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玉带看书 > 女频言情 > 帝尊在下夫人她震惊九天了

帝尊在下夫人她震惊九天了

南九爷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是修真大佬,今生是任人欺辱的废材小姐;这口气,叶拂怎么可鞥忍受得了,先从欺主的恶奴身上出手,紧跟着教训下霸凌的亲弟弟……这个无情无义的家,叶拂才不屑留下,转身逃之夭夭,寻找快意恩仇的江湖!从那之后,叶拂的名气在九域响彻开来,天才少女会炼丹、炼器,画符咒和绝世武学样样精通。

主角:叶拂,谢绝   更新:2022-07-15 21: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拂,谢绝的女频言情小说《帝尊在下夫人她震惊九天了》,由网络作家“南九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是修真大佬,今生是任人欺辱的废材小姐;这口气,叶拂怎么可鞥忍受得了,先从欺主的恶奴身上出手,紧跟着教训下霸凌的亲弟弟……这个无情无义的家,叶拂才不屑留下,转身逃之夭夭,寻找快意恩仇的江湖!从那之后,叶拂的名气在九域响彻开来,天才少女会炼丹、炼器,画符咒和绝世武学样样精通。

《帝尊在下夫人她震惊九天了》精彩片段

天色渐暗,夜将至。

一株株翠竹高耸挺立,露珠顺着叶尖滴落,带着晶莹剔透的美。

本是一片幽静唯美的画面,却生生被旁边传来的辱骂撕成两半。

“叶拂,你就是叶家的耻辱,都是你害我们在邺都被人嘲笑!”

“臭傻子,连清芙姐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嫡出叶琉带着一众庶出,仇恨的盯着叶家的耻辱叶拂。

叶拂满脸污渍,眼神呆滞无光,手里拿着两片竹叶,傻乎乎的跟他们挥手。

叶琉眼神一狠,上前就是一脚,将她踹翻在地,骂道:“小贱种!都是你害我丢人!今天不打死你算你命大!”

他带头动手,庶出们立马也对她拳打脚踢。

身体传来的疼让叶拂本能又喊又叫,害怕的把脸埋在地上,试图躲藏。

然而,叶琉折断一根粗壮竹子,狠辣的朝着她的后脑勺招呼过去!

鲜血喷溅,染红地面。

少女浑身抽搐几下,彻底不动了!

围着的庶出们慌了。

“叶拂……不会死了吧?”

“不可能,祸害遗千年!”叶琉心里也慌,面上故作镇定,“今天的事谁都不准说!谁敢说就是谁杀的叶拂!快走!”

一群庶出吓得仓皇逃走。

夜色覆盖了竹林。

就在这时,蜷缩在地上的叶拂,像个机器人一样,僵硬而迟钝的坐了起来。

她手肘撑在膝盖,手支着脑袋,半晌没动弹。

一条小黑蛇环绕在旁边的竹子上,他歪头看了看林中阵法,紫眸幽深,透着烦闷和无语。

转瞬,他又看向叶拂,眼神变得疑惑和不解。

这丫头刚才分明断气了,为何又活了?

正想着,叶拂突然抬起头,指天就骂:“**天道不是把你祖宗我劈的身陨了吗?有本事把我劈的魂飞魄散啊!”

小黑蛇:“……”

不是鬼上身,是疯了。:)

叶拂越骂越气,她被天雷劈了半个月,最难熬的玄天紫雷都渡过了,结果在她脚尖踏上飞升台阶那刻,肉体骤然粉碎!

她怕是第一个在飞升台上身陨的,就离谱!

叶拂郁结捶胸,转瞬瞳孔地震。

——我胸呢?

眼睁睁看着她用双手在胸前疯狂捏的小黑蛇:“……”

算了,他还是不要试图搞清楚一个痴儿的想法了。

既然她没死,那便是她命不该绝。

如是想着,他甩了甩尾巴,昂头继续研究这竹林的阵法。

叶拂摸着平胸,站起来想继续骂天。

刚起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眩晕席卷而来,整个人像是被卷进不知名漩涡。

随后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疼痛,恨不得将她撕碎了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叶拂突然:“呕——”

“……”小黑蛇迅速往竹子上面爬了爬,尾巴也不甩了。

看样子是个爱干净的主。

叶拂黄疸水都吐出来了,脑袋像是被雷劈了三年,却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她没死!还重生了!

