李良和他的儿子李大春。

多年来李良一直是沈家的仆人,后来沈玉亭还给李良讨了一房媳妇,生了李大春,现在他是沈家的管家。

怎么主仆之间说话还能呛起来?沈渊好奇之下,又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

李良一改平时弯腰低头的谄媚姿态,反而腆胸叠肚地站在院子当中,向沈夫人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虽然老爷摊上了官司,可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儿子大春和小姐年纪相当,又是从小青梅竹马,夫人还是成全了他们的好!”

“胡说八道,谁跟他青梅竹马?”这时的沈澜姑娘又羞又气,一张娇艳的小脸儿涨得通红。她的小手一边死死抓着母亲的胳膊,眼泪一边在眼圈儿里打转。

而那个家奴之子李大春,却正在用淫邪的目光看着沈澜姑娘。几道油汗从他的瘌痢头上淌下来,在粗黑的脖子上亮晶晶的沁了一圈儿。

见到眼前的情形,沈渊心道:家奴居然要娶小姐,这俩家伙胆子不小啊?

这时李大春的眼里,一股淫邪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烧。看来他是等不及要把自家小姐当场扑倒,任他为所欲为了。

而他爹李良心里却正暗自得意地想道:“儿子你既然喜欢大小姐,那爹就帮你把她娶回家,任凭你如何耍弄!”

“反正如今我有他们家致命的把柄在手,不愁这一家人不就范!”

……

这时的沈夫人也气得浑身直抖,她克制着自己的愤怒道:“李良你今天怎么了?这种糊涂话你也说得出口?”

“老爷虽然摊上了官司,但吉人自有天相。我沈家的姑娘你也敢惦记?你是疯了不成?”

“你才疯了呢!”这时的李良丝毫不顾上下尊卑,居然开口就把话怼了回去。他那双三角眼里,霎时就放出了两道凶光!

“夫人还知道老爷摊上了官司?你知道沈玉亭犯得是什么罪吗?”

“啊?我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沈夫人闻言大惊,就连沈澜姑娘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我?嘿嘿!你瞧这是什么?”就见李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册子,脸上带着得意之色晃了晃道:

“那天沈玉亭被抓时,你们娘俩光顾着哭了,家里那个少爷秧子还晕着。”

“当时沈玉亭假意和衙役推搡,趁人不备把这东西塞进我怀里,还用眼神示意我,让我一定要保管好!”

“当时我就知道,这册子一定非常要紧。然后我一翻这册子就明白了……沈玉亭他犯得是死罪!”

“只有这个册子才能证明他的清白,现在这玩意儿在我手里,你们全家的性命就在我李良的手里!”

“跟你要个闺女你还唧唧歪歪的,我还没跟你说咱们俩的事呢!”

“什么?”听见这话,沈夫人看着李良手里的册子,气得眼睛都红了!

“李良!你当年是个快冻死的乞丐,老爷把你救回来还给你娶妻生子,让你当了管家。在我家遭难的当口,你居然用这册子来胁迫我沈家?你还是人不是人?”

“我不是人?”李良遭了一阵痛骂,却没有露出丝毫惭愧的神情,反而洋洋得意地说道:“现在只要我把册子一烧,你们就是家破人亡!”

“夫人还没过四十,正是最有韵味的年纪……嘿嘿!不如索性从了我李良。小姐和我家大春儿也是天生的一对儿。”

“这些年我在城外置了几亩地,城里还有个油盐铺子,保证你母女俩有吃有穿。”

“等你和小姐双双嫁了我们爷俩,我再把这册子交给你们家那个浪荡无用的儿子沈渊,让他去给沈玉亭打官司。不过看他那死样,估计也打不赢……”

“总之以后,我李良可就是人上人了!哈哈哈!”

“你!”听到这里沈夫人气得浑身直抖!

可是她被这恶人拿住了把柄,一时间惊慌无计,又哪里想得出办法?

……

听到这里,沈渊暗自皱皱了皱眉。

眼前李良李大春这两块料只是麻烦之一,沈渊思考问题的时候,从来就不会只看表面。

沈家真正的危险还在后面,从今天李良丧心病狂的表现就知道,他老爹沈玉亭的情况已经是万分危急!

看来这件官司不小,老爹也很难脱困。要是他被问了罪,这个家就完了!

