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现代都市 > 热门作品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

热门作品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

深林的鹿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沈枝熹宋涟舟,是作者“深林的鹿”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铃兰?”“我没事。”跑上唐舟的房门外,又回头看了一眼,鸳鸯已经疾步去厨房找麻绳,再看方柔还是晕着才勉强放心,伸手就搀住唐舟要带她往屋里去。“你的脚……”“我没事,就是崴了一下,那会儿是有些疼,不过没有扭伤呢。”“真的?”“真的呀,不信你摸摸。”她急急推着唐舟进门,也让唐舟察觉出了......

主角:沈枝熹宋涟舟   更新:2024-06-11 20: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枝熹宋涟舟的现代都市小说《热门作品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由网络作家“深林的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沈枝熹宋涟舟,是作者“深林的鹿”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铃兰?”“我没事。”跑上唐舟的房门外,又回头看了一眼,鸳鸯已经疾步去厨房找麻绳,再看方柔还是晕着才勉强放心,伸手就搀住唐舟要带她往屋里去。“你的脚……”“我没事,就是崴了一下,那会儿是有些疼,不过没有扭伤呢。”“真的?”“真的呀,不信你摸摸。”她急急推着唐舟进门,也让唐舟察觉出了......

《热门作品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精彩片段


昨日被沈枝熹打发走之后,她一直不甘心,偷偷摸摸回到沈府想要以秦沐为借口再要个说法,却正好撞见沈枝熹上了马车,她偷偷跟着,亲眼看着马车出了城。那会儿天都已经快黑了,她好奇沈枝熹的去处便也跟着出了城。

马车越走,越是偏僻,连处人烟也没有。

况且天又要黑了,她怕自己一个人不敢回来便记下沈枝熹马车行驶的方向,决定今日白天再悄悄过来找。她早就觉得沈枝熹不对劲,若非有了别的男人又怎么会突然对秦沐不理不睬的。

所以,她要找到沈枝熹朝三暮四和别的男人苟且的证据。

她有感觉,沈枝熹在外面养了男人。

不过昨日跟踪时只有一个大概的方向,却没有确切的目的,这山林又大,好不容易看见个竹屋也并不能确认里头就是沈枝熹的地盘,万一进错了门被不认识的人赶出去可不好,所以才如此偷偷摸摸。

她走两步,停一步,慢慢的往里摸索。

也正因为全神贯注在院内的几个屋门处,因此丝毫没有注意到篱笆外有人靠近。

走到一半,突然停下。

因为对面的竹屋窗前,忽而出现一个男人。

穿着喜服的男人。

那男人天人之姿,一眼便能叫人沦陷,她盯着瞧连呼吸都忘了。半晌才后知后觉得意识到自己的闯入会被发现,却又再次察觉出不对,那个男人似乎……眼睛看不见,明明看过她所在的方向,却好似没发现她一般。

正疑惑,身后传来沙响。

她一惊,猛地回头去,入眼的便是一根粗壮的火柴棍。

“啊!”

惊叫出声时,已经晚了。

那根火柴棍朝着她的脑袋就砸了下来,她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可这叫声,还是惊动了屋内的唐舟。

他站在窗后,定眼往这儿看,虽然看不见,但惊叫声很大绝对是瞒不住的。

“香草!”

沈枝熹只觉心脏都快要跳出来,索性反应快。

“香草你快来,我扭到脚了。”她假装是自己扭了脚,这才痛出惊叫声。

往下看,方柔晕了过去,额头上还被敲出了血。

她有些怕,怕砸死了人。

“姐姐你没事吧,不是让你在屋里待着吗,要吃东西我去厨房给你拿就好,你今日可是新娘子,就只管在房里待着等吉时就好。”

鸳鸯反应也是快,撒谎的话张口就好,许是这段日子被训练出来了。

她跑出门,抢在唐舟之前赶到沈枝熹身边,蹲下摸了方柔的鼻息发现还有气这也才松了口气,忙起身接过沈枝熹手里的棍子并轻声道:“小姐放心,她没死,还有唐公子出来了。”

沈枝熹后怕的回过神,望着跨出门槛的唐舟强迫自己镇定。

“拿麻绳把她捆起来,嘴里塞上布条先拖到外面去。”

她低声嘱咐鸳鸯,同时抬脚迎着唐舟过去。

“铃兰?”

“我没事。”

跑上唐舟的房门外,又回头看了一眼,鸳鸯已经疾步去厨房找麻绳,再看方柔还是晕着才勉强放心,伸手就搀住唐舟要带她往屋里去。

“你的脚……”

“我没事,就是崴了一下,那会儿是有些疼,不过没有扭伤呢。”

“真的?”

