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爹地天天排队求复合

离婚后爹地天天排队求复合

柚子阿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四年前,怀胎八月的温时竹满心欢喜的等季非池娶他,结果,他为了跟初恋在一起,居然不认她肚子里的孩子。孩子死了,他不在乎,她终于心灰意冷,选择离开这座城市。四年后,温时竹成为炙手可热的当红女星,华丽归来。她身边优秀的男人如同过江之鲫,对季非池不屑看一眼。谁成想,某人居然带着小包子上门求复合!

主角:温时竹,季非池   更新:2022-07-16 00: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时竹,季非池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爹地天天排队求复合》,由网络作家“柚子阿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四年前,怀胎八月的温时竹满心欢喜的等季非池娶他,结果,他为了跟初恋在一起,居然不认她肚子里的孩子。孩子死了,他不在乎,她终于心灰意冷,选择离开这座城市。四年后,温时竹成为炙手可热的当红女星,华丽归来。她身边优秀的男人如同过江之鲫,对季非池不屑看一眼。谁成想,某人居然带着小包子上门求复合!

《离婚后爹地天天排队求复合》精彩片段

帝洲的大雨淅淅沥沥。

女人穿着单薄的白色衣裙,一直狂拍着大门,“开门!季非池!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把我赶走?”

没过一会,一个女人就撑着伞出来,一脸的不耐烦,“温时竹!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吵什么吵?打扰我和非池睡觉!小心非池找你麻烦!“

温时竹脸色苍白,怔怔的盯着面前满面笑容的沈莞年。

她的心口阵阵抽痛。

沈莞年是季非池的初恋,自从她怀孕之后,季非池就把沈莞年带回家里。

温时竹死死攥着手指,哆嗦着声音:“看在孩子的面上,让我见见非池,我要问清楚他为什么这样对我。”

“呵,你该不会不知道你只是我的替身吧?当年我和非池分手,他伤心欲绝,正好你又送上门,所以就玩玩你。”

玩玩.....

雨水和泪水混杂,滚落下来。

温时竹摸着自己八个月的孕肚,心口绞疼,抖的像个筛子。

唇色苍白,眼神空洞,她自言自语的问:“他不要我,也不要孩子吗?”

沈莞年捂着嘴低笑,“非池要娶我了,自然要把你和你肚子里的麻烦解决掉!!”

说着,沈莞年拿出一沓钱,砸在温时竹身上,“非池让我给你的,他说,算是这段时间你的服务费,记得,把孩子打掉哦。”

钞票哗啦在落在温时竹的身上。

她垂死挣扎要冲进去,“季非池!你出来!你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你还是人吗?!”

“你给我滚!别在这里吵。”沈莞年气愤的给了温时竹一巴掌,“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非池让你拿着钱把肚子里的野种打掉!!”

一巴掌让温时竹稍微冷静下来。

野种......

为了摆脱她,甚至不认他的骨肉。

见温时竹并没有打算离开,沈莞年干脆直接叫人把温时竹拖走。

挣扎和反抗之中,温时竹摔倒在地上。

顿时,刺目的鲜血染红了地上的雨水。

全身冷的没有一丁点的温度。

温时竹脸色发白,错愕而无助。

腹部绞疼难忍,锥心的痛牵连每一根神经,她吸一口气都很艰难。

捂着小腹,她用尽全力求助,“非池......救我...救我们的孩子...”

“非池不会来救你!因为刚和我睡完觉,他现在很累,现在还没醒哦。”

非池......

温时竹咬着唇瓣,视线一黑,失去了意识。

她一直知道,她是沈莞年的替身。

因为他总会摸着她的脸,怀念某个人。

她和沈莞年的脸有几分相似,稍微一晃眼就会看错。

所以那天夜里,季非池喝得酩酊大醉,红着眼睛来她的房间,口口声声喊着年年。

那之后,她怀孕了。

他说,把孩子生下来,他给她一个名分。

她等啊等啊......

却等来了这样的结局。

..........

四年后。

“导演.....你干什么?你.....”

温时竹拼命反抗,她刚刚正吃着饭,无良导演就突然把她按在墙上。

“时竹,你乖乖跟了我,我保准你大红大紫。”

王智奋边说着,边伸手解开温时竹的衣服。

“不了,导演......我......”

