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爱你如痴反留恨

爱你如痴反留恨

万小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乔深在同一天经历了人生的大喜与大悲。结婚当天,丈夫突发意外身亡,婚礼变成了葬礼,原本应该受人祝福的新娘子成为了人人唾骂的对象。她在殡仪馆工作,主要为往生者画像。痛心疾首的婆婆,惩罚她跪在丈夫尸体前,没日没夜的画像。所有人的不理解她都可以忍受,唯独不能忍受小叔子安锦平的责怪……

主角:乔深,安锦平   更新:2022-07-16 00: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深,安锦平 的女频言情小说《爱你如痴反留恨》,由网络作家“万小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乔深在同一天经历了人生的大喜与大悲。结婚当天,丈夫突发意外身亡,婚礼变成了葬礼,原本应该受人祝福的新娘子成为了人人唾骂的对象。她在殡仪馆工作,主要为往生者画像。痛心疾首的婆婆,惩罚她跪在丈夫尸体前,没日没夜的画像。所有人的不理解她都可以忍受,唯独不能忍受小叔子安锦平的责怪……

《爱你如痴反留恨》精彩片段

乔深的工作,是给往生的人画像。

每一个从医院送来殡仪馆的人,在入殓师化妆后可以自费选择让她画像或者直接推去火葬场。

但这几天,她从早到晚都只给一个人画像——她的丈夫安示渝。

婚礼当天,酒店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突然砸了下来,让安示渝当场毙命。

婚礼变葬礼,新娘变寡妇。

所有人都唾骂乔深常年不跟活人打交道,是个晦气的扫把星,克了自己的丈夫。

安母痛心疾首,让乔深跪在安示渝的遗体边,给他连画七天画像,当做赎罪。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乔深看着满地的画纸,神情晦涩而又木然。

一阵脚步声响起,乔深手中的画笔顿了顿。

“怎么,我哥走了这么多天,你连一滴眼泪都不流吗?”安锦平的声音刻薄而又冷血。

乔深将注意力集中到宣纸上,嗓音平静:“我在工作,请不要打扰。”

“工作?”安锦平揪住乔深的手腕,逼迫她看向被白布盖住的人,“这里躺着的是你丈夫,你现在是给他服丧忏悔,不是工作!”

“安锦平,结婚证上登记的是你的名字,我的合法丈夫也是你。”乔深忍着涩意提醒道。

安锦平被她的话激怒,直接抬手掐住她的颈脖。

“住嘴!要不是你使手段,我哥又怎么会拿错我的身份证跟你领证!”

乔深面色因为缺氧涨得绯红,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

下一瞬,安锦平松了手,任她像瘫软泥一样蜷缩在地上。

“看在你肚子里还有我哥骨肉的份上,我先放过你……但孩子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会送你一家三口团聚。”

说罢,他正对着安示渝的遗体深鞠了一躬,随即抬脚准备离开。

乔深看着他的背影,沙哑开口道:“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愿意相信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安锦平步子顿住,用冷至骨髓的眼神扫了她一眼:“我的种?乔深,我最后一次警告你,酒会上跟你一起的是我哥,跟我一起的是青伶,她肚子里的才是我的孩子……你要是再乱认关系,我不介意让你们整个乔家给我哥陪葬!”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乔深再也忍不住让泪水淌落。

安锦平和安示渝是双胞胎兄弟,她喜欢的人一直都是安锦平,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安锦平的视线一直都落在他的青梅竹马叶青伶身上。

安示渝知道叶青伶不是个好女人,一心想撮合乔深和安锦平,于是便在结婚证一事上偷龙转凤,等乔深发现的时候木已成舟根本来不及阻止……

回想起过往之事,乔深的心更是涩痛不已,她扭头看向安示渝,丝毫没有把他当成一个死人。

“示渝哥,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他知道所有真相……”她哽咽道。

回应她的,只有无声的寂静。

哒哒哒——

一阵清脆的高跟鞋由远及近,乔深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抬头看向门口。

穿着一身素白衣裳的叶青伶站在门口,神色不明地看着她。

“你来干什么?”乔深冷声问道。

叶青伶挑了挑眉,抬手轻抚过微微隆起的腹部:“自然是要这孩子来见他父亲最后一面。”

“总有一天,安锦平会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哥哥的!”乔深蜷紧手指,语气带怒。

“已经没有那一天了……”

叶青伶幽深说着,藏在背后的手拿了出来,一把锋利蹭亮的匕首正在她手中!