“真的呀,不信你摸摸。”

她急急推着唐舟进门,也让唐舟察觉出了反常问:“没有就没有,这么着急推我进门做什么,外面有什么?”

“没、没有。”

她心虚,磕巴了一下。

唐舟敏感的捕捉到了她那份虚气,扭头便再跨出了门。


可惜,如今她真的已经不敢再相信男人。

再好的感情,也终如落花流水随风逝,不值得。

“好不好都是那样,我没得选,或者就是另外一条路,我自毁容貌孤独终老。可我只是一个俗人,我没有勇气承受孤独终老的苦果,我不敢想象自己老了以后独自卧床,身边没有儿女照顾,一个人在孤独中死去的凄苦。”

“可……”

“其实,那个猎户平时都还是不错的,就是喝了酒以后脾气差些。早上也没怎么,就是他又在喝酒,非要拉着我跟他一起喝,身上这才被泼了酒,不要紧。”

“铃兰……”

“不说这个了,我已经决定了。午饭快好了,我先扶你回去吧,洗个手准备吃饭。”

沈枝熹跨出门槛,搀住唐舟要带他下台阶。

唐舟却不动,只笔直站着。

她不解,看着他冷硬十分的面颊笑问:“怎么,这么不希望我嫁给那个猎户,难不成你有更好的办法?或是,你要娶我?”

他一抬长睫,似受震惊。

沈枝熹在她身侧发笑,低低两声,似嘲弄又是自讽,“我开玩笑的,你别想了。你如今最大的任务呢,就是把伤养好,如果可以的话,我还希望你能参加我的婚礼呢。”

她等着唐舟的反应,唐舟却抿了嘴。

虽没回话,但他的神色依然严肃凝重,那双眉皱的,仿佛被固了形再也展不开似的。

“走吧。”

沈枝熹用了些,这才搀的唐舟转身。

扶他回了屋后,沈枝熹又去厨房端了饭菜过来,走时,又被叫住。

“婚事,定下了?”他沉声问。

沈枝熹回过头,盯着他随时观察他的情绪变化,“定下了,半个月后。那个刘员外大概要去一个月,正好在他回来之前。”

所以,给唐舟犹豫的时间也不多了。

半个月,他若还不成……

那就只能用一杯药去灌他,逼迫他献身了。

不然到时候他伤好了,眼睛也好了,再要做什么就难了。

“你……”唐舟又是张口,却说不出话。

“我什么,要我好好考虑清楚?你放心,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

她走的利索,独自被留下的唐舟又是心绪难安,迟迟没有下筷子用饭。好不容易拿起筷子,却又立即被放了下来。

救他性命的人身心都在承受折磨,他如何吃得下饭?

可无论他再难安,却也什么都改变不了。

接下来的这段日子倒是平静,那日那个颐指气使的婶婶没有再上门闹,但她们姐妹俩也受了影响,怕再出事,好一阵子都没去镇上摆摊子。

眼看着,半个月的期限即将就要到来。

除了唐舟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好,三个人的心情却各自一天比一天低落。

沈枝熹和鸳鸯是装的,唯独唐舟,是真的不高兴。

*

“唐舟公子,我姐姐有回来过吗?”

这日,天已经擦黑,出门办事说好了午后就回来的沈枝熹却迟迟未曾归家。

唐舟站在院中,几近半月,他对竹屋的环境已经非常熟悉。

听着鸳鸯焦急问话,他亦难掩担心,“什么意思,你们早上不是一起出的门?”

“我是…我们是……”

鸳鸯急得似话都不会说,开口总是磕磕巴巴的。

“我是和姐姐说一起出的门,但路上分开了,约好了时辰一起回来,可我等了许久也找了许久,这天都黑了都没见到她人。我还以为她已经回来了,所以赶回来瞧一瞧,可……可她竟然也不在家中,怎么办,我姐姐不会出什么事吧?”

小说《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鸳鸯离去许久,唐舟都迟迟没有动勺子。

起初,桌上那碗糖粥还是冒着热气的,却最终随着时间一同流逝。等他动勺子的时候,那粥都已经快凉了,鸳鸯几次从门前经过都在疑惑他怎么还坐着没有吃完。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八成也是和沈枝熹有关的。

他的神情变得恍惚,也都是在听说了沈枝熹要和那个猎户成婚的事之后。

慢吞吞吃完一碗粥,见底的时候都已经凉透。

午饭前,沈枝熹果然回来了。

却意外的,带回来一身的酒气。

她只不过是从门前经过,唐舟都闻到了,并且明明从他面前经过也没有和他打招呼。彼时,唐舟正在门口站着,即便看不见也能听见脚步声。

“铃兰。”他确定那个脚步声和香草的不一样。

沈枝熹脚下一顿,撩了撩额前飘散的发丝,目露笑意。

这酒气嘛,当然是她拿酒水故意往身上洒的。

她笑着,眉头却拧的深,语气还带着哭腔,“我刚才去了厨房,香草说午饭快做好了,稍微再等等。”