沈渊看了看自己的家,房舍宅院也不怎么豪华,也没见什么家丁护院。照着明朝县丞的收入标准,自己的老爹显然不是个善于捞钱的主儿。

可在古代一旦摊上了官司,就算是殷富之家都可能倾家荡产。如此说来,要是他老爹罪名一旦坐实,沈家怕是要面临灭顶之灾!

“我那个爹,到底犯了什么案子啊?”沈渊在记忆里搜寻了一下,皱着眉摇了摇头……头疼。

根据他的记忆,这个大明朝的沈渊就是个浪荡公子,难怪连李良这样的下人都看不起他。

平里斗蛐蛐儿、玩赌局、逛青楼是他的三大爱好。此外起哄打架、看小画本、勾引妇人、浪荡闲逛更是行家里手。

就在前天,他不知被哪个良家妇人的丈夫拍了黑砖,然后一直昏迷到现在。昨天老爹被抓他完全不知情,所以记忆里也没有当时的情况。

沈渊心里想了想,因为他是独生子,所以这大明朝的父母从来都舍不得用棍棒管教他。现在回想起来,脑海里一幕幕,居然全都是关于父母温暖的记忆……

“算了,先把那个便宜老爹救出来!”在这一瞬间,沈渊已经打定了主意。

看来那个册子是案子的关键,现在先把那个册子拿回来,解决了这俩白眼狼再说!


 院子里,李良正正越说越嚣张。

他原本是个乞丐,所以刚才说的那些田地和铺子,不用说一定是他在沈家私吞了银子买来的。

这家伙居然还想着把主母纳为小妾,他儿子也盯着沈澜姑娘跃跃欲试,一步步地往前凑,看来居然现在就要动手!

沈家一对母女发觉情况不对,却碍于重要证据攥在李良手里,不敢大声呼喊,情形已经是十分危急。

这时的李良两父子却是暗自得意……他们做奴仆这么久,今天终于可以痛快宣泄一回了!

就在这时,沈渊迈出了房门,慢慢地从幽暗的屋子里走到了阳光下。

……

一见他出来,院子里的人全都愣住了。

沈渊一袭素衣,披散着头发,头上的纱布上还带着血痕。这位沈少爷身量稍高,宽松的月白长衣下身躯略显清瘦。面庞清秀俊逸,却是微带苍白。

这一刻,所有人都觉得少爷身上原本浮浪浅薄的气质,居然一扫而空!

看他徐徐走来,目光根本没去看任何人。但是所有人却都离奇地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好像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这一瞬间沈渊带来的震慑,让李良不禁暗自恼怒。这个干啥啥不行、挨打第一名的少爷秧子,我有什么好怕的?

李良正要说话,却见少爷径自坐在树荫下的石凳上,伸手在石桌上点了点说道:“小澜去我屋里,把书架底下的蛐蛐罐拿过来。”

沈渊的声音沉静稳重,语调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妹妹吃惊地点了点头,和母亲两人双双露出了惊讶之色。

看了哥哥一眼,沈澜听话地去了他房间,随即捧了三个蛐蛐罐出来。

见到这三个陶制的罐子,李良又想起了这位少爷平日里的荒唐事,不由又是一阵嗤之以鼻。

这个败家子儿大模大样的出来,他又能干得了什么?

“这些蛐蛐儿,估计要饿死了吧?”沈渊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旁若无人地打开罐子往里瞧,李良的心里顿时一阵不耐烦!

位大少爷平日里懦弱无能,屡屡因为勾引妇人被人打得鼻青脸肿。因此还在街上得了个绰号:“炭烤羊蛋——又骚又面”。

今天他要是敢出头捣乱,我就让大春打他个满地找牙!

这时院子里的一对母女也好奇地看向了沈渊,她们也知道这位大少爷是个不顶事的,压根就没打算指望他。

可是看他现在的样子。好像……有点奇怪!

……

“我这三只蟋蟀,一只是百战百胜的“红头棺材”,一只是粉紫带紫牙的“双紫”。最好的是这只“黄大头”。

“都说七厘为王、八厘为宝,它就是八厘。”

“你过来。”沈渊摆弄着蛐蛐罐,头也不抬地朝着李良招手。看他的样子气定神闲,根本没把李良放在眼里!