三天前她才刚从M洲回到帝洲,进娱乐圈找了这份戏。

怎么也没想到刚进剧组第一天就遭到导演非礼。

眼看着衣服快要被扯下来,温时竹急得抬脚就踹过去。

不敢看王智奋狰狞的表情,她捂着胸口的衣服就跑。

一路上,她的意识混乱,视线模糊,根本不知道要跑到哪里去。

只记得眼前有黑乎乎的东西,她措不及防的撞上去。

“啊!!”

滚烫的热汤洒在身上,白嫩的皮肤立即泛红。

地上,全是汤汤菜菜。

温时竹皱眉抬头,对上男人视线那一刻,她的心脏都停止了。

男人一袭黑色的风衣,身形高大结实,衣扣半解,白嫩的脖颈纹着延伸向上的黑色叶子。

清冷的眉目间裹夹着风雪,丹凤眼里的瞳孔淡色,刀削般凌厉的轮廓,整个人浑身自带强烈的低气压。

季非.....池。

即便四年过去了,再一次遇到他,她的内心依旧无法平静。

季非池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侧身伸出手。

触碰到他指尖的那一刻,温时竹回过神来,连连缩后。

她诧异的看着他。

四年不见了,他依旧姿态冷漠。

而他开口说的话,更是如寒刃刺入她的心窝。

“你为什么没死?”

那一刻,温时竹的心口钝钝的痛了一下。

他这么希望她死。

四年前她昏倒在雨中,被送到医院抢救。

孩子死了,她活下来了。

她抱着一堆血肉哭的撕心裂肺,而他却陪着其他女人难舍难分。

温时竹咬牙,憋回哽咽声,“我没死让你失望了!”

语毕,她毫无留恋的转身逃离男人的视线。

待她下楼,坐在角落里冷静很久之后。

慢慢抬头,看见一个明媚动人的女人挽着季非池。

那女人她认识,是当红影后钟竹竹。

可笑啊。

她十八岁就遇到了季非池,因为怀孕而放弃了自己的学业,放弃梦想。

她牺牲了这么多,而他为了娶沈莞年,不顾她和肚子里的孩子死活就算了。

转眼,他就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恩恩爱爱,还希望她死。

在他眼中,她到底是多么廉价?


踹了导演,没一会温时竹就被顶替,被迫离开剧组。

她无精打采的回梧桐巷,娴熟的拐进胡同,推开一扇红木门。

厨房内走出一位男人,手里拎着锅铲,白色体桖,系着蓝色的围裙。

干净的眉眼藏着温柔气,骨相端正,生的清秀好看。

这是她的青梅竹马顾嘉南,她几天前才回帝洲,暂时借住在这里,等工作稳定就搬出去。

十八岁那年,父母出车祸双双死亡。

顾嘉南就是她目前最亲的人。

“回来这么早?”

“失业了。”

闻言,顾嘉南脸上有几分喜色,“不怕,我给你.......”

“不过没关系!我有办法,大虎你就不用担心了。”

“我看你进娱乐圈就是为了季非池吧!”

温时竹顿时狂笑起来。

她恨死季非池了。

若不是他,她的孩子不会死。

之前季非池是娱乐圈的顶流,拿到影帝之位后就去接管家族企业。

季氏旗下的产业,多数是传媒公司。

可她这次回来,还真不是为了季非池。

只是四年前她的救命恩人逼婚,她不得已签下赌约:三年内不成为影后,就要回去乖乖结婚。

再者,她大学是影视专业,这是她的梦想。

进娱乐圈和季非池扯不上一点关系。

“我告诉你啊,季非池已经订婚了,有未婚妻了,你别想了。”

温时竹靠在沙发里,她早就不关心这个了。

她的未婚妻不就是沈莞年吗?

温嘉南没好气的说:“他的新任未婚妻是钟竹竹,背景强大,你争不过。”

谁说她要去争了?

等等......

“他未婚妻是钟竹竹?那沈莞年呢?”

“她死了。”

死了?

温时竹当即唏嘘不已。

为了给沈莞年腾位置,无情抛弃她。

最终还是没能如愿和沈莞年在一起。

报应啊!!

夜晚。

温时竹靠在窗边,打着哈欠,低垂着眼皮子,看着无精打采,可手指却在键盘上飞快流转。

接着,她看见了一则对话。

【小萱,今晚星光夜场等我。】

【哎呀,导演,今天人家休息呐。】

【加一千。】

【那我洗洗就来~爱你老宝贝。】

这是王智奋和一个女人的聊天记录。

她离开的这四年,在M洲为了生存,摸爬滚打,跟着救命恩人学了一点技术,成了一个黑客。

王导演今晚要去见小情人。

她若是拿到了证据,岂不是......可以重返剧组?

