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司少后悔了

离婚后司少后悔了

南家小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隐婚多年,颜辞兮一直致力于闹离婚。她与寻常女子不同,擅于使用计谋,不光让那位总裁丈夫主动提出离婚,同时还得到了千万财产!重获自由后的颜辞兮犹如脱缰的野马,在持续掉马的路上一骑绝尘!有四个哥哥撑腰,千亿财产傍身,身边还有无数美男环绕,人生巅峰也不过如此!

主角:颜辞兮,司厉辰   更新:2022-07-16 00: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辞兮,司厉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司少后悔了》,由网络作家“南家小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隐婚多年,颜辞兮一直致力于闹离婚。她与寻常女子不同,擅于使用计谋,不光让那位总裁丈夫主动提出离婚,同时还得到了千万财产!重获自由后的颜辞兮犹如脱缰的野马,在持续掉马的路上一骑绝尘!有四个哥哥撑腰,千亿财产傍身,身边还有无数美男环绕,人生巅峰也不过如此!

《离婚后司少后悔了》精彩片段

盛夏,半湾别墅,皮肤白皙的小姑娘,穿了件蓝色的吊带裙,笔直的长腿正搭在桌上看肥皂剧。

“老大,婚离了吗,你什么时候带我干一票大的啊。”

“老大,你可是离婚就能继承财产的人啊……”

手机震动了几下,颜辞兮手机上出现了两条消息。

佣人张姐下意识的看了颜辞兮一眼,心底微微感叹,小太太长的可真好看,精致的好像画里走出来的,也不知先生是怎么舍得放在家里都不回来看一眼的。

这时,院外车轮擦地面的声音响起,颜辞兮漫不经心的转头。

一辆低调的布加迪映入眼帘。

“?”

下一刻,身着深色西装的男人下了车。

男人依旧是她记忆中的样子,五官棱角分明,乌黑深邃的眉眼,鼻挺唇薄,颇有几分无情的味道,气质与生俱来的冷,寻常人很难接近的样子。

颜辞兮吓得跳了起来,伸手关了电视。

犹豫片刻,在男人进客厅的那一刹那,一腔虚伪的深情爬到了脸上。

“司哥哥,你回来了。”

呕……

看着女人像只花蝴蝶似的扑来,司厉辰本能的产生生理心理双重厌恶,身子微微一偏,小姑娘差点扑地上。

小姑娘委委屈屈的急刹车,晶亮的眸子里隐约含了几丝雾气。

“司哥哥,你无情,你无义,你最坏了。”

“你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呕……

颜辞兮表面深情款款,内心却直想翻白眼。

靠,我不去做影后,真是娱乐圈的一大损失。

司厉辰被恶心的不轻,眉头皱的厉害,眼神如刀的看着面前演技逼真的小姑娘,“签字,拿钱走人。”

颜辞兮内心激动的差点跳起来,面上却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司哥哥,我不要你的钱,我只要你的人。”

“呜呜呜,我是真的喜欢你。”

“江景,给她。”

司厉辰索性别过脸去,懒得再看。

身边的助理江景打开手中的文件袋,将文件递了过去。

那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条款并不复杂。

颜辞兮扁着嘴,继续演戏,“司哥哥,我不想……”

“不想签?”

司厉辰回过头来,冷淡的眸子在她精致如玉的小脸上扫了一眼,“那就起诉,别怪我没提醒你,起诉的话你一分钱也拿不到。”

“怎么会,我们是夫妻,按理说我能分一半。”

小姑娘漂亮的眼眸眨了下,嘟囔道:“好像还挺多,几十个亿是有的吧。”

司厉辰眼眸一沉。

在给面前女人原本只有两个字的评价上,又加了两个字,贪财。

连起来:好色贪财。

好色要放在前面。

江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本正经的解释,“颜小姐,你还是看看吧,总裁给你的补偿有一千万,怕是你一辈子也赚不到的钱。”

“毕竟,我需要提醒你一下,颜家真正的小姐回来了,你拿不到颜家的钱。”

颜辞兮挑眉,“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不拿就是个穷光蛋?”

