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厉爷快宠夫人命里带飒

厉爷快宠夫人命里带飒

穗醒了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氏集团千金小姐顾玥琋,前世遇人不淑,发现渣男恶女的好事之后,反被他们狗急跳墙,残忍杀害。再睁眼,她重生到渣爹不疼,后娘不爱的灰姑娘姜小晚的身上。顾玥琋想找前世的仇人报仇,结果却被迫替嫁短命鬼——厉烬宸。厉大少毁容残废,性情暴虐,非常的不好惹。前世一手好牌被她打稀烂,这一世,就算是握着一把烂牌,她也要打出王炸!

主角:顾玥琋,厉烬宸   更新:2022-07-16 01: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玥琋,厉烬宸 的女频言情小说《厉爷快宠夫人命里带飒》,由网络作家“穗醒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氏集团千金小姐顾玥琋,前世遇人不淑,发现渣男恶女的好事之后,反被他们狗急跳墙,残忍杀害。再睁眼,她重生到渣爹不疼,后娘不爱的灰姑娘姜小晚的身上。顾玥琋想找前世的仇人报仇,结果却被迫替嫁短命鬼——厉烬宸。厉大少毁容残废,性情暴虐,非常的不好惹。前世一手好牌被她打稀烂,这一世,就算是握着一把烂牌,她也要打出王炸!

《厉爷快宠夫人命里带飒》精彩片段

华灯初上,晚风吹动着白色的纱帘。

地上凌乱的散落着男人的裤子,白色衬衣,女人的黑色胸罩,性感的薄纱内裤。

房间内涌动着荷尔蒙暧昧的气味,床上缠绕的两具白花花的肉体,深深刺痛了顾玥琋的心。

就在两人想要变换姿势的时候,男人突然瞟到了站在门口的顾玥琋。

男人错愕的回过身,“玥琋,你……你怎么回来了?”

顾玥琋眸色阴翳冷郁,声音如同冬日的寒冰。

“傅民凯,花样挺多,看来兴致不错。”

顾玥琋拧着眉,目光落到了放在床边的两杯红酒杯,其中一杯还有女人留下的口红印。

女人瑟瑟发抖,顾玥琋克制着眼底翻滚的情绪,一如平常孤傲清冷的说。

“可可,我资助你上学已经有五年了。这个月的生活费,已经打到了你的账号上。怎么?不够用,找我老公赚外快?”

“顾姐姐,我……”

王可可还没有说完,顾玥琋眸色清冷的端起红酒杯,直接泼到了王可可的脸上。

“别叫我姐,污了我的耳朵。”

傅民凯裹着被单滚下了床,惊慌失措的说:“玥琋,你……你不是说还得一个星期才回来的。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听你这意思,还是我回来早了,坏了你的好事。”

顾玥琋冷笑,语气如唇角的温度,淡凉。

“不是的。玥琋,都是王可可勾引我的,我是一时糊涂才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

王可可似乎没有想到傅民凯会这么说,紧紧咬着下嘴唇,眼神幽怨一副又爱又恨的样子。

顾玥琋瞟了一眼表情丰富的王可可,孤傲清冷的对傅民凯说。

“凉水怎么能冲开绿茶?你要是不热乎,她能冲得上来吗?”

傅民凯错愕,却依旧恬不知耻的说:“玥琋,我爱你。你要相信,我最爱的人是你。”

顾玥琋唇边的冷笑突然褪去,眼神蓦地暴戾狠绝,反手直接给了傅民凯重重的一巴掌。

“你在吃屎,还说你爱我!你恶不恶心?”

顾玥琋的力道之大,傅民凯的半边脸瞬间红肿。

这时,傅民凯的妈妈杨淑娟,突然闯了进来,摸着傅民凯被打红的脸,哭天抢:“哎呀,杀千刀呀。把我儿子打成了这个样子。我的儿子呀,你疼不疼?妈妈看看。”

看着杨淑娟的鬼哭狼嚎,顾玥琋冷笑。

蓦地,杨淑娟扑到了顾玥琋面前,恶狠狠的说:“顾玥琋,你也太过分了。身为妻子,居然动手打自己的老公。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妇道?”