重生在一个同名同姓的叶拂身上。

这里没有灵气,也不修仙,但是个崇尚武力的武修世界,修炼真气。

原身是邺都世家嫡长女,本该是个身份尊贵的主,偏偏她是个智力不全的痴儿,不开窍就是没法武修的废物!

巧的是她有个双胞胎妹妹叶清芙,武修天赋极强,千年难遇的玄阴体质,相貌更是一等一的出挑。

天之骄女,邺都新秀,什么美好的词汇都用在她身上了……

 


废物和天才鲜明的对照组啊!

嫡长女成了被外人攻击的弱点,时不时拿出来遛。

原身在叶家成了眼中钉肉中刺,同辈当中的亲弟弟叶琉,更是带头欺负她。

挨打是家常便饭,除了黑乎乎的脸,她身上的伤从来没好过。

记忆如走马观花闪过,叶拂关注点却歪了。

原身长大后的记忆,怎么跟小时候的记忆对不上?

原身是五岁被人送来叶家,叶家家主和主母起初非常抗拒,但和送小叶拂来的人谈过之后,就改变主意公布了双胞胎关系,还成了嫡长女。

可是年龄根本对不上,那年叶清芙已经七岁了,怎么可能和五岁的小叶拂是双胞胎?

正想着,一滴温热的泪珠划过鼻尖,心脏像是被人攥进手心,充满窒息感。

叶拂耳边好像听见什么东西粉碎又重组了,这感觉转瞬即逝。

心脏猛地一松,窒息感又消失无踪。

叶拂有些愣怔,隐约感觉自己彻底融进这身体了,甚至于灵魂。

大概因此,疼痛更加真实了。

叶拂感觉自己被雷劈三个月都没这么疼。

反正这林子里也没人,她解开衣衫,借着月光,想看看这身体到底伤的多重。

小黑蛇研究不出个所以然,郁闷地低头。

虽然夜色很浓,但月光穿过竹子,他眼神又好,恰好就看了个正着。

——这痴儿脱衣服作甚!

小黑蛇有些惊慌,下意识想往上窜。

结果忘记上面阵法,哐叽一下,给他撞得掉了下去。

小黑蛇瞪大双眼,如果他现在有手的话,定然捂脸:痴儿克我!

叶拂敏锐的察觉到有东西掉落,习惯使然,让她伸手去接。

一条小黑蛇蜷着尾巴,闭着眼睛落在她手上,冰冰凉凉的。

“小家伙,你怎么如此不小心?”清冽带着关怀的声音响起。

小黑蛇倏地睁眼,对上一双眼睛,不再是从前的痴呆无光,而是如黑曜石般明亮的眼眸。

叶拂微微惊讶道:“你有一双紫眸,乃富贵命。”

她没有避讳一条蛇,说完后便将衣裳敞开,瘦如排骨的身子暴露而出。

“!!”

小黑蛇紫眸变竖瞳,受到惊吓一般脑袋往后仰,闭上眼睛。

若他不是一身黑的话,估计从上到下都变成滚烫的红色了。

叶拂一乐:“开灵智了?还知道男女有别?”

小黑蛇浑身一僵,倒不是她说对了,而是因为他本来就是个人,名唤谢绝,自然知道男女有别!

不过……

谢绝歪了歪头,视线对上她的眼睛,仿佛在问:你怎么知道我是男的?

叶拂说道:“很简单啊,你把尾巴翘起来,我给你详细解释解释……”

“!!”

谢绝吓得蹿起来就跑,逃到安全距离,用一种防备的眼神盯着她,控诉她“你这丫头怎么如此不知羞耻!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叶拂竟生出一种调戏良家妇蛇的荒唐感。

叶拂笑了笑说:“我叫叶拂,以后将会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存在,你以后修行途中若遇危险,我可帮你渡过。”

小黑蛇竖瞳再现,死死地盯着叶拂。

他以后才是这世上最强的!

就算要帮忙,也是他帮她!