江景点头,“的确是。”

“司少,有点小气啊。”

“司少可是司氏总裁,司氏市值千亿呢,您连零头都不分给我。”

“公司不是我一个人的。”

司厉辰轻笑一声,语气一转,“再说就算是我一个人的,你有何资格拿那么多?”

颜辞兮瞪大了眼睛,“我最多值一千万?”

司厉辰摇头,“一文不值。”

“……”

“这一千万是看在颜爷爷的面子上给的,他老人家去世前让我照顾好你,我总不能失信。”

“一千万足够你活的很好了。”

“我不签。”

颜辞兮扔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气的别过脸去。

这次是真气。

狗男人小气吧啦的,难怪年龄这么大了还娶不到媳妇,马上三十的人了抠逼一个。

这么点钱才能包养几个鸭?

“那就起诉吧。”

“江景,打电话给颜家,让他们来领人。”

司厉辰低头看了眼腕表。

他还有个会,没太多的时间处理离婚这件小事。

从进门到现在已经耽搁了十分钟,于他而言这十分钟不值得。

“别。”

小姑娘惊慌一瞬,追了上来,可怜巴巴的想去拽他的袖子,“别通知我的家人,我签,我签还不行吗?”

“就是……”

司厉辰躲开她白瓷如玉的小手。

“什么?”

“哥,能再加点钱吗?”

“不能。”

两分钟后,司厉辰带着江景离开。

颜辞兮手中多了一份签了名字的离婚协议书,她低头瞧了一眼,嘴角微扯。

终于自由了,我的巨额财产啊……

“你。”

司厉辰突然停住脚步,转过头来。

颜辞兮吓了一跳,可怜兮兮的表情瞬间转换过来,款款深情道:“司哥哥,我们还没拿离婚证,你是不是反悔了?”

司厉辰:“……”

“回头告诉江景你的地址,离婚证会给你寄过去。”

“还有这事不许宣扬,敢拿这事做文章,饶不了你。”

小姑娘一脸困惑的眨了眨眼睛,“可也没几个人知道我们结婚啊,难道离婚要特意说一声?”

司厉辰一噎,好像是这么回事。

“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搬出去。”

随着这话的落地,司厉辰已经上了车。

司机发动车子,布加迪缓缓离开。

颜辞兮站在门口,勾了勾唇角,眼尾上挑,“呸,又老又狗的男人滚吧!”

她低头看了眼手机,拨了个号码过去。

“喂,老大。”

“晚九点,蓝夜见。”

“干嘛啊?”

“庆祝啊,我离婚了。”

“靠,真的!”

“嗯,真的,晚上我去点个鸭!”

“……”

挂了电话,颜辞兮上楼换了件衣服,只拿了一个小包便出了别墅。

张姐在后面感叹一番,“看样子女人只有脸也没用啊。”

“……”

呵。

离了婚的颜辞兮整个人心情都是爽的,背着小包走在别墅区的小路上,欢快的哼起了歌谣,“再见了狗男人,我将要去远方……”

“总裁,那好像是颜小姐。”

黑色布加迪停在旁边,江景像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司厉辰抬头看了一眼,微微怔住,眉头拧了起来。

路边那个又唱又跳傻逼一般的女人是颜辞兮?

车门打开,司厉辰长腿一迈下了车,从另外一边绕了过去。

太过得意的颜辞兮,连前面有人都没看到,一头撞进了那人怀里。

司厉辰:“……”

颜辞兮:“……”


“很高兴?”

司厉辰眼眸沉沉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不得不说,这女人虽然好色了点,贪财了点,得寸进尺了点,作天作地了点,但长的还是不错的。

皮肤白如瓷器,滑嫩细腻,身材好,脸蛋漂亮,五官精致,眉眼如画,堪称绝色。

只是性子实在太讨人厌。

如果不是她作的厉害,他也不会在两人领证三个月后,就将人扫地出门了。

实在忍受不了。

颜辞兮飞速的琢磨着该怎么圆场。

司厉辰颇有耐心的看着她。

“是啊,很高兴。”

“怎么说?”

“嘲笑你傻逼呗。”

“……”

“不许说脏话。”

“司少,我们现在已经没关系了,你管我说不说脏话呢?”