这边李良还没说话,李大春却“腾腾“两步走过来。他面露凶光指着沈渊狞笑道:“装什么装?还以为你是大少爷呢?我告诉你!……哎?”

“啊!”的一声惨叫!

眨眼间,李大春的手指就被沈渊闪电般握在手里,他转着圈儿的一拧,指骨发出了“咔嚓”一声,被沈渊干脆利落地折断了!

这一下异变陡生,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沈澜姑娘发出了一声惊呼,李良则是愤怒的喊了出来。

李大春折断的指骨被沈渊捏在手里向下一按,疼得他“嗷”一声,噗通跪在了地上!

开玩笑,沈渊当兵时是南疆三七七四零零部队的侦察兵。这股狠劲儿,他是在战场上血火人命,硬生生杀出来的!

“……就凭李良你这样的杂碎,还有你这个猪狗般的儿子,也敢打我妹妹的主意?”

在李良惊怖的目光中,沈渊抄起了一个罐子……

“啪!”的一声!

陶制的罐子轰然粉碎,碎片四射。沈渊手上发力刚猛、声音沉重、听得人一阵心惊肉跳!

李大春被砸得满头是血,血水兵分四路顺着脑袋往下淌。这个强壮的汉子被手指上的剧痛制住,疼得他丝毫挣扎不得,被这一下砸得眼神儿都飘了!

在这一刻,沈渊娘和沈澜姑娘短暂地惊诧之后,瞬间露出了惊喜之色!

我哥动手了……他居然这么厉害?这也太狠了吧!

……

“你敢!”这时的李良也醒悟过来,他愤怒地掏出了那个册子,在手里挥舞道:“这可是你爹的命!就在我手里!放了我儿子!”

“你儿子的命……不也一样在我手里?”沈渊轻声笑了笑,空下来的右手悠闲地弹了弹桌上的蛐蛐罐。

“这些蛐蛐儿,每一只都值大几十两银子。其实他们并不值这么多钱,不过是因为养它的人喜欢,所以它才有价值……你们两父子也一样。”

“你们的价值就是听话,如果有哪只蛐蛐敢反过来咬我,那就是自己作死。”说到这里时,沈渊脸上带着和熙的笑意,可冰寒的语气却让李良不寒而栗!

“快把我儿子放了!不然我立刻烧了这个册子!”李良愣了一下,又嘶声大喊起来!

“把那册子拿过来,不然……啪!”沈渊的话声未落,又是一只罐子带着呼啸的风声,迎面砸在李大春的脸上!

这一罐下去,再次发出了沉重的炸响。

李大春的鼻血立刻蹿了出来,几颗门牙和破碎的陶片一起,顺着他的嘴噼里啪啦地往外直掉!

这小子现在满脸都是血口子,肉都鲜血淋漓地从伤口里翻了出来,惨不忍睹!

“你是不是很纳闷,我为什么变成了这样?”沈渊淡淡地看了一眼李良,又用目光示意母亲和妹妹,让她们站到自己身后。

在李良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沈渊笑着说道:“刚才打你儿子,又弄死了我一只蛐蛐。”

“我告诉你,蛐蛐在夏夜里大声鸣叫,就是为了要告诉周围的同类。这是我的家,谁敢过来强占,我就咬死你!”

“我沈渊半生糊涂、懦弱无能,可是再怎么也不至于连只小虫子都不如吧?”

“你这样是要杀人偿命的!”这时的李良怒道:“就算我把册子给了你又怎么样?我一样可以去衙门,首告你爹沈玉亭!”

“你是不是傻?”随即李良就见沈渊含笑道:“就你这点儿见识,也只配做个家奴!”

“现在我头上正好有伤,就说是你儿子先动手打了我。他以下犯上,我打死他都不冤!”

“至于你说要去上告,你去试试!你去跟衙门的官员说,你亲眼看过这个册子里的内容。你猜官府会不会连你带你儿子,先灭了口再说?”

“啊?”听到沈渊的话,李良瞬间就是浑身一震!

那个册子里的东西确实他看过,沈玉亭就是因为这个才下的大狱!要是让县令知道自己也是个知情者……他去了衙门,怕是真就回不来了!

在这一瞬间,李良的信心已经彻底崩塌了。偏偏就在这时,他看到沈渊一抬手,又把第三个罐子抄了起来,顿时吓得他肝胆俱裂!