说罢就扭了头,跑上屋前的台阶进了门又将门给合上。

她背靠着门,侧耳去听外面的动静。

对门,唐舟微微攥拳因为沈枝熹那道哭腔而锁紧了眉。

嗜酒成性的猎户,脾气暴躁……

稍稍一联想,他都能明白些许。

而她身上飘着那么浓的酒气,还带着哭腔,显然是被欺负了。

他受她恩惠,又如何视而不见?

挪步下了台阶,再缓缓走向对面,虽不曾踏足过一次但他也知道沈枝熹就住在对面,上去后伸手摸索,摸到门这才停下。

他并没有莽撞推门,而是轻轻一敲。

里头靠着门的沈枝熹,面上笑意更深,不愧她多般设计,唐舟总算没负她所望。

“我有话跟你说。”唐舟道。

她压着笑意,依旧用着哽咽的口气,“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方才我妹妹跟我说了她已经把猎户的事情告诉了你,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自己又何尝不明白呢,但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不管什么结果,我都自己承受。”

唐舟沉默,不知如何作答。

他很想尊重她的选择,但他知道这个选择并不算好。

“嫁给五十多岁的老头子不好,嫁给一个脾气暴躁的酒鬼难道就好?”

“嘎吱”一声,沈枝熹开了门。

“你知道什么?”她高声道。

“那个刘员外已经有了十几个小妾,可你知道那些小妾都是什么下场,随便一个酒局,他都可以把那些小妾送给友人玩乐。与其这样,不如嫁给一个丧了妻的猎户,哪怕他脾气差了点,可我也不用每日都胆战心惊,害怕自己会被当作礼物,来来回回的送给别人做一个享乐之物。”

“……”

唐舟的面色越发难看,话被堵在喉咙难以出口。

了解的越多,也越理解她的心酸。

的确,与其被当成一个没有尊严随时可以被送出去的玩意,那看上去嫁给猎户就像是更好的选择。

一个好,一个不好,那不叫选择。

没有傻子会选一个不好的,两个都不好,却非得选一个,这才是最痛苦的。

“怎么说,你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自然是不希望你过的不好。”

他面色凝重,真的是非常真诚的模样。

沈枝熹盯着他,仔细的盯着瞧。

他这个样子,还真是让人心动,若她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或许真的会为他动心。

小说《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枝熹双眼一眯,断了脑中的思绪。

不是不知道宋涟舟身材不错,但到底隔着衣服只能看到个前胸,脱下衣服后的身资却依旧还是和她想象的有所不同,是比她想的还要好。

虽只有个影子,可即便只是个影子也足够叫人想入非非。

宽肩,窄腰。

侧一侧身,结实精壮的胸膛……

沈枝熹弯腰伏在窗沿上,隔着窗户肆无忌惮的打量起宋涟舟来。

夜里的风轻轻的从她脸颊上吹过,发丝随着微风翩翩起舞,一如她此时雀跃的心跳,唇边的笑意再又蔓延开,笑自己有幸,竟然能捡到宋涟舟这么个尤物。

宋涟舟拾毛巾,细细的擦拭着胸口。

看着,沈枝熹连眼里都染上了笑意,仿佛是自己的手抚过他的胸膛一般。

“可惜。”她呢喃。

可惜人心总是会变的,今日她觉得宋涟舟很好,来日或许就腻了。不然,她还真有冲动将他收入府中来做夫婿。

当然他也一样。

即便投入真心,真的修成正果也不能保证他一辈子都只喜欢她一个。

真心是最没用的东西,还不如身边的银子来的踏实。

男人的情,比女人更短。

自古便是如此,要男人只守着一个女人过活想来是难如登天的。她已经亲身经历过了,父亲如此,青梅竹马的情郎亦是如此,永远都不能指望男人。

对面。

宋涟舟身子太弱,弱的都不能久站。

简单擦拭过血迹后,他就转身摸索着去床上拿干净的衣物。他拎起衣服,分辨过后便要将衣服套上,最终却只见他提着衣服却不见他穿上。

沈枝熹脸上的笑意也突然变了味道,想着他应该反应过来了吧?