“你……”

乔深瞳孔骤然一缩,她慌忙护住自己的肚子往后退,叶青伶却步步逼近,拽着乔深一扯!

呲——

匕首刺入血肉的声音。


鲜血染红了乔深的手,意料之中的疼痛却没有传来。

乔深愣住,看到叶青伶瘫软着身子朝一侧滑倒,匕首直直插在她隆起的腹部上,素白衣裳尽是血色。

叶青伶的匕首是给她自己准备的?

嘭——

没有关严的门被人猛地撞开,一身寒气的安锦平冲了进来。

“青伶!”他一把推开乔深,然后小心翼翼抱住叶青伶。

“锦平……不怪乔深,是我自己不小心……”叶青伶虚弱说着,肚子上和身下全都溢出了一片红。

安锦平用杀人的眼神瞪向还在发懵的乔深:“乔深!要是我和青伶的孩子不保,我要你们乔家血债血偿!”

说完,他抱着叶青伶匆匆离开,徒留一室血腥和寒冷给到乔深。

乔深低头看着手上的血,浑身彻凉。

第二天,安家来人将安示渝的遗体运走火化,乔深的酷刑也得以结束。

她疲惫地从殡仪馆离开,站在茫茫街头却感觉自己身无去处。

安家断然是不能去,而乔家……

爸妈还会要她这个扫把星女儿吗?

乔深思索片刻,还是打车回了乔家老宅。

只是刚到家,便乔父乔母被几个黑衣人围在了门外,还有人拿着法院的封条贴满了所有门窗!

“爸!妈!”乔深匆忙推开栅栏门走进去,怒问那些人,“你们要干什么?凭什么封我们家!”

她话音刚落,乔母已经一个巴掌甩来,打得她措手不及。

“安锦平恶意收购了你爸公司其他董事的股份,现在乔家已经破产到负债累累了,你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乔母哭骂道。

乔深一阵耳鸣,捂着脸半天没回过神来。

那个男人说过若叶青伶腹中孩子不保,他就会乔家下手,这便是他的手段?

“我警告你,不管用什么手段,立马去给安锦平求情,要他放过我们乔家!公司和别墅都是爸妈苦心留给你弟弟娶媳妇的财产,一个也不能少!”乔母对着乔深呵斥道,眼中丝毫没有一丝母女情分。

见乔深红着眼不说话,乔母又是一巴掌扫了过来,但是还没落下便被乔父拦住。

“小深也不好受,你别再打骂她了……”乔父叹息一声,转动无神的眸子看向乔深,“安锦平说你拿刀捅了他未婚妻,爸相信你不是那种人,你去找他解释清楚,要他放过咱们……房子没了爸还能再买,要是经营十几年的公司没了,爸也活不了啊……”

乔父看着乔深,一下子像是苍老了几十岁。

乔深抹了一把眼泪,哽咽道:“爸,我这就去找他……”

她上了出租车,拨打了安锦平的电话,但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她想起叶青伶现在的状态,也猜到安锦平是在照顾那个女人,便直接去了安氏投资的皇家医院。

到护士站问询了一番,找到叶青伶所在病房,果真看到了安锦平。

“安锦平,你放过我家人,有事冲我来。”乔深开门见山直接说道。

安锦平刚哄睡叶青伶,听到乔深那不知悔改的语气更是怒气肆涨。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他冷声斥道。

“我没有伤过叶青伶,那匕首是她自己带去,然后自导自演了那一出戏……我没有错,我们乔家更没有错,但你要是想发泄不满,冲我来,别动我家人。”乔深不卑不亢道。

安锦平阴沉着脸地将乔深逼到走廊墙边,居高临下看着她:“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就是你这要死不活的欠揍样子……你说青伶自导自演,有谁演戏会割了整个子宫为代价?乔深,你把我当傻子吗?”