颜辞兮漫不经心的瞧了男人一眼,“离开我这么个大美人,还想再找好的,做梦吧。”

“所以我当然高兴,等司少您遭受社会毒打就会回来找我的。”

司厉辰被她的厚脸皮给气笑了。

还以为看走了眼,这女人是装的。

原来不是。

布加迪飞速从颜辞兮身边驶过,喷了颜辞兮一身车尾气。

颜辞兮气的想踹人。

开豪车了不起啊。

你爷爷的!

颜辞兮伸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老大,怎么了?”

“我要捐款,你亲自处理下,保证捐出去的钱用在那些孩子身上。”

“好的老大,捐多少。”

“一千万。”

“?”

“你继承财产了。”

“还没。”

“那你疯了。”

“钱多,烧得慌。”

挂了电话,刚好走出别墅区。

颜辞兮叫的车也到了门口。

这地方不好打车,她提前叫了车,恰巧附近有一辆,不然也不会这么快。

“师傅,去四季江南。”

“好嘞。”

路上,颜家人打了电话过来。

颜辞兮坐在后排座上,从包里拿了根棒棒糖出来,一边吃一边打电话。

电话那头是个年轻女孩,声音柔柔的,“妹妹,周末回来吃饭吗?”

“爸妈想你了,我们也还没见过。”

“对了,爸让你带司少一起过来。”

提起司少两个字,女孩明显顿了下。

颜辞兮能想象出女孩的表情,爱慕居多,势在必得?

毕竟那位鼎鼎大名的司少,可是许多年轻女孩的梦中男神,人气不输一线明星。

“哦,我老公啊。”

“没空。”

“那什么时候能有空?”

“看我心情吧,我们俩要去度蜜月,蜜月回来再说。”

“你们要去度蜜月!”

女孩的声音陡然拔高,连前面开车的司机都吓了一跳。

颜辞兮唇角微勾,脸上笑意渐浓,腻死人不偿命的语气,“是啊,之前他一直挺忙的,这次是单独空出时间陪我去度蜜月的。”

“大概先去澳洲吧。”

“对了,你们有没有什么要我带的,我看心情带给你们。”

“你和司少先回来一趟吧,爸找司少有事。”

“那让他们自己打电话去。”

颜辞兮耍够了人,毫不留情的挂了电话,按了静音扔到了兜里。

颜家那边,却已经炸开了锅。

刚被接回家不久的颜娇娇,正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抹眼泪,啜泣道:“妈,她和司少度蜜月去了。”

“您不是说司少不喜欢她,想跟她离婚的吗?”

“您还说要我代替她嫁入司家的,可现在怎么办啊。”

“咱们,咱们准备的药也用不上了。”

“怎么会呢?”

正在一旁抽烟的颜伟峰,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司厉辰能喜欢颜辞兮那丫头?”

妈妈姜玲也道:“不可能的,他们当初就是为了能让老爷子咽下那口气。”

“颜辞兮那死丫头肯定故意气你呢。”

她伸手将女儿搂在怀里,拍了两下,“娇娇乖,司厉辰一定会是你的,只有你才配做司家的少奶奶。”

“更何况,老爷子让司厉辰照顾他的孙女,你才是颜家的亲生女儿,老爷子的亲孙女,颜辞兮只是个冒牌的。”

“所以是她鸠占鹊巢抢了你的位置,自然是要还回来的。”

“我让人先打听下司厉辰的行踪,就算他真的去了澳洲,妈就立刻带你去澳洲追人。”

“嗯。”

颜娇娇听了这话,心里总算舒服了些。

她攥紧了拳头,隐隐有些小激动。

司家的太子爷啊,司氏集团的总裁,帅气多金,千亿身家,能嫁给他不知是多少人的梦想。

若自己能早些回到颜家,还有颜辞兮那个贱人什么事?

晚,九点。

蓝夜。

北城最出名的高级会所。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蓝夜玩不到的。

一二楼是酒吧。

三四楼是休闲会所。

五六七楼也是相应的娱乐场所。

酒吧刚刚开始热闹的时候,穿着妖冶的驻唱正在台上唱歌,旁边还有一群跳舞的男男女女。

颜辞兮一身黑色的短裙,坐在卡座上,手执酒杯,惬意的晃着脚,宛如暗夜精灵。

“美女,加个微信?”