“傅民凯脸上的伤看到了,傅民凯做的不要脸的事却没看到?没事,人还一丝不挂的在床上,你可以睁开眼睛……好好看看。”

杨淑娟没有觉得丢脸,却是嚣张跋扈的说:“顾玥琋,是你自己生不了孩子。可不能怪我儿子还有可可。可可,也是在帮助你,帮助我们傅家。我们傅家的香火可不能断在你的手里。”

“妈,你不要说了。”傅民凯脸色难看扯了扯杨淑娟,然后转身低声下气的对顾玥琋说:“玥琋,是我对不起你。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

眼底的愤懑翻腾,顾玥琋指着傅民凯愤怒的说道。

杨淑娟轻推傅民凯,又在顾玥琋面前洋洋得意的说。

“顾玥琋,你跟我儿子已经结婚了。到哪里说破天,这个房子也有我儿子的一半。对了,不仅仅是这房子,连同你们顾家的财产也有我儿子的一半。”


“傅妈妈,您不要跟顾姐姐吵了。这一切都是我引起的,我现在就走。”

王可可突然扮起了柔弱,眼角含泪楚楚可怜。

王可可说完就要走,杨淑娟却拉着王可可说:“可可,你不能走。我找了大师算过了,这间屋子的风水最好,而且还是得在这个时辰,你跟我儿子在这里同房才能生儿子。是顾玥琋自己不能生孩子,怪得了谁。要走,也是她走。”

在这一刻,顾玥琋觉得自己的眼睛真的是瞎了,才会跟傅民凯结婚。资助了王可可这个来自大山的贫苦学生数年,对这个名为婆婆的人礼让有加。

顾玥琋的心像被一只无形的魔抓,收紧,她觉得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了。

“这套房子我可以给你们,毕竟这套房子脏了,我不要了。至于我们顾家的财产,你就想都别想了。”

杨淑娟一听瞪大眼珠子说:“就一套房子,你打发叫花子?”

顾玥琋看着杨淑娟,第一次带着集团决策者的霸气说道:“你儿子这些年在公司里贪的钱,够他坐十几年牢。之前我可以不计较,现在也可以翻脸送他进去。你就让儿子晚上好好的播种,不然怕是没机会给你生孙子了。”

傅民凯一听,瞬间脸都煞白。

他不想坐牢,不要再过没钱的日子。

“顾玥琋,我求求你,饶过我这次。我保证一辈子对你忠诚。”

顾玥琋冷笑:“忠诚?你的忠诚,是我现在最不屑的东西。”

傅民凯依旧不死心:“玥琋,我们夫妻这么多年。你真的能狠下心不要我了吗?”

傅民凯企图用夫妻感情,道德绑架顾玥琋。

顾玥琋看着傅民凯,不似刚才的愤怒,却带着无尽的凉薄。

“我每天丢的垃圾很多,不缺你一个。”

傅民凯看着顾玥琋眼眸里的凉薄,让他发怵。

他知道自从顾氏集团的董事长去世,顾玥琋独当一面,运筹帷幄,杀伐决断,不再那个好骗的小女孩了。

可是,他在赌场欠下了三千多万,要是还不上会被打死的。

本想借着顾氏驸马爷的身份慢慢捞钱,可是现在顾玥琋要是把他赶出去。

他不仅要回去过以前没钱的日子,甚至还有可能因为赌债被打残废,甚至被打死。

不行,他不想再过以前的日子了。他不能坐以待毙!