“什么?”乔深懵住,她没料想过叶青伶那一刀会伤得那么严重。

“还有什么谎一次性说出来,我让你们乔家人死得明明白白的。”安锦平冷声说着,如同刽子手般无情。

想起乔父痛心疾首的沧桑模样,再听着安锦平冷血的话语,乔深深吸一口气,对着面前这个男人弯下双膝,跪了下来——


“求你,放过乔家。”

她将尊严和真相一并撕碎,卑微跪在了安锦平的面前。

安锦平的背脊一僵,他没料到这个女人居然会对他下跪!

“你终于承认了……”安锦平抬起乔深的下巴,看着她那双泛起水雾的倔强双眸,“青伶失去了孩子和子宫,我凭什么放过你和乔家?要不是你肚子里有我哥的骨肉,我真想割下你的子宫还给青伶做补偿!”

乔深的心,仿若比尖刀刺入般血流不止。

眼见安锦平要往病房里走,乔深一把抱住他的腿,苦苦哀求:“我把孩子和子宫都还给她,你放过乔家好不好?”

自幼以来,母亲重男轻女将所有的疼爱都给到了弟弟乔冬赫,只有父亲对她还算和善。

父亲说过,他苦心经营的公司要是没了,他会不想活了的。

乔深除了求安锦平放过,找不到别的解救办法。

“乔深,你贱不贱!”安锦平一脚踹开她,神情带着厌恶,“等你生下我哥的孩子,不用你说我也会摘了你子宫!”

说完,他便命保镖将乔深从病房拖走,眼不见为净。

乔深再也不能靠近病房,但是也没离开医院。

没能让安锦平放过乔家,她更是没脸回去见父母。

中午时分,乔母夺命般的电话连番打了过来,乔深刚接听,便听到母亲的凄惨的哭叫声。

“你爸跳楼了——!”

乔深腿一软,什么都顾不了匆匆朝家赶去。

乔父是在公司天台跳的楼,血溅一地,但在空调外机上得到了缓冲,所以没有当场毙命。

但脑部受了重创,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每天上万的续命费,乔家根本没钱支付。

病房中,乔深跪在乔父病床前,乔母拿着衣架狠狠地打着她。

“都怪你,都怪你!什么事情都办不好,害得公司破产,又害得你爸跳楼!要是你爸醒不来,我也不活了!”乔母边打边哭,一把鼻涕一把泪。

乔深一声不吭,任打任骂。

衣架已经被打变形,乔母也打累了,她气喘吁吁地坐在一旁,看向乔深的眼神依旧充满怒气。

“赶紧想办法去给你爸准备医药费,嫁到安家一分钱彩礼没有,反而还赔了家里的一切!克死了你老公,现在又克你爸,赶紧滚,看到你就晦气!”

乔深麻木地站了起来,后背疼到失去知觉,但她却丝毫没有在意。

害得父亲跳楼,这些殴打都是她罪有应得。

“妈,弟弟手上还有一百万美元的留学金,能不能先从他那边挪点过来救爸爸?先解决燃眉之急,我再去安家……”

乔深的话还没说完,乔母已经一个巴掌甩了过来。

“你这个败家玩意儿,还想打你弟弟的主意!那些钱是他留学的家当,一分钱不能动!”

乔深没再说话,顶着红肿的脸颊低头走了出去。

小腹隐隐作疼,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她情绪压抑低落而受影响。

乔深抬手轻抚隆起的肚皮,眼底的微光在渐渐消散。

她打了出租车去安家,车只能停在路边,还要走一段上坡石路才能到达别墅院子。

乔深刚要往上走,便看到石路两排的路灯柱上挂满了牌子。

牌子上有乔深的照片,还有一行醒目的大字——

“乔深与狗,不得前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