“爹……”

忽然,被打得神智涣散的李大春带着哭腔叫了一声。他现在被砸得啥也不认识了,就对蛐蛐罐的印象深刻!

“册子给你!快放了我儿子!”

李良心里挣扎了一下,终究还是觉得儿子的性命重要。于是他咬着牙把册子扔在了石桌上。

“这就对了,”沈渊笑了笑,放开了李大春扭曲不堪的食指,拿到了那个至关重要的册子。

见此情景,李良才松了口气,却见沈渊笑着说道:“看你这么听话……”

啪!地一声炸响!

李良一抬头,就见眼前一个罐子急速放大,闪电般击中了自己的额头!

他被砸得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在地上,迷迷糊糊中就听少爷说道:“……这第三个,少爷赏你了!”

一股滚烫的血流漫过眉骨,淌到了眼睛里,李良的视野霎时一片血红!

“带着你家小王八蛋滚出去,”沈渊坐在石凳上,一边打开册子,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

“看你俩这死出儿,罐子可没了,要不少爷再赏你几个花盆?”


 李良父子抱着鲜血淋漓的脑袋落荒而逃,沈渊却连看都没看他们俩一眼。

这狼心狗肺的家伙虽然贪了不少钱,但现在事态紧急,还得等以后再收拾他们,当务之急是手里的册子。

这边沈渊沉下心来看着册子,他的旁边老娘和妹妹眼中却是异彩连闪。她俩被这位少爷彻底震惊了。

小姑娘沈澜已经被这个看似无用的哥哥,震得都不会说话了。而另一边的沈夫人,却想得更深一些。

刚才沈渊忽然生出了胆气,敢和李良父子动手,就已经让她喜出望外了。可是儿子的变化,分明不仅仅是这一点。

沈夫人心里清楚,那李良说的杀人偿命、还有到衙门里去告发沈玉亭,这两条都是毒辣之极。可是儿子竟然信口批驳,把李良这两招击得粉碎!儿子的这一手可就厉害了。

刚才儿子分明是用精准的判断和巨大的谋算优势,把李良父子从头到尾压制得死死的!

而那两个王八蛋自从沈渊出来后,自始至终就没有过一丝取胜的希望。自己的儿子,竟然变成了这样一个有勇有谋之人!

想到这里,沈夫人的心中欢欣激荡,眼圈儿都红了!

……

一目十行看完了这个册子,沈渊抬头向沈夫人问道:“这是今年春天,江都县修建河堤的工料银子清单,连工带料一共四万两银子。”

“可是在最后签字的地方,却写着因为县令唐利大人即将卸任,所以这笔工料费就由县丞……也就是我爹代签。”

“既然河堤已经修了,明晃晃地放在那儿。这笔银子江都县也赖不掉,怎么会因为这件事把我爹抓起来呢?”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吗?”

“还不是哥哥你整日里玩儿虫子,别的事从来不留心。”这时沈渊的妹妹沈澜轻声道:“那段河堤刚修好,夏汛一来就被淮河大水冲得干干净净,啥也没剩!”

“啊?”听到这里沈渊剑眉一挑,一下子摸到了事情的脉络:“原来爹是被那两个县令联手给坑了……这俩赃官!”

沈渊是何等脑筋?他一听到开头,就猜到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之后他站起来说道:“我要去衙门见我爹一面,把这件事弄清楚,再想办法救爹。”

“要是堂上开审,江都县屈打成招把爹定了罪,到时咱们沈家就是家破人亡!”

“县令不会让你见老爷的……”沈夫人急忙说道。

“没事,娘亲没听过天大的官司,地大的银子?”沈渊笑了笑道:“拿钱吧娘!”

……

拿着老娘给的银子,出门后照着新得的记忆,沈渊一路向江都县方向走去。

一到大明就遇到了这样的危局,谁都会措手不及。不过这种急迫感对于沈渊而言,却使得他越发振奋。

街道两旁是古色古香的店铺和行人,这次沈渊算是亲身见识了大明风情。扬州富裕繁华,风流绝代,使它千年之下都有“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美名。

这里有杜牧笔下的二十四桥明月,有如梦似幻的瘦西湖,有天下难寻的雅致园林,有千秋闻名的娇柔美人。

穿行在其间,沈渊心中暗想:大明……这就是那个让人又爱又恨,又魂牵梦绕的大明!