 


叶拂却没再看他,捡起地上染血的断竹子当拐棍。

她仰头,宣战般对天道说:“我就擅长逆风翻盘,痴儿是吧?我要让你后悔没把我劈的魂飞魄散!你给老子等着!”

……

某天道瑟瑟发抖,并且表示自己非常无辜。

祂也不知道昆仑那位年轻的小霸主怎么会被劈身陨了,可惜的同时,又有些难以言喻的庆幸。

实在是叶拂太恐怖了!就是那些闭关的老怪物们忒不要脸了,得知叶拂陨落,连夜飞升,把玄天紫雷累的都快罢工了。

叶拂对此一无所知,一瘸一拐往外走,衣服上的血液滴滴答答地流下,一直拖出了竹林。

谢绝本来在思考叶拂这番话的意思,他自然发现这丫头醒来不痴傻了。

哪知道叶拂刚走出竹林,他就感受到了外界的牵连!

小黑蛇顺着血液的痕迹往前爬,竟然成功离开了林子!

他盯着地面血迹,又看向叶拂消失在夜色里的背影。

她的血……能破除禁制?!

谢绝满心疑惑,动作却异常迅速,原路返回林子,替她把血迹清理干净。

随后又伪装一下,确定不会发现异样,这才离开。

几乎是前后脚之间,叶家闭关的老祖宗匆忙赶到竹林。

“刚才明显有动静,怎么又没了?”

“走,去问问现任家主,叶家最近是不是来人了。”

两人说完,闪身离去。

叶家因为老祖宗闭关五十年突然出关,陷入一阵忙乱。

小辈们远远地看着长辈们聚集在一起,隐约听见竹林不竹林。

想起叶拂被他们打死在那,一群人脸色煞白,根本不敢吱声。

家主叶盛宏一脸茫然:“叶家没来客人啊。”

两个老祖宗闻声,转身就走。

叶盛宏都来不及说别的话,其他宗亲更没机会了。

主母苏澜心生不满:“老祖宗怎么回事?好不容易出关,也不提携提携小辈们!”

叶盛宏面色一沉:“你闭嘴!老祖宗自有要事,轮得到你多嘴多舌?”

“我……”苏澜被当众训斥,顿生委屈:“我这不是替芙儿着急嘛,家里好不容易出个玄阴体质的天才,老祖宗若是知道肯定也会很高兴的,说不定还会传授清芙一些神功秘籍呢。”

闻言,其他人附和:“对啊,老祖宗闭关五十年才出来,下次也不知何时了。清芙天赋出众,十七便已是武师巅峰,邺都世家嘴上不说,暗地里不知多恨呢!”

叶盛宏面色稍缓:“此事你们不必过度担忧,芙儿历练途中结识了云渊的七殿下,七殿下想推荐芙儿拜入缥缈峰成为内门弟子。”

凌驾于四大家族之上的云渊?!

苏澜面露狂喜:“我家芙儿真有出息!”

“清芙光宗耀祖啊!竟能拜入缥缈峰内门!

“清芙与七殿下结交,说不定就进昆仑了,以后咱们叶家也能跟着水涨船高啦!”

宗亲们也激动得不得了。

叶家在邺都地位尚可,但在九域,却根本排不上号。

叶盛宏面上也带着骄傲,摆手道:“行了,都散了吧。”

……

叶拂跟着记忆画面回到原主住的小院,甫一进去,就闻到一股霉味。

“……”她觉得自己受不了这个委屈。

前世她哪怕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后来也凭本事打出一把金铁锤!

乾坤袋里最不缺的就是金丝软枕,各方大能送的代步飞船都比整个叶家大。

叶拂黑着脸进门,翻箱倒柜找了两件还算干净衣服,去院井里打了一桶水。

月色之下,少女身材瘦骨嶙峋,身上旧伤新伤叠加,光看着都觉得疼!

院墙之上,谢绝用尾巴遮住左眼,右眼眯起,别别扭扭的看向她后脑勺。

本来他都走了,但想起她流了不少血,应该伤的不轻,又鬼使神差的回来了。

没等他看清楚伤口,下面传来叶拂打趣的声音:“不是说男女有别吗,你怎么还来偷看我洗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