看着傅民凯痛苦的表情,顾玥琋转身,不想在这肮脏的地方多停留一刻,这一切不过就是一场……笑话。

“顾玥琋。”

顾玥琋听到傅民凯在叫她,声音低沉暗哑如同野兽嘶吼。

她回头,蓦地在电光石火之间,她感觉喉咙被一阵划开。

伴随着尖叫声,她的鲜血喷涌而出。

渐渐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了傅民凯拿着水果刀,眼神惊恐却带着一丝得意的看着她。

顾玥琋看到了杨淑娟接过傅民凯手里的水果刀,轻拍着傅民凯的背,仿佛在安抚一个受惊的孩子。

“儿子,你别怕。你是个做大事的人。别怕,有什么事情,妈妈给你担着。”

她看到了一直躲在背后的王可可,突然上前看了她一眼,眼神里满是轻蔑和得意。

“你的钱以后都是我的了,荣华富贵该换我享受了。呵呵。”

顾玥琋好不甘心,她好想起来撕碎了,可是她感觉所有的力气,跟着鲜血一起流掉了。

带着无尽的恨意,她坠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姜小晚,你以为你跳湖,假装自杀,就可以不用嫁给厉家的噬鬼命煞?我告诉你,就算死。爸爸也会把你的尸体送过去冥婚。”

顾玥琋感觉脑袋一阵晕眩,头发湿漉漉的搭在了脸上,从发间看到一张颐指气使骄傲的脸。

她不是应该死了吗?

她被傅民凯那个王八蛋割喉了,血流了一地。

这时,有个人拿着浴巾着急的将她包裹住,声音唯喏的说:“二小姐,不管怎么说,大小姐也是您的姐姐。她差点死掉了,您能不要这么刻薄吗?”

多年来,吴妈对于这个娇纵二小姐姜凌芸处处忍受,可是大小姐都差点死掉了,身为妹妹的居然还落井下石,实在让她气不过。

下一秒姜凌芸狠狠的扇了吴妈一巴掌。

“我呸,不过是我家里的一个老妈子,居然也敢指责本小姐。我看你是活腻了。”

顾玥琋的耳边充斥着喧闹,她很想知道眼前这些人到底是谁?

这个护着她的中年妇女是谁,这个颐指气使的人又是谁?

可是她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凌芸,不要闹了。老妈子把她带下去,本来就是命比纸薄,没有淹死已经是命大。推到尸体到厉家,终归不好看。”

“谢谢夫人。”

吴妈赶紧搀扶着顾玥琋下去了。

“小姐,你怎么就这么傻?还好你没有事。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向您的母亲交代。”

吴妈心疼的给顾玥琋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帮顾玥琋把头发吹干。

顾玥琋看着眼前一脸心疼的妇人,虚弱的问道。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吴妈看着顾玥琋,心疼的说:“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我是吴妈。小姐,你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

顾玥琋混沌的大脑开始有些清醒了,她看清她眼前的人,也看清了她所在的房间。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但是她现在要去找傅民凯那个王八蛋算账。

就算是同归于尽,也要把他碎尸万段。

顾玥琋起身想出去,却被吴妈拦住。

“小姐,你想去哪里?你不要再做傻事。董事长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

“让……让开。”

顾玥琋不想待在这个地方,她要去找傅民凯那个王八蛋拼命。

“顾氏集团长公主顾玥琋被撕票,尸体于今天在河道内被发现。尸体面部浮肿溃烂,经过DNA比对已经确认了身份。驸马爷傅民凯极尽奔溃,在媒体面前痛哭失声。”

女主播的声音,将顾玥琋吸引住了。

看着电视机里,傅民凯哭得声嘶力竭的模样,手里还拿着她的黑白照片。

顾玥琋如同被雷击一般。

被撕票?尸体?她已经死了?

明明她活生生的站在这里,怎么说她死了?

透过镜子,顾玥琋看到一个面色惨白的女孩站在自己的面前。

女孩子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面容姣好,脸色却如同死人一般。

顾玥琋试探性的举起了手,用颤抖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就是在这个位置,她被傅民凯割破了喉咙。

不管怎么样即使她活了下来,身上也不可能会没有伤口。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重生了。

在这个名为姜小晚的十八岁女孩身上重生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