为了装的更像村姑一些,沈枝熹身上穿的都是粗布衣,白日里扶着宋涟舟双双跌倒时,他触碰过她的衣服应该是能摸得出来的。

他眼下的发怔,应该就是察觉出布料的区别了。

不过不急,再铺垫一会儿。

鸳鸯从厨房过来,停在她的窗子下,“小姐,热水烧好了,可以沐浴了。”

“好。”

沈枝熹收回看向宋涟舟那边的目光,转身准备去沐浴。

对屋,宋涟舟最终还是穿上了衣服,毕竟也没有其他干净的换洗的衣物,就是穿的不太踏实,白日里喝药粥时的疑惑在此刻也被放得更大。

他坐在床上,轻轻系好腰带。

摸着宽袖布料,越触摸,心里越是不安。

铃兰姑娘自己穿着粗布衣,给他的衣物却全是好料子,床上的包裹他也已经摸到过,里面其他几身衣服布料同样不差。

为何?

是她想要装穷苦人,结果装的不好漏了馅,还是……

洗脸架就在床前不远,盆中原本洁净的水都已经被擦洗下来的血染红,血腥气徐徐飘散,整个屋子都能闻得到。

过会儿,铃兰应该会进来拿换洗的脏衣服,只怕满屋的腥味会污了她。

他站了起来,摸索着捡起脏衣服并往前去。

还好屋子不大,不过几步就摸到了门边上的窗台,正欲往外推却不慎碰倒了摆在窗台中间的花盆,摔在了他的脚边。

他缩回手,蹲了下去。

好在花盆没有碎,只倒出来了好多土。

他将脏衣服放在一旁,摸索着将花盆摆正,然后一点一点将地上的土填了回去。

接着,捧着花盆起来将它摆回到窗台上。

恍惚间,他嗅到了花香气。

很淡却很好闻,也很熟悉,是和铃兰身上的味道一样的。

他垂眸,想起碰一碰盆中花。

只是刚一伸手,白日里与她发生亲密接触的记忆就突然浮现在了脑子里,他冷不丁迅速眨了眼,心中只觉得冒犯便缩回了手,只摸索着将窗户给推开,好散一散屋中的腥气。

旋即,立即回身蹲下将衣服给捡起来。

推门时,鸳鸯正好从外头经过。

“唐公子,你怎么出来了?”

一看他手里的脏衣服,鸳鸯立即明白了他的意图又道:“唐公子你就好好的歇着,我们小……我姐姐说了,这种小事让我们来就行。”

她撇嘴,险些说漏嘴叫成“小姐”。

走上台阶,朝宋涟舟伸了手道:“唐公子,把脏衣服给我吧。”

“好。”宋涟舟轻声答,将手中的脏衣服递出去又道:“我只是觉得太麻烦二位姑娘,像这样力所能及的事我可以自己来,挂在外面屋门的把手上也好,能省你们一些事。”

“唐公子,你真的太客气了。”

鸳鸯接了衣服,开始上下打量他。

“不过唐公子穿上这一身衣服还真是有气质,不枉我姐姐花了……”

“香草。”

沈枝熹适时的出现,将鸳鸯的话打断。

宋涟舟转动眼眸,转向声音处。

话说到一半就不再继续,总是更能引起人的好奇心的。

“唐公子,我扶你进去吧。”沈枝熹上前去,站在宋涟舟身侧,伸手轻轻挽住他的胳膊。

微风吹过,带来她身上清新的沐浴香。

宋涟舟眼皮一动,下意识垂下眸子。

面前,鸳鸯含笑带着脏衣服走远,心想她家小姐和宋涟舟站在一块儿还真是绝配,连她也不禁开始期待沈枝熹将来的孩子。

“铃兰姑娘,我摸我身上的料子不普通,其实你不必为我花费这样的心思。原本我就已经很过意不去,不想再因这些奢靡的身外之物成为你们的负累。”

“唐公子你多虑了。”

沈枝熹歪着头,仔细打量他带着内疚的面色。

心想他这就开始内疚了?

那后面怎么办,这都才刚开始呢。

“这些衣物没花多少银子,唐公子你不要放在心上,我说过许多遍了,如今你只需要安心养伤,其他的都不要操心。”

她说的云淡风轻,话跟真的一样。

可宋涟舟依然锁眉瞧着面色不好,他明白除非她是真的在装穷,否则买这些衣物以及那些药材绝对不可能是没有负担的。

同时他也知道只要是她有心隐瞒,那即便他说的再多也听不到实话。

进了屋,宋涟舟被搀着坐上了床。

“那唐公子好好休息,铃兰不打扰公子了。”走的时候,她顺手带走洗脸架上那盆血污水。

听见关门的声音,宋涟舟这次彻底放松下来。

堵在喉咙的一口血,从嘴角溢了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