“美女,交换个手机号吧。”

“美女,喝一杯。”

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前前后后已经来了四五个男人搭讪。

唐易陪在旁边正跟男侍者玩骰子,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咂舌道:“老大,魅力不减当年啊。”

“不过这都来好几个了,一个号码也不留?”

“丑。”

重度颜控患者颜辞兮拒绝的理由简单粗暴。

唐易若有所思的挑了下眉,而后对身边的男侍者招了招手。

侍者立刻懂行的趴了上来,“您说。”

“有男模吗?”

“有,普通的五百一晚,高级的一千到五千不等。”

“这样啊……”

唐易摸了摸下巴,又看了自家老大一眼,“这样,给我来五个,我们挑挑再说。”

门口。

“司少,您楼上请,咱们定的地方在四楼。”

“嗯。”

司厉辰神色冷淡的进了蓝夜,正想上楼突然转头看了一眼。

拿着高脚杯喝酒的女人,一身黑色的小短裙斜斜的靠在卡座上。

从他这个方向能看到女人白皙修长的脖颈。

司厉辰微微一怔。

“司少,要不咱们先在一楼玩玩,我给您叫几个美人。”

司厉辰没吭声,目光依然放在女人身上。

而后,他便看到五个穿着打扮一样的男人排排站在了女人面前。

“那是?”

“哦,那是蓝夜这的男模。”

“嘿嘿,那些女客人的最爱。”

“当然啦,也,也有不少男客喜欢的,司少不如男女我给您各挑十个,您瞧瞧?”


司厉辰嗤笑一声,径直上了楼。

他一定是疯了,才以为那女人是颜辞兮。

颜辞兮有那个狗胆出来点男模?

她一颗心都放在自己身上,男模有自己帅?

看着总裁毫不留情的身影,江景其实挺想说一句。

总裁,您不觉得颜小姐与您离婚后挺逍遥吗?

但看总裁这六亲不认的背影,算了。

颜小姐实在太能作了,前几天竟然跑到公司里,用总裁的邮箱给全公司的人发了一封邮件,内容简单粗暴:顶级鸭多少钱一晚,求介绍。

如果没这事,他们的婚期不可能短短的只有三个月,怎么着也得四个月。

颜辞兮瞧着面前五个男模。

一个赛一个好看,身材脸蛋都不错。

的确比刚刚搭讪她的那几个男人好多了。

“多大了?”

“姐,我十八。”

“我,我十九。”

“我也十八。”

“我十九。”

“……”

呵。

眼角皱纹当我看不到。

最后一个男模一直没说话,直到颜辞兮挑眉看向他,才有些局促道:“二十二。”

夜店的男模不管多大年龄,都会往小了说。

虽然大家也知道年龄不真实,可谁不喜欢听这种谎话。

像是眼前这样诚实的男模少了。

“就你吧。”

颜辞兮喝了口酒,纤细的手指指了指那男人。

“姐姐,不考虑多要一个吗?”

站在第一个的男人靠了上来,“姐姐,我才十八,小奶狗不喜欢吗?”

颜辞兮摇头,“小弟弟,眼角的鱼尾纹都有了,回去保养一下吧。”

小奶狗瞬间哑然,跟其他几个人灰溜溜的走了。

男人局促的站在一旁。

唐易皱眉,“不知道倒酒?”

“不好意思。”

“叫什么名字,第一天来上班?”

“萧寒。”

男人紧张的又给自己倒了杯酒,“上班一个月了。”

“我,我敬您一杯。”

颜辞兮点了点头,优雅的抿了一小口酒,“长的挺好看的。”

萧寒脸红了下。

“跟没跟人出去过?”

“去过几次?”