温时竹来了精神,收拾收拾就出门了。

来到夜场,一路朝着贵宾楼走。

只见王智奋搂着一个身段妖娆的女人笑呵呵的走进房间。

温时竹拿出手机,连着拍了几张。

刚拍完照片,女人倏然转过头来,尖叫:“有人偷拍!”

温时竹吓得心跳慢了一个节拍,慌张转身就跑。

没有偷拍的经验,这么快就被发现。

跑到下一层楼,王智奋的脚步声越来越逼近。

她顾不上什么,直接推开一扇门就躲进去。

喘了几口气之后,她的思绪才平息下来。

前方,男人正冷着眉,微眯着眼睛盯着她。

勾人的丹凤眼氤氲着紫色,一身黑衣,皮肤冷白。

她的呼吸骤然停止。

这怎么是.......季非池。

一恍神,放门就砰砰砰的被敲响了。

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惊慌,连身子都麻木不敢动。

估计是王智奋。

如果她出去,肯定会被抓。

她硬着头皮,在季非池的注视之下,跑到沙发后躲着。

房门开了之后,果然是王智奋。

“是.....是季爷啊.......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女人?”

季非池的视线微侧,手里夹着一根烟,并未说话。

温时竹的心脏,都激烈的跳动起来。

季非池会不会......

“你说的是.......”

突然,女人欢快的声音打断了季非池的话。

“非池!我来了!你等我好久了吧。”

钟竹竹一身红裙,笑得像朵花。

她瞪了一眼王智奋,让他识趣的赶紧走。

王智奋缩着脖子,也不敢继续多问什么,连忙就走了。

“非池,有没有想我?”

钟竹竹亲切的挽着男人的胳膊,声音娇滴滴的,脸蛋红润。

下一秒,她的笑容却僵住了。

温时竹正弯着身子,准备灰溜溜的出去。

“你给我站住!!”

她气愤的抓住温时竹,刚刚温和的笑颜变得狰狞,“你是谁?”

温时竹深呼吸一口气,“我......走错房间了,这就走......就不打扰你们.......”

钟竹竹眯着眼睛思索,随即又弱弱的问季非池,“这是谁?你找来的吗?”

许是感受到男人的视线,温时竹低着头,却想知道季非池会怎么回答。

谁知道他只是冷漠的道:“她自己进来的。”

温时竹咬牙,无话可说。

钟竹竹的眼神变得阴冷。

季非池是季家尊贵的二少爷,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多的是。

她身为未婚妻,必定要把这些痴心妄想的女人都狠狠教训一顿!

“啪!”

二话不说,钟竹竹就甩了温时竹一巴掌,“不要脸的贱人!!这是我男人!你也配?”

一巴掌让温时竹彻底懵了。

她捂着火辣辣的脸,咬着牙也狠狠甩了钟竹竹一巴掌,“你男人我根本看不上!”

“你敢打我?”

钟竹竹简直不敢相信,她堂堂影后会被一个平平无奇的贱人打?

她抓起酒瓶作势要打过去。

温时竹在躲避的时候,踩到了酒瓶,脚底一滑,整个人都摔向了旁边的季非池。

她怔怔的看着那一张帅气迷人的脸。

离他越来越近。

可谁知,对方侧身,她直接砸在地上。

全身袭来一股锥心的疼。

她疼的眼角都是泪花。

不止是身体的疼痛,心更是疼。

十八岁时,她父母双亡,她把季非池当成唯一的依靠。

现实就和现在一样,摔的头破血流。

内心蔓延着无尽的悲凉和苦楚。

见到温时竹的丑态,钟竹竹立马可怜兮兮的扑到季非池的怀里,“非池,这个女人太凶了,我好害怕,我怕以后她再来勾引你,我对付不了她。”

温时竹的脑袋嗡嗡嗡的响着。

后面季非池说了什么,她也没有听清楚。

只是她感觉全身心都陷入了无尽的深海之中。

温时竹摔了一个骨折。


当晚,就进了医院。

还好赶上温嘉南要下班,不然她估计得不到及时救治。

翌日。

温时竹刚睡醒,打了一个哈欠。

顾嘉南就拎着早餐进来,不悦的拧着眉,眼神凶冷。

温时竹也不敢抬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昨晚我和你说的话你想好没有?认我这个朋友,你就离开娱乐圈,别和季非池再有来往。”

“大虎,你不能这样威胁我。”

“我这是为你好,你进娱乐圈必定会和他继续纠缠不清,你看才没几天你就受伤了。”

温时竹委屈的攥着顾嘉南的白大褂,“我都说了是意外。”

“离开娱乐圈,就不会有这种意外。”

见顾嘉南态度强硬,温时竹也干脆卡着腰硬碰硬,“我就不!”