它从铁血中崛起,却又飞速衰败,使人扼腕叹息。我居然有机会亲身汇入这滔滔历史长河,进入了这煌煌大明?

一时间他心中激荡,难以平复,行在长街之际,如在梦中一般。

……

江都是个附郭县,县治建在扬州城里。沈渊在史书中读到过,这样的县令因为城内官员的品级比他高很多,又在长官的眼皮自底下,所以做官极难。

所谓:前生无德,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郭省城,就是这个意思。

到了县衙大门口时,一边往里走沈渊还一边想着:他们一有了难处,就把同事往死里坑?这大明官员的缺德劲儿,到底有没有底线啊?

沈渊在官场这沉浮这方面,是当之无愧的大师。他很清楚在官场上善于钻营不如静待时机。不择手段之辈哪怕是才智再高,成就也终究有限。

因为每一位官员都以为自己做得很好,但是实际上他们在上级的心中,早就被贴好了标签。

所以对方那两位县令,或许手段足够毒辣,但是他们在眼界和格局上,还差着境界呢。

等到了捕快班房,沈渊找到了江都县捕头石勇。

这位石捕头是他老爹沈玉亭的朋友,三十多岁,身材魁伟体格健硕,红脸膛上透着憨厚正直。

听说沈渊要见他爹,石捕头坚决不肯收下沈渊塞过来的银子。他一边领着沈渊往大牢走,一边低声说道:

“老沈和我是多少年的交情?你还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这次他吃了官司,我别的忙帮不上,让你们父子俩见一面好歹还行!”

“进去后别聊太久,过一会儿就出来……”沈渊一路随着石勇刚出了捕快班房,刚到县牢的门口,却猛然停了下来!

此时有一个人从大牢里出来,正好和石勇他们两个人走了个对脸。

沈渊一眼看去,就见此人是个一身青衫的中年文士,脸上带着十分明显的两撇狗油胡子。

石勇的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赶忙拱手叫了一句“黄师爷”,旁边的沈渊一听石勇的称呼就知道要糟!

所谓师爷,衙门里并没有这样的职务,他们是由县令自己带来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他们的私人幕僚。

通常在大明,每个县令上任的时候都要带两个师爷。一个刑名师爷负责帮助县官断案,另一个钱谷师爷负责帐目。有的还要带上一个文案师爷,专门负责撰写公文。

实际上这是因为靠科举途径上来的官员,完全没有处理政务的经验,所以上任时才要带几个助手。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师爷的地位并不低,完全不是后世影视剧那样,撅着屁股给县令大人扇着扇子,一溜小跑的模样。

他们有专门的院子,县令有什么难处要去登门请教,平日里也要以礼相待。

所以现在沈渊知道面前这个姓黄的,不管是哪个县令的师爷,都是自己的大敌!

“这谁啊?”黄师爷见了沈渊,皱着眉问道。

“沈玉亭的儿子,过来探监”石捕头连忙回话。

“胡闹!不许进去!”狗油胡黄师爷脸色立刻一寒,厉声说道:“案情尚未查明,人犯还没招供,现在是探监还是串供?让他快滚!”

说完这位黄师爷用阴骘的眼神瞄了一眼沈渊,脸上那股厌恶,就像他刚刚踩爆了一条蛆一样。

这下可坏了!这时沈渊的头脑已经开始飞快地旋转。

他如果见不到爹,就很难了解到案情的关键。那他就是两眼一抹黑,还怎么救人?

或许石捕头会知道些内情,但是未必有多深入……我得套套那个狗油胡黄师爷的话!

于是沈渊不动声色道:“既然还没定罪,我爹就算不上案犯。万一要是审案后证明我爹没有犯案,你们还要在衙门里一起共事对不对?”

“黄师爷何必如此苦苦相逼?你还要在这个江都县里待上两三年吧?所谓来日方长……”

“你敢威胁我?”这位狗油胡师爷显然也不是善茬儿,立刻听出了沈渊话里暗藏的锋芒,当即就勃然大怒!

“我们刘县尊在京里树大根深,他老师的名号说出来能吓死你!就凭你一个小吏之子也敢口出狂言?滚出去!”

“嗯?”听见这话,沈渊就是心中一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