颜辞兮知道这些男模,平常在酒吧里也就是陪客人玩玩骰子,喝喝酒。

客人高兴了会给小费。

每月的基本工资也不低,但大头收入还在小费里。

如果客人有意,可以带男模离开。

但那属于客人与男模私下里的交易,与酒吧就没什么关系了。

赚的钱男模自己拿。

“没,没有。”

萧寒急忙摇头,“对不起,我不干那个,我只陪客人喝喝酒。”

噗嗤……

一旁的唐易没忍住笑出了声,“你这样能赚几个钱啊。”

“不如跟着我们老大吧,保证你不吃亏。”

“我们老大包养的男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你勉强算个小八十一?”

“……”

“我,我不做的。”

萧寒摇了摇头,固执的很。

颜辞兮仰头喝完了那杯酒,抬了抬下巴,“行吧,不为难你。”

见此,萧寒急忙又给颜辞兮添了一杯酒。

台上又换了首歌,舞池里的男男女女越发热闹起来。

颜辞兮哼着唱起了小曲。

一只手毫无预兆的搭在了她肩上。

颜辞兮一怔。

一个满脑肥肠的胖子靠了过来,脖子里还带了条能闪瞎人眼的金链子。

“小妹妹,长的够漂亮啊,来跟哥哥换下微信号。”

“我扫你吧。”

胖子已经拿出了微信二维码,另外一只手还放在颜辞兮肩上。

萧寒急忙起身,“这位先生。”

“滚,有你什么事。”

胖子的手下狠狠推了萧寒一把。

颜辞兮瞧了一眼肩膀上那只肥胖的手微微蹙眉,“想滚一下?”

“呦,脾气还挺大啊。”

“爷我就喜欢这样的,来亲一口。”

男人低头直接凑了上来,嘴里还一股大蒜味,呛的颜辞兮恶心不已。

砰!

颜辞兮坐着没动,抬脚踹在男人的小腿骨上。

男人并没将她那一脚当回事。

一个小丫头片子能踢多痛。

然而……

“啊!”

男人扑通一声给跪了。

“大哥。”

男人几个小弟大吃一惊。

“找死!”

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男人怒吼一声,拿起酒杯对着颜辞兮便砸了过去。

颜辞兮不耐烦的看了男人一眼,右手微微一弯。

也不知做了什么。

那男人猛地退后几步抱着膝盖喊了起来,“啊,痛死我了。”

刚从洗手间回来的唐易,看到这一幕不解的摸了摸头,“蓝夜换新节目了,找个胖子来跳舞?”

“这什么舞,傻逼摇摆摇摆。”

“谁知道呢。”

颜辞兮勾了勾唇角,好心情的拿了骰盅过来,冲着已经看傻了的萧寒挑了下眉,“来,陪姐姐玩个骰子。”

唐易:“……”

您才二十岁零三个月好吗?

“司少,真不是这样的,司少您别走啊。”

楼上,中年男人急匆匆追着司厉辰下来。

司太子爷面含愠怒,眉目冷肃的可怕,活像地狱里的阎王爷。

颜辞兮正玩的开心,漫不经心的转过了个头,正对上司厉辰冷的渗人的目光。

卧槽!

“唐,唐易。”

“老大,你怎么了,酒喝多结巴了?”

“你看那个是不是司厉辰,我眼瞎了?”

唐易抬头往楼上瞧了一眼。

“草,老大,我也眼瞎了。”

“……”

司厉辰也在那一刹那看到了颜辞兮,嘴角噙起一抹冷淡的笑。

嗯,很好。

堂堂司家少夫人竟然敢来找鸭!

在司厉辰穿过人群挤过来的时候。

颜辞兮一把将萧寒拽到了身边。

唐易也下意识的靠了过去。

司厉辰一怔,紧接着便见那个该死的女人抬起两只手搭在了那两个男人的肩膀上。

“你这是干嘛呢?”

司厉辰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沙发上的女人。

妆容精致,穿着性感,在酒吧这种地方打扮成这样是来买鸭的?

“哦,司少没看出来吗?”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司厉辰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一旁的江景:“?”

唐易吞了口唾沫,又往颜辞兮身上靠了靠,“姐姐,这个也是姐姐今天点的男模吗?”

“那我和寒寒算什么啊。”

“姐姐可真没有良心呢,左拥右抱还不满足,想左右前三抱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