话音刚落,就听见顾嘉南气愤的提高音量,“你再说一遍?!”

“我......”

顾嘉南转身就走,态度冷绝。

温时竹叹气,这次真把顾嘉南惹急了。

他这个人,平时脾气温温和和的。

真生气了,也很可怕。

温时竹下床,打算去找顾嘉南好好谈谈。

............

“季少爷,景景并没有任何的语言障碍,智力也没有问题,他现在还不会说话,可能是心理问题。”

林医生沉沉叹气,“这个需要时间慢慢来。”

男人交叠着修长的腿,仔仔细细的翻看桌上的检查报告单。

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一滑过各项指标。

暗磁的声音微冷,“需要多久?五年?十年?”

“季少爷,我们也在积极想治疗方案。”

季非池不耐烦的皱眉。

这时,张德急匆匆的跑进来,在季非池的耳边低语:“季少爷,景小少爷不知道跑到哪里了,找了好几圈也没有找到。”

季非池当即沉了脸,起身火急火燎的走出办公室。

温时竹抬着胳膊,一撅一拐的走到二楼。

余光无意间瞟到蹲在角落里的一小团,精致小巧的黑色西装,衣领处系着可爱的蝴蝶结,皮肤奶白,睁着大眼睛。

一人一娃足足对视了一分钟。

温时竹移开视线,这哪家的小孩子?

抬腿准备去找顾嘉南。

下一秒,萌萌小娃突然跑过来,抱住了她的腿,仰着一张小脸嘻嘻的笑着。

露出洁白的小米牙,笑容又甜又灿烂。

温时竹的内心都被萌化了。

她忍不住捏捏小男孩,蹭蹭他的软糯的脸蛋。

小团子身上还有股甜甜的芳香。

“你叫什么名字?”

小团子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没回答。

“你是不是走丢了?姐姐带你去找妈妈?”

闻言,小团子立即抱紧温时竹,似乎很舍不得。

奶呼呼的触感把人心都融化了。

她莫名生出了欢喜。

就在这时,一群黑压压的男人迎面走来,气势冷冽。

为首的男人一袭黑色风衣,眉间尽是阴鸷。

温时竹的表情一怔。

还没有反应过来,脚边的小团子就被一把抢走。

而小团子更是死死拉住她的衣服,不愿意走。

这是.......绑架?

她着急的抓住季非池的衣服,“干什么!大白天的你也敢抢小孩?”

季非池侧眸,侧脸的轮廓线流畅,眼底敛着寒光,薄唇轻启,“这是我的孩子。”

“你的.......”

温时竹的表情布满惊愕,整个人傻了一样。

季非池.......有孩子了?

而且看上去.......五六岁的样子。

待季非池走了许久,她还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脑袋一片空白。

直到旁边有人推了她一把,她才麻木的侧头。

“时竹,你没事吧?”

顾嘉南神态着急,明显是跑过来的。

“大虎!”温时竹着急的问,“季非池什么时候有的孩子?”

她的孩子若是还活着,估计也有这么大了。

“他有孩子,叫做季契景,今年三岁。”

三岁......

温时竹的眼眸光速暗淡下去。

然而顾嘉南的下一句话,让她更是跌入了幽冷的深谷。

“是沈莞年的孩子,你离开帝洲后,沈莞年就怀孕,只是生产的时候,沈莞年大出血,死了。”

温时竹的心像是被一根寒针重重的戳着,一下又一下。

她努力保持着平稳的呼吸,然而她做不到。

胸口起伏不定,脚步虚软,差点站不稳。

原来是........沈莞年的孩子。

那么可爱的孩子,是......

头疼的厉害,温时竹揉揉眉心,神志恍惚的走进病房。

“你没事吧?”

顾清绵关心的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我.......”

滚烫的眼泪不争气的落下来。

温时竹咬牙,心有不甘。

她的孩子被扔进垃圾桶,季非池看都不看一眼。

而沈莞年的孩子,成长得如此惹人喜爱。

她无力的扶着墙壁,心痛